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用意
    不管孟凡飞出于什么目的赠与他这张请柬,但至少请柬是真的。

    有关首都国际俱乐部的学术交流会陈安是早有耳闻,又或者说,每年这里都会举办二三十场来自不同专业领域的学术交流会,只是每次举办都会邀请特定的人群,基本属于不对外开放的内部交流会。

    恰巧这次学术交流会涉及到最前沿的理论物理,虽然暂且不知道受邀者的名单,可到时候多多少少都能见到这方面领域的大拿人物,单单是听他们交流都能受益良多,所以陈安没理由会拒绝孟凡飞的请柬。

    根据请柬上的说明,交流会将在明天早上九点举行,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

    具体流程方面,白天和下午都是讲座报告,晚上才进入自由交流的阶段。

    考虑到明天有大课,自身去参加交流会又一整天不在学校,所以班会结束后,他便提前向班主任请好了假,这样的行为在他人看来可能多此一举,但陈安却认为既然他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学生,他便会扮演好学生的本分。

    无关游戏与作秀,纯粹是对于规矩的尊重。

    一夜无话。

    翌日清早,陈安便动身前往国际俱乐部,步行加上乘车大概需要四十五分钟左右,虽然他大可施展空间定位瞬息移动过去,但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是不会随便使用自己的能力,免得刺激到有些人的神经,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单从以上便能看出,由始至终他都在严格约束着自我的力量。

    到了俱乐部,递上请柬,工作人员会给一个胸牌,言明作用,随后便引领着前往交流会的会场。

    会场大概能容纳百来人左右,可是进来后却发现人不多,一半的座位都没有坐满,不知是否尚有人未到的关系,根据受邀者的年龄判断,会场众人有着明显的分化,一部分是这次真正负责交流报告的学术专家,一部分则是类似陈安这样的年轻人,不需多想都知道他们是老师带来见见世面的学生。

    “你好,我叫傅宏,你也是跟导师过来参加这次交流会的吗?”

    陈安刚找了个不起眼的座位坐下,立马前排座位处便有人转身和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叫陈平,我是一个人来的。”陈安看了眼前座约莫二十六七岁的青年男子点头道。

    “一个人?”傅宏左右看了眼,仿佛在寻找着谁,片刻,他面露惊讶地重新看向陈安。“没有导师带着你是怎么过来的?”

    “有人赠了我一张请柬。”陈安微笑道。

    “真是好运气啊!”傅宏感叹了一声道。“对了,我是来自南大正在读博的学生,你呢?”

    “首都大学,今年大二。”陈安道。

    “大二?开玩笑吧?!”傅宏瞪大眼睛道。“来这地方你听得懂吗?”

    “大概吧。”陈安道。

    “呵呵。”

    傅宏摇摇头,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和陈安交流的兴趣,转过头便不再理会。

    陈安没有在意,因为他理解对方的反应,毕竟在科研学术界里博士是一个分水岭,唯有读博后方知科研的具体情况,掌握的专业都从面系统形成一条线,再从线浓缩到一个点上,相当于系统掌握了专业的领域,而本科与研究生学到的很多知识在专业领域上都毫无用武之地,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再去学习理解。

    天才是极少数的,反正傅宏认为陈安这次前来交流会无疑是瞎凑热闹的,一个大二的学生能听懂什么?搞笑的吧?!

    片刻,陆陆续续有人来到了会场,但交流会正式开始的时候,会场的上座率依然只有八成,随着主场人说完开场白,一个个学术专家开始上台讲座报告,台下的陈安拿着纸笔,不断在上面记录着有用的内容。

    不知不觉到了中午,散场之后,会场众人都前去吃饭休息,下午两点钟继续。

    凭借着胸牌可以免费在专门的餐厅享用午餐,休息的地方都早已一并安排妥当,虽然独来独往的陈安在人群中相当显眼,但看到他胸牌后也没人上来叨扰。

    下午,陈安坐在原来的位置听讲,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坐了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你好,我叫樱庭秀和。”

    来人坐到他身边后第一时间便彬彬有礼地作出了自我介绍。

    陈安早知道孟凡飞的这张请柬不怀好意,待听闻对方的介绍后他便终于明白,原来请柬的用意在这里。

    “我知道你。”

    讲座尚有十分钟才开始,陈安一边翻看着上午记录的内容,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想请你不要有任何误会,虽然这张交流会的请柬的确是我借助你的室友转送给你的,但我对你没有丝毫恶意。”樱庭秀和轻声道。

    “有事吗?”陈安合上笔记本,看也没看对方一眼。

    “或许等到下午的讲座报告结束后再说不迟。”樱庭秀和淡然自若道。

    陈安没有回应,因为讲座开始了。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下午上台讲座的竟是来自岛国曾获得诺奖的高徒,在一些学术杂志上,对方都被誉为十年内最有希望获得诺奖的人选之一。

    尽管他依然在笔记本上专心记录,心里却洞悉了这次对方的来意。

    “晚上有兴趣和梶田教授好好聊聊吗?”

