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罪罚
    每个城市都有物欲横流的一面,每逢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来往的行人车辆匆匆穿行在灯红酒绿的霓虹灯下,偌大的都市森林呈现出钢铁般细腻而冰冷的质感,空气中都弥漫起寂寞与空虚的气息,荷尔蒙在黑暗的角落刺激发酵,酒精与汗水交融的混合物演绎着纸醉金迷的放纵堕落。

    首都。

    一家高级的私人会所。

    浑身光溜溜的费洛克斯从柔软丝滑的床上爬起身来,他看了眼身旁体力不支沉沉睡去的床伴,脸上残留着一抹激情过后的邪念,下意识便拍了下对方白嫩的臀部,惹来了一声迷迷糊糊的娇哼。

    随手拿过睡袍穿上,费洛克斯走出卧房来到客厅的沙发,取过桌上一支剪好的雪茄点上,骨软筋酥地享受着雪茄味道在唇齿间氤氲的香气,片刻,他打开电视机,同时倒上一杯红酒细细品茗,悠然自得地观看着足球赛事。

    约莫半个小时后,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费洛克斯微微蹙了下眉,似乎有些不太情愿地离开了沙发,他打开房门,只见一个魁梧强壮的白人男性面无表情地朝他使了个眼色,理解了对方意思的费洛克斯无奈地耸了耸肩,随即跟上对方离开了房间。

    “费洛克斯,你又迟到了,难保华国小妞就这么让你留恋吗?”

    刚一走入装潢典雅的咖啡馆内,耳边便响起了一声不满的冷哼。

    “格斯特,难道不是你的生活太过古板无趣了吗?”费洛克斯无所谓地撇了下嘴,径直坐到中央处的座位,微笑着看向对面一身西装革领的男人。

    “费洛克斯,不要忘记我们这次前来华国的任务。”格斯特表情冷漠地看着费洛克斯道。

    “我当然知道,但这次任务的负责人是你,我只需要听命行事即可,问题是你的计划和安排呢?我到现在可都一概不知。”费洛克斯摊手道。

    “费洛克斯,这不是西欧,而是华国人的地盘,他们的警告还历历在目,你认为当下谁敢在对方眼皮底下肆无忌惮的行事?”格斯特毫不客气道。

    “这不应该是你没有计划安排的借口。”费洛克斯淡淡道。

    “谁说我没有计划安排了?”格斯特冷冷道。

    “哦?是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费洛克斯眉头一挑似乎非常意外道。

    “瞧瞧你这些天都在干什么?每天除了找那些华国小妞约会上床之外,你有向我询问过计划安排吗?”格斯特厉声道。

    “我也没办法啊,谁让华国的小妞们都太热情了。”费洛克斯不以为耻地笑道。

    “费洛克斯,这段日子你该收敛一下了。”

    一直在旁默不作声的白人壮汉突然道。

    “行吧行吧,既然维拉格森你都发话了,那我就好好听下吧。”费洛克斯举起双手装作投降道。“格斯特,说吧,你们到底安排计划了什么?”

    “我联系了组织旗下的伊莱克尔集团打算收购目标母亲任职的工厂,在完成收购以后,集团会暗中调整目标母亲在厂内的职位,最后借助培训为由,组织厂内的中高层前往欧洲……”

    虽然格斯特看不惯费洛克斯的生活作风,但涉及到这次的任务,他还是会以大局为重。

    “等等……”在格斯特简单说明了他的计划后,费洛克斯立刻提出了疑问。“格斯特,据我所知,目标母亲如今都在华国九处的严密监控保护之下,依照你的计划,恐怕是很难将其母亲带出境外。”

    “我当然知道,关于这点我已经有了对策。”格斯特自信道。

    “难道,你想启用安插在华国的棋子?”费洛克斯思索了一下瞬间明悟过来。“可组织会同意你的请求吗?要知道这颗棋子潜伏了将近二十年之久,不到万不得已组织绝对不会启用的!”

    “组织已经答应了。”格斯特轻描淡写道。

    “……”费洛克斯顿时愣怔住了,半晌,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难怪组织会认命你为这次行动的负责人,但是,这样做不害怕彻底得罪了目标?”

    有些事不必摆在明面彼此都清楚潜在的意思,正如格斯特的计划一样,无非是通过目标的母亲要挟目标强迫其就范罢了。

    “即便得罪又如何?除非他会不顾自己母亲的性命安危!”格斯特冷酷道。“根据我们对目标的详细调查中了解,在这个世界上,目标最看重的人便是他的母亲,除此之外的人都抱着漠视的心理态度,光合隐修会的小妞知道吧?彼此曾经可是有过一段患难与共的关系,可目标却依然无视其的拉拢,所以,若想要彻底收服目标为我们效力,我们只能从目标的母亲下手!”

