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四章 告别
    陈安的一席话并非单单说给侯雯君一个人听的,他知道两人在说话的时候,周围附近势必有人采取了监听措施,尽管他让九处转达了自己的警告,但难保对方会继续置若罔闻,索性他干脆再三强调了一遍,当作仁至义尽的最后通牒。

    距离黄金周放假仅剩三天的时间,他可不想为此影响了假期的清净,甚至无辜牵连到陈母,否则他真的会重新举起屠刀大开杀戒。

    回到冷清的宿舍,蒋志立与孟凡飞