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 威慑
    “终究是晚来了一步。”

    得到苏盈袖的紧急通报后,第一时间姜愁便率队直奔私人会所,或许是顾忌到阻止过程中遭到陈平的迁怒,不得已姜愁喊上了周白熊,希望借助他与陈平的关系来避免冲突的发生。

    结果,他们却依然扑了个空。

    咖啡馆内。

    经过询问,他们确认费洛克斯等人曾在这里秘密相聚,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其他地方,而现场同样没有战斗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三个人无缘无故失踪了。

    “你有没有觉得墙上的壁纸非常古怪?”

    若说咖啡馆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墙壁上贴着费洛克斯等人的等身图纸,从进屋到搜查,周白熊便一直站在他们的墙纸前蹙眉深思,他总感觉这些墙纸非常古怪,可又说不出哪里古怪。

    当姜愁走近后,他便直接把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

    “的确。”姜愁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墙纸非常逼真,感觉就像是活的一样,而且他们的表情也非常怪异……等我一下。”

    说着,姜愁唤人将会所的负责人给叫了过来,立刻询问起咖啡馆墙上的壁纸事宜。

    “奇怪,我记得咖啡馆内没有这些墙纸的。”

    负责人惶恐不安地到来后,忙不迭地回答了姜愁的问题。

    “你确定?”姜愁神色严肃道。

    “我确定,傍晚的时候我还在这里与人商谈公事,刚好我便坐在面对着这面墙壁的那张桌椅处……”负责人伸手颤颤地指向不远处,道。“所以我确定这面墙壁当时是没有这些壁纸的,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你走吧。”

    姜愁挥了挥手,负责人当即如释重负地仓皇离开。

    “恐怕,我们需要好好检查下这些墙纸了……”

    周白熊二话不说,伸手便打算揭下墙纸,谁知道他的手指刚一触碰到墙纸,瞬间犹如触电般收了回来,脸色都勃然大变。

    “老周!怎么了?”敏锐注意到周白熊异状的姜愁不由紧张道。

    “我想我们不用去找他们了。”周白熊眼皮直跳地看着墙上的墙纸,手指都微微颤抖着。“因为他们就在我们面前。”

    “什么?”姜愁不敢置信地看向墙纸。“你说他们变成了墙纸?”

    “是的,刚才在触碰到墙纸的刹那,我感受到了墙纸的温度,甚至感受到了他们的生命气息。”周白熊深吸口气极力镇定下来道。

    姜愁明显无法相信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所以他决定亲自检查一番,然而他和周白熊一样,碰触到墙纸的刹那手指便收了回来。

    现在,他们终于理解为何墙纸的表情如此怪异。

    原来,这是他们变成墙纸前最后流露出来的表情。

    “这就是他给所有人的警告吗?”

    姜愁强忍着心中的恐惧道。

    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如果陈平只是杀死他们姜愁尚可理解,问题是他没有杀死他们,而是把他们变成了活生生的墙纸,这样简直比死都要可怕!更加可怕的是他如何将人变成墙纸的手段!

    “按照他现在表现出来的性格,我估计他是想要借助这些墙纸来向所有人散播恐惧。”熟知陈平为人的周白熊沉声道。

    “他这是要和全世界为敌吗?”姜愁沉默片刻道。

    “这是你的理解,而我的理解只有四个字,不要惹我。”周白熊轻叹道。“毕竟,这次他们的确做得过火了。”

    “现在这些墙纸怎么办?通知对方的组织来领人吗?”姜愁摇头道。

    “姜愁,你的心乱了。”周白熊瞥了眼姜愁道。“似乎上次和他交锋之后,你的心便一直无法保持平静,这对你未来的灵能修行都会产生严重影响。”

    “……”姜愁先是沉默,后是苦笑。“白熊,你知道我是个非常争强好胜的人,但自从和他交手过后,不,应该说单方面的碾压,然后我便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因为我心里清楚,即便我再如何修行,未来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你说,这样的修行还有意义吗?”

    “我们修行真正的意义不在于力量,而在于责任。”周白熊神色郑重地对姜愁说道。“你和他是不同的。”

    “我当然知道,可我的心却过不去这一关。”姜愁怅然道。

    “这些墙纸先送往山门研究一番再通知送还给对方的组织吧。”

    周白熊摇摇头不再谈论这个话题,每个人都会流露出脆弱的时候,每个灵能者在修行的过程都会遇到心魔,但他相信,姜愁不会是为此一蹶不振的男人,或许,这便会是他未来晋升s级灵能者的一个契机。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倘若姜愁是一个意志不坚的人,何至于能坐到今天的位置。

    与此同时。

    处理干净完对方在港城的同党余孽,整个过程耗费了不到半个小时,陈安便返回了家中的卧室。

    他没有杀一个人,相较于杀戮,他更倾向将一个人变成活生生的纸片人更具震慑的效果。

    人体降维攻击。

    这便是他最新研究的一个成果。

    降维不难,难的是如何保证生命在降维后的存活。

    恰好这帮人成为了他的试验品。

    他相信,等这些“纸片人”流传出去,势必会让各方面的组织势力间造成巨大的轰动,他们若不想成为“纸片人”一员,首先便要掂量掂量自己是否有继续招惹自己的实力。

    真正的和平从来都不是妥协与退让可以换来的。

    一直以来,他都低估了人的下限程度,从现在开始,他便在心中给对方画了一条线。

    越线者死!

    他不会再给对方留半点情面。

    里世界内的消息流传速度非常快,尽管九处暂时封锁了首都会所有关费洛克斯等人的事情,但港城那边的管辖力度无疑要弱上不少,要知道变成“纸片人”的可不单单是费洛克斯他们,还有他们组织的黑翼小队。

    不到三天,里世界的灵能使徒们都知道了陈平这一号人,并列为世上最不可招惹的人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