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风暴 二
    “听说你拒绝了小鬼子的拉拢?”

    黄金周过后,天气逐渐开始转凉,校园内愈来愈多人都换上了秋装,最近天气预报说一股寒流即将从西伯利亚南下,再过几天,除了经常在运动场挥洒汗水的男生之外,穿个短袖都可能被让人当成异类,唯独女生例外,即使是寒冬腊月,假如有女生露出一双大白腿都是见怪不怪的事情。

    坐在陈安桌对面的苏盈袖便依然穿着休闲的牛仔短裤,尽显其修长白腻的双腿。

    “明知故问。”

    陈安专心埋头在本子上书写着数学公式,随口回应道。

    “我们这是在关心你啊!”苏盈袖捂嘴轻笑,言语中都透出一丝俏皮的味道。

    “有话直说。”陈安的笔尖停顿住,眉头微微蹙起,似乎遇到了计算上的难题。

    “昨夜8时左右,光合隐修会在北欧松恩峡湾成功发现了疑似诸神黄昏战场的亚空间。”苏盈袖一开口便爆出了大料。“要知道如今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光合隐修会,他们根本无法独吞这块大蛋糕,所以现在光合隐修会干脆诚邀了无数组织进行磋商,准备共同前往诸神黄昏战场中一探究竟。”

    “哦。”陈安心不在焉道,笔尖重新恢复了正常的书写速度。

    “陈平,你真的确定诸神黄昏战场内非常危险吗?”苏盈袖道。

    “是的。”陈安意简言赅道。

    “哈哈!那真是太好了!”苏盈袖顿时幸灾乐祸地笑道。“据说这次国外里世界有名有姓的组织都准备前往那里面,到时候他们出来后肯定会元气大伤,未来我们再面对他们都能充满底气了!”

    “难说。”陈安道。

    “原因呢?”苏盈袖不解道。

    “祸福相依,倘若真的有人能完好无缺地活着出来,大概率会有意外不到的收获。”陈安放下笔,仔细检验了一遍公式,确认没有计算错误后自顾自地点点头道。

    “难道活着出来的人还能获得什么诸神留下的神器?”苏盈袖抖了抖好看的秀眉。

    “不知道。”陈安道。

    “真没意思。”苏盈袖有些沮丧地叹口气,转而便恢复了精神。“对了,你想见见杨老吗?后天他便要回国了。”

    “当然。”陈安难得正眼看向苏盈袖道。“你们也打算想学岛国人吗?”

    “不,我只是想要通过这件事情告诉你。”苏盈袖神色变得郑重道。“他们能满足你的东西,我们同样可以,甚至可以比他们做得更好!”

    “你在担心鹰国那帮人会使用同样的拉拢手段吗?”陈安略作思索道。

    “是啊!毕竟在学术领域方面鹰国依然在世界占据着领头羊的地位,我们是真担心你会经受不住这方面的诱惑前往鹰国。”苏盈袖坦然承认道。“哪怕你仅仅是作为一个象征前往鹰国,都会给我们九处带来非常致命的打击。”

    “你们多虑了。”陈安摇摇头道。

    “算了,不说这个了。”苏盈袖无奈道。“你在拒绝小鬼子的拉拢后,这段时间小鬼子都们相当安静,我们怀疑他们在策划什么阴谋,尤其是他们安插在你身边的那颗棋子或许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所以我们打算秘密逮捕他,免得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今天我便代表九处特意来咨询一下你的意见。”

    “孟凡飞么?”陈安沉吟片刻道。“算了,由他去吧。”

    “难道你不担心吗?”苏盈袖诧异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陈安道。

    “既然如此,我们便不多管闲事了。”苏盈袖懒懒地伸了个腰,无形中凸显出她曼妙诱人的身材。“时间不早了,等会一起去食堂吃个饭?”

    “可以。”

    ……

    ……

    自从结识樱庭秀和后,孟凡飞的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了寥寥无几的知情人外,谁都不知道他性格变化的秘密。

    “给我,再给我吸一口,求求你……”

    此时此刻,孟凡飞痛哭流涕地跪在一个男人的脚下,双手死死拽着对方的裤脚哀求道。

    男人微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让孟凡飞两眼放光的一个小纸包,但男人却没有直接丢给孟凡飞,而是打开纸包,慢慢一点点倒向自己的鞋子。

    而孟凡飞却不管不顾地趴在男人的鞋子上,单手按着鼻孔不断吸着散落在鞋面上的白色粉末。

    许久,状若癫狂地孟凡飞躺在地板上,脸容都浮现出飘飘欲仙的满足感。

    “岛,你该改改你的恶趣味了。”

    这时候,房门打开,樱庭秀和见到屋里的情景,下意识蹙眉道。

    “只是一个教训罢了。”名为岛的男人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和鞋子,他瞥了眼地上的孟凡飞,露出嫌恶的神色,随手便将手帕丢在他身上,重新坐回了不远处的沙发。“你那边的计划进展得如何了?”

    “差不多了,你也知道那帮鹰国鬼畜的难缠。”

    樱庭秀和耸了耸肩,径直坐到岛的对面道。

    “手尾收拾干净了?”岛拿起桌上没有喝完的红酒抿了一口。

    “放心,有夜枭这个前车之鉴,如今谁敢公然得罪目标?”樱庭秀和道。

    “我们不就是吗?”岛笑道。

    “我们?不,没有我们。”樱庭秀和同样笑道。

    默契的笑声作罢,樱庭秀和将注意放在了地上宛如死狗的孟凡飞道。“他又是什么情况?”

    “组织调拨给他的资金都挥霍光了,经我一查,发现调拨给他的那笔资金并非用在对付目标方面,而是在网络上赌输干净了。”岛冷哼道。“他最近的胆子真是愈来愈大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给他些教训。”

    “断了多久?”樱庭秀和道。

    “三天。”岛道。

    “难怪。”樱庭秀和似不在意地笑了笑。

    有时候控制一个人很简单,无需金钱,无需美色,只需要一点点特殊的药物即可。

    与此同时。

    陈安在和苏盈袖吃饭的时候,一个金发碧眼戴着眼镜显得彬彬有礼的外国男生来到他们的桌前。

    “你好,我叫布鲁克,介意打扰您一下吗?”

    “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陈安没开口,反而是苏盈袖满脸警惕地看向对方,因为对方正是来自鹰国的交换生之一。

    “我是来给您送请柬的,”布鲁克从怀里掏出一张请柬,双手拿着恭敬地递向陈安。“后天我国会有一批物理学界的学者前来这边进行正常的学术交流,到时候有一个晚会我们想请您赏脸参加。”

    “谢谢。”陈安听后才正式接过了请柬。“到时候我会去的。”

    “那就不打扰两位的用餐了。”

    说完,布鲁克便礼貌告退。

    “天啊!岛国人真是开了一个坏风气!”等布鲁克离开不久,苏盈袖便扶额无语道。“现在一个个都跟风通过探讨学术来和你搭线了!”

    “因为他们知道我无法拒绝。”陈安平静道。

    “陈平,你可千万不要让帝国主义的糖衣炮弹腐蚀了啊!”苏盈袖面带紧张地对陈安道。“记住,吃掉糖衣就好了,炮弹一定要丢回去。”

    “你多虑了。”陈安摇摇头,拿起吃干净的餐盘便起身离开。

    苏盈袖没有跟上,她在座位上发呆了一会儿,随后独自离开了食堂。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