    “风险太大了。”费洛克斯收敛了轻浮,神色沉凝道。“万一计划失败,目标绝对不会放过我们,他的实力可是众所周知的,我可不认为单凭我们三个人会是他的对手。”

    “高风险往往意味着高回报。”格斯特毅然道。“你要知道,打算对目标母亲下手的可不单单是我们,其他组织都已经开始有人在暗中策划这方面的行动,但我们下手却是最快的。”

    “我想,到时候这些组织肯定不会放任我们成功的。”费洛克斯蹙眉道。

    “当然,所以我们必须在外围做好提前应对的准备。”格斯特道。

    “所以,我的任务就是……”费洛克斯立刻明白过来。

    “没错,这次你的任务便是狙击他们。”格斯特点头道。

    “呵呵,格斯特,你太看得起我了。”费洛克斯无奈道。

    “如果再加上维拉格森与黑翼小队呢?”格斯特道。

    “黑翼小队也来了?”费洛克斯惊诧道。

    “他们一直在港城待命。”格斯特道。

    “鹰国那帮人呢?”费洛克斯沉默片刻慎重道。“要知道这次前来华国,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便是他们。”

    “他们?他们有些奇怪。”格斯特凝重道。“往常他们都是行动最激进的一帮家伙,但这次却一反常态,始终保持着静观其变的观望态度,我怀疑他们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

    “莫非他们是准备徐徐图之?毕竟拉拢目标这事可急不得,先下手的不意味能占得先机。”费洛克斯意味深长地看着格斯特道。

    “费洛克斯,莫非你有更好的计划安排?如果有的话不妨直言,如果没有……那就闭上你的嘴巴!”格斯特冷冷道。

    “这次你是老大,当然你说得算。”费洛克斯撇嘴耸肩,站身便要离开。“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回去再运动运动了。”

    “谁允许你可以回去了?”

    话一出口,费洛克斯脚步一滞,甚至在场的格斯特与维拉格森都瞬间充满了警惕戒备,目光齐齐望向窗台的方向。

    因为,咖啡馆内只有他们三个人,说话的却是来自窗台的一个陌生声音。

    窗台外有一个模糊的人影,眨眼间人影又消失不见。

    “你们越界了。”

    声音再次响起的时候,无论是费洛克斯,亦或者格斯特与维拉格森都纷纷向着突然出现在中央座位上的人影发动了攻击。

    啪——

    一个清亮的响指。

    周围的时间都完全陷入了静止状态,连同三人都彷如石化般定在了原地,倘若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他们的眼珠子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不断在转动着。

    “一直以来,我对你们都抱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态度,有意无意地会忽略你们私底下的小动作,我可以理解你们的行为,毕竟在我的视野之外,你们并未真正干涉影响到我的生活,所以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纯当没有看见……”

    陈安神色冷漠地看了眼面前的三座“雕像”,语气不带一丝情感道。

    “但我发现我对你们愈是仁慈,你们却对我愈是残忍的时候,我才觉得有必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态度了。”

    他缓缓站起身来,路过格斯特的身旁,看似漫不经心地拍了下他的肩膀。

    “否则,你们永远都不会明白激怒我的下场。”

    格斯特身体一震,随即在其他两人紧张惊骇的目光下慢慢像是膨胀的气球瘪了下去,最终竟然变成了一张栩栩如生的人形墙纸。

    “听说你们在港城还有人?他们在哪里?”

    陈安拎起“墙纸”,顺手朝一旁空白的墙壁上抛去,他在询问维拉格森的时候,墙纸刚好紧紧贴在了墙壁上。

    “恶魔!你是恶魔……”

    发现可以说话的维拉格森第一时间便脸色狰狞地朝着陈安发出了恐惧的怒吼。

    陈安摇摇头,拍了下他的肩膀,顿时间话音戛然而止。

    又是一张人形墙纸,又是贴在了墙壁。

    “你会说吗?”

    陈安望向了费洛克斯。

    “给我三十秒的时间。”

    发音正常后,费洛克斯第一时间识相地急忙说道。

    陈安点点头。

    片刻,费洛克斯便冲向吧台处,拿起上面的座机电话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他们在港城维多利亚大酒店,暂时住在1718套房。”

    “真是听话,作为奖励,你可以选择一个痛快的死法。”

    “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