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越界
    人都有反常失态的时候,通常都是精神受到刺激无法平衡承受导致的结果。

    陈安没兴趣研究孟凡飞的心理问题,生活中总是不乏意外,即便他没有无意从钱晓东口中听说沈灵芸的事情,可校园就这么大,迟早有天彼此都会撞上。虽然问题的收场可能会大不相同,蒙在鼓里的他依然会扮演着痴情只为无情苦的边缘角色,但事已至此,该烦恼的人绝对不会是他。

    大家都是成年人而非小孩子了,每个人都开始要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孟凡飞这番无理取闹只会降低周围同学的印象分,疏远,排斥,孤立等等都是可能发生的事情。

    情商是一个好东西,可惜孟凡飞没有。

    家庭的富裕不代表个人同样富有教养,随着生活各方面的压力增多,越来越多的人们将精力放在追求物质财富上而忽略了家庭教养,无形中便影响了孩子的性格成长,相同背景的家庭,有的培养出了败家子,有的培养出了精英人才,由此可见家庭教养的重要性。

    “陈平,听隔壁宿舍的同学说孟凡飞也和你闹了?”

    晚些时候,蒋志立回到宿舍,房门早在陈安完成计算后便已打开,看到桌前翻书的陈安,尽管心里畏于与他扯上关系,但有些事情却实在是不吐不快。

    “是的。”陈安轻点头道。

    “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说出这句话后蒋志立便觉得自己脑子秀逗了,一个连钱晓东肉畏之如虎的家伙哪轮得到自己关心啊!恐怕他更应该担心的是孟凡飞才对!

    “他太吵,所以我把他给丢出宿舍了。”陈安轻描淡写道。

    果然!

    蒋志立心中一颤,道:“那他现在还好吧?”

    “不知道,扔他出去后我便反锁了房门,等我打开门锁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外面了。”陈安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竟然临近晚上十点了,随即他合上书本,准备前往卫生间洗浴。

    “既然没事我们就不理他了,让他自个在外面冷静反省一下吧。”

    蒋志立不再追问,回到床铺上便拿起手机和余海燕吐槽起这件事情,打算在陈安洗完澡后自己再洗,要不是孟凡飞的缘故,他何至于现在都没有洗澡。

    这边陈安洗完澡出来,他放在桌上的手机便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打开一看,一个陌生的号码。

    但信息的抬头便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苏盈袖。

    短信内容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来自岛国的交换生樱庭秀和接触了他的室友孟凡飞,对方很可能会借此大做文章,而樱庭秀和本人与侯雯君是这次前来国内的同一组织成员。

    在大人物的眼里,每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小人物都有值得利用的价值。

    侯雯君曾直言不讳的告诉他,这次负责拉拢他的主导者并非自己,想来便是苏盈袖说的这位樱庭秀和。

    仔细想想,对方接触孟凡飞的意图何在?想要通过他来拉拢自己断然是不可能的,猜测有很多,但无一例外都没法证实,干脆便抛之脑后不再去想。反正最紧张的人不会是自己,而是九处,他们恐怕会主动帮助自己解惑释疑,要不然苏盈袖如何会在第一时间内给他发出警示。

    这一晚,孟凡飞没有回来。

    第二天同样如此。

    但白天有人见到他出现在了其他系的公共课上。

    直至陈安收拾行李乘车回家的时候都没有再见过孟凡飞,当然,他也没兴趣知道。

    得知陈安回家的确切时间,陈母照例请假在家给他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吃饭的过程里,陈母嘴上一直絮絮叨叨着嘘寒问暖,这边说下首都的天气如何如何,那边又说下换季的秋衣秋裤提前准备好,由始至终,陈母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开怀的笑容。

    “厂子最近的经济效益愈来愈不好了,好像国内的制造业都在萎缩,最近听说有外地老板过来准备收购我们厂子,也不知道会不会裁撤我们这些老员工们,唉……”

    吃完晚饭,收拾好碗筷,娘俩便在坐在客厅看电视,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说完了陈安的事情,仿佛有着说不完话的陈母便把话题转到了自身戚戚相关的方面。

    “放心吧,正常的收购情况都是部门重组,高层变革,基层维稳,所以你们这些基层员工的影响不大,即便裁撤恐怕都会有一笔不少的买断工龄遣散费吧?刚好家里还有点闲钱,不如你便和厂里熟悉的阿姨们一起商量商量,干点小生意都好。”

    陈安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把瓜子,目光紧盯着电视上播放的连续剧,时不时磕两下瓜子说道。

    每次在家陪伴陈母,陈安都会表现出最随意放松的姿态,父母都是敏感的,虽然陈安的感情愈来愈淡漠,但这都是对于外人而言,作为他在这世上唯一的牵绊,陈安向来都不会在陈母面前掩饰自己真实的情感。

    “可是我们都干了一辈子纺织的工作,哪会做什么生意啊!”陈母叹道。“有点想法头脑的人当初早就离开厂子下海经商去了。”

    “其实小本生意不难做的,比如茶叶,干货,小超市之类的都是可以做的,再不济我帮你想想办法开一家福利彩票投注站。”陈安想了会道。“我记得我们小区外的一层铺面都在招租,要不有空一起去问问情况?”

    “这事到时候再说吧。”陈母似乎有点心动的样子,转而却摇头说道。

    “老妈,你不会担心做生意赔了,把存给我的娶媳妇钱都打水漂了吧?”陈安哭笑不得道,因为他太清楚陈母的心里想法了。

    “你也知道将来娶媳妇要钱啊!”陈母哼了一声。“你看新闻没有?现在娶个媳妇多花钱啊,又是买车又是买房又是彩礼什么的,我都担心家里的这点存款根本不够用啊!”

    “那你就不想想我将来会为钱的事发愁吗?你要知道你儿子现在出了校门,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开高薪聘用我呢!”陈安无奈地耸耸肩道。

    “是是是,我就知道咱家儿子最棒了!”陈母笑道。“对了,平平,你在学校谈恋爱没有?如果有合适的就一定要好好把握,最好是带回家让老妈看看,提前帮你把把关!”

    “谈恋爱的事等我毕业再说吧,我现在只想专心学业。”陈安连忙打岔了话题。

    “别等毕业啊!你知不知道,如果学校里找不到,将来出来工作就更难找了。”陈母急切道。

    “哇,想不出老妈很开明嘛,居然支持儿子在学校谈恋爱了,难道你就不担心我谈恋爱后会影响我的学业吗?”陈安笑道。

    “这……以前咱国家领导不也说过,双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嘛,我相信咱家儿子一定也可以的!”陈母犹疑了下说道。

    “行吧,那我抽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陈安知道再继续谈论下去肯定没完没了,干脆直接表面认同下来再说。

    “其实我看老周家闺女就蛮不错的,她好像小你一届,刚好也在首都上学,要不找时间我带你去老周家认识认识?”陈母突然又说道。

    “停停停!我说老妈,我这连国家法定的结婚年龄都没到呢,您这是想媳妇想疯了吧?不说了,我要去洗澡了。”

    这下陈安是立刻找了借口落荒而逃了。

    洗完澡出来,客厅的电视机已经关了,陈母看见他后说了声早点休息,她明天也要赶着上早班,然后便各自回了卧房。

    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陈安坐在桌前打开笔记本电脑,脸上再也不复刚才的笑容。

    他先是上了本地论坛逛了一圈,查看陈母工厂的新闻帖子,随后又发了贴钓鱼询问外地老板收购工厂的小道消息,在套出话来,知晓外地老板的企业名字,他立刻顺藤摸瓜开始调查对方的底细。

    最终,他从一些蛛丝马迹里发现这个想要收购陈母工厂的企业可不简单啊!

    他们想干嘛?玩亲情套路?

    不用猜陈安都知道里面的猫腻。

    他现在的警惕心非常强,谈不上疑神疑鬼,无非是防范于未然。

    拿起手机,站在窗外,陈安闭着眼沉思半晌,紧接着,他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陈平?没想到你竟然会主动给我打电话,真是令人感到惊喜和意外啊!”

    “我需要你们九处帮个忙。”

    “什么忙?尽管吩咐!”

    “帮我查一下伊莱克尔这家企业背后的主人是谁。”

    “……你想干什么?”

    本来接到陈安电话喜出望外的苏盈袖听到他的请求后,心情瞬间紧张到了顶点。

    “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我的警告,我觉得我对你们真的太仁慈了。”陈安语气平静道。“所以,我有必要让你们明白越界的下场。”

    “陈平,请不要冲动,这件事情全权交给我们好吗?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苏盈袖顿时心急如焚地安抚道。

    “你认为你们的出手会对他们有震慑力吗?”陈安漠然道。“现在,立刻,回答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