    下午的讲座报告结束后,樱庭秀和当即扭头向陈安道。

    “当然。”

    通过樱庭秀和这层关系,陈安在晚上的自由交流不断向对方请教着各种问题,不久后有人加入进来,一番畅谈,陈安可谓是受益匪浅,许多曾经困扰的地方都茅塞顿开,临近散场,梶田教授还邀请陈安是否有意来岛国的东大读书,结果陈安却婉言谢绝了。

    待在不远处紧跟着导师的傅宏看见这番情景,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离开俱乐部,樱庭秀和已经在门外备好车,邀请陈安一道回去,陈安没有推迟直接坐了上去。

    “和梶田教授聊得尽兴吗?”

    晚上的自由交流阶段,樱庭秀和一直都在远远观察着,始终都没有上前打扰他们。

    “盛名之下无虚士,梶田教授在物理宇宙学上的造诣的确令人望其项背。”陈安道。

    “难道你真的没有兴趣跟随在梶田教授身边天天接受他的指导学习吗?”樱庭秀和的声音充满着诱惑道。“不仅仅是梶田教授,在东大的理学部,甚至有无数享有盛名的教授都会指导你。”

    “这便是你拉拢我的手段吗?”陈安瞥了对方一眼,毫不客气地揭穿了他的心思。

    “是的。”樱庭秀和大方承认道。“因为曾经的历史,我知道你们对我们岛国心存很大的敌意,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整个岛国学术界的资源都能全部向你毫无保留地倾斜,甚至你的地位权力都能在内阁总理之上。”

    “原来你背弃了你们的组织。”

    稍作思考陈安便醒悟过来,樱庭秀和开口闭口都是他们岛国,一句话都没有提到他们的组织。

    “毕竟我是岛国人。”樱庭秀和晒然笑道。

    “抱歉,我拒绝你的拉拢。”陈安直言道。

    “你不用忙着拒绝,或许等我说完你再作决定不迟。”樱庭秀和依然从容不迫道。“我们拉拢你并非是想要你服务于我们,而是我们需要你的坐镇来威慑觊觎我国的宵小,我想你也知道我们国家在那场战争后彻底沦为了鹰国任意宰割的附庸,表面上我们国家一派祥和的景象,可实际上内部早已千疮百孔,别看依附鹰国的各大家族财阀掌握了我国的经济政治命脉,但一旦鹰国开始割肉,这些本国民众多年累积的财产都会源源不断溜入鹰国的口袋里,80年代中期的广场协议便是一个明证……”

    “所以呢?”陈安望着车窗外的风景道。

    “我们需要一尊守护神。”樱庭秀和瞬间神色严肃道。“而你便是我们是否能摆脱鹰国掌控的唯一希望……只要我们摆脱了鹰国的掌握获得了真正的自主权,我可以向你承诺,将来我国会全面投向你们国家的阵营里面,携手抵抗鹰国的全球霸权。”

    “我不关心政治,而且我曾经说过,我不会干涉你们的世界,所以,请恕我再次拒绝。”陈安听完摇了摇头道。

    “……”樱庭秀和沉默片刻,犹不死心道。“难道你连一个象征意义的神像都不愿意当吗?为此你便可以获得无数想要的一切。”

    “无论是否象征意义都已经干涉了你们世界。”陈安轻叹道。“否则,你以为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九处为何对我始终没有动作?因为他们清楚,我的意志不容质疑!”

    “我明白了。”樱庭秀和突然笑了起来。

    “谢谢你的顺风车。”

    这时候,车辆行驶到学校门口停下,陈安道了声谢便径直下车离开。

    望着陈安远去的背影,车辆缓缓驶离了校门,而樱庭秀和的脸上瞬间没了刚才的笑容,他面无表情地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拉拢失败了。”

    “意料之中的事情。”

    “接下来是否展开第二阶段的计划?”

    “……交给你了。”

    “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