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失智
    孟凡飞的爱情观是固执的,如果他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轻言放弃。

    昨夜酒醉他看似意识不清,稀里糊涂地认可了钱晓东与蒋志立的说辞,可第二天醒来,回想起凌乱模糊的记忆碎片,当岛国交换生,沈灵芸这些重要的词汇浮现心头,他立刻便爬起身四处打探消息,即便听错又如何?哪怕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愿错过。

    结果,他竟然真的在岛国交换生里发现了疑似沈灵芸的人。

    冷静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经过一番质问求证,虽然对方假装不认识自己,嘴上说着叽里呱啦的鸟语,但这却不妨碍孟凡人认定这个自称渡边理惠的女生必然是沈灵芸。

    因为他对沈灵芸太熟悉了,她的音容笑貌,言行举止等等自己都曾经仔细研究过,尤其是她纤细的锁骨处上方有一颗难以觉察的黑色小痣。尚未褪去暑意的九月,对方身穿着清凉的白色罩衫,这颗小痣在他面前暴露无遗,无怪乎孟凡飞会如此认定。

    既然她不愿承认自己的身份,想必背后另有苦衷,抱着这个想法的孟凡飞才没有继续纠缠追问下去,转头便返回了宿舍。

    “他是谁?”

    孟凡飞离开不久,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出现在侯雯君身旁,目光遥望着远处,嘴角勾勒出迷人的笑容。

    “以前伪装成首都大学学生的时候认识的一个男生。”侯雯君冷若冰霜道。

    “他好像认出了你。”年轻人笑容愈甚。“而且,我看得出来,他似乎非常喜欢你,最重要的是,他是目标的室友吧?”

    “那又如何?”侯雯君漠然道。

    “如今上面很不满意你的行动结果,你知道吗?”年轻人轻叹道。

    “我知道。”侯雯君神色不变。“但我已经如实汇报了接触的结果……樱庭秀和,我劝你不要白费功夫了,我们是拉拢不了陈平的。”

    “不再试试怎么知道呢?”年轻人晒然一笑。

    “你想怎么试?”侯雯君顿时蹙眉道。

    “这你就不必知道了。”

    说完,樱庭秀和摆摆手转身离开,一眨眼便不见了踪影。

    与此同时。

    孟凡飞一回到宿舍便看见了刚刚去机场送走钱晓东的蒋志立。

    “凡飞?你回来了啊?!早上见你宿醉不醒,所以便没有叫你和我一起去机场送别晓东,不会见怪吧?”

    外出一身大汗,准备脱衣服去洗澡的蒋志立见到他后立刻招呼了一声。

    “蒋志立!你们是不是早知道了!”

    谁知孟凡飞阴沉着脸地冲上前来,一下子堵在卫生间门口拦住了蒋志立,眼神死死盯着他咬牙质问。

    “什么早知道了?你在说什么啊?”蒋志立心里咯噔一下,突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呵呵,亏我拿你们当朋友,你们却拿我当傻子!”孟凡飞深吸口气,硬着脖子冷冷道。“别告诉我你们不知道沈灵芸的事情!今天醒来后我特意去打听了岛国交换生的事情,随后竟然让我找到了沈灵芸的下落!”

    “沈灵芸怎么会出现在岛国交换生里?一定是你认错人了吧?!”蒋志立皱起眉头坚决不承认道。

    “你还在跟我装傻吗?你以为我真的是傻子吗?”孟凡飞伸手指着自己的脑袋气势汹汹道。“我现在回想起来了,昨天我在门口就听你和晓东说起了沈灵芸的事情,然后还骗我说我喝多听错了!你们是可以的!”

    “孟凡飞,如果说,我们拿你当朋友才不告诉你这件事情,你相信吗?”蒋志立可是有脾气的人,孟凡飞的一通指责无疑激起了他的怒火。

    “朋友?!说得好听!你自己扪心自问,你们一个个有真正拿我当朋友吗?”气血上涌的孟凡飞面红耳赤地大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私底下和钱晓东结成了小圈子在排斥我!”

    “我们排斥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堕落成什么样子!整天就特么知道在宿舍里打游戏,叫你出来活动想要拉你一把都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孟凡飞我告诉你,作为朋友兼同学,我对你已经算得上仁至义尽了!”蒋志立毫不退让地争锋相对道。

    “你们以为这样就是对我好?我靠!特么你们一个个都有女朋友陪着,然后拉我去当电灯泡?有意思吗?沈灵芸大半年杳无音讯,后来每次我在群里问你们,请求你们帮忙联系一下,你们有谁帮助过我?一个个表面姐妹情深,现在都特么忘了个干净!”孟凡飞怒吼道。

    “你以为四海之内皆你妈,谁都要惯着你啊!人不见了你自己不会去找啊?还特么赖到了我们头上?还有,每次我们叫你出去,海燕哪次没有叫其他单身的姐妹?我们给你创造机会,你特么一个个看不上眼还有理了!”蒋志立额头上的青筋都激动得凸显了出来。

    “老子喜欢的是沈灵芸!谁特么要你多管闲事介绍了!”

    孟凡飞脑子一热,伸手便用力推了蒋志立一把,直把对方推了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蒋志立瞬间爬起身,挥起拳头上前便要反击,结果他们的吵闹声迎来了其他宿舍的同学,眼看要打起来了,立刻三四个围观路过的同学便上前拦住分开了他们。

    “喂喂喂!大家好歹同学一场,不要冲动打架好吧!”

    “是啊!小心引来宿管发现报告,到时候少不了你们一个处分!”

    “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你们都冷静一下!”

    好不容易拉开了两人,彼此嘴上却仍在喋喋不休,有人见状,知道再吵下去肯定会出事,干脆将头脑还算冷静的蒋志立拉出了宿舍,剩下的人劝慰孟凡飞。

    一通闹剧很快便落下了帷幕。

    蒋志立去了其他同学的宿舍一直在吐槽,他的人缘可比孟凡飞要好,周围同学都比较倾向于蒋志立,只是打架这种事情非同小可,尤其是在校园打架,严重点可要退学的,哪怕背负了一个处分都是很不好受,毕竟会影响到将来的毕业问题。

    那边劝慰孟凡飞的同学见他冷静下来后便借口离开了,徒留下他单独在宿舍,坐在电脑桌前,叼着点燃的香烟,脸色阴晴不定,胸口不断起伏,明显没有彻底消气。

    没过多久。

    从研究所讨教完问题的陈安返回了宿舍,见到座位上沉默抽着烟的孟凡飞,他下意识挥了挥手驱散空气中的烟味。

    “孟凡飞,请不要在宿舍抽烟好吗?”

    打算在宿舍安心看书的陈安随口说了一句,虽然他能忍受烟味,但却不想屋里乌烟瘴气,再者彼此曾经有过约法三章,宿舍内不准抽烟,一直以来谁都严格遵守,只是不知道今天孟凡飞抽了哪门子的筋公然违反了约定。

    “抽根烟碍着你了?闻不惯烟味就自己出去!”

    孟凡飞彷如受刺激一般冷冷道。

    陈安摇摇头,没有答话,拉开椅子便坐在桌前,心思都沉浸在新的研究发现上面,只是发现归发现,暂时无法证实,需要大量的数学计算才能得知结果是否正确。

    数学是数学,物理是物理,但物理可以通过数学的抽象而受益,数学则可通过物理的见识而受益,两者有着密切的促进作用。

    “陈平!听说你好像和沈灵芸的关系很好?”

    突然,孟凡飞站起身来到陈安身后说道。

    “你听谁说的?”

    心思都在计算的陈安漫不经心地敷衍道。

    “昨天我无意听钱晓东说的。”孟凡飞面无表情道。“陈平,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沈灵芸是不是一直都有联系?”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陈安蹙了下眉,因为计算思路差点被打断了。

    “所以你一直都知道沈灵芸的事情喽?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孟凡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陈安轻叹口气,思路彻底打断,又要重新计算一次了。

    “为什么?你对我说为什么?陈平!你忘了你之前对我说过的话吗?你向我保证过不会对她产生半点感情,现在你特么却背着我偷偷摸摸和她在一起?”孟凡飞气急而笑,伸手便要把他桌上的书籍文献都丢出去。“看看看!看你麻痹地看……”

    谁知他的手没有碰到台上的书籍,手腕便被陈安紧紧握住。

    “孟凡飞,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打扰!老子特么还要打你呢!”

    说着,孟凡飞便仿佛失去理智般用另外一只手挥拳砸向陈安的脑袋,然而陈安却轻描淡写地侧头躲了过去,握住对方的手腕一用力,他便痛苦地发出呻吟跪倒在地。

    陈安面无表情地拖着孟凡飞的手,直接扔出了宿舍外,随即反锁上房门,若无其事地坐位桌前,拿出耳机戴上,继续未完的计算。

    屋外,孟凡飞又是踢门,又是叫喊,引来了一帮同学出来围观劝阻,最终,他没敢再闹下去,阴沉着脸离开了宿舍。

    刚一踏出宿舍大门,结果便有人拦住了自己。

    “你谁啊?滚开!”

    “孟凡飞?你好!我叫樱庭秀和,渡边理惠的同学,一个可以帮助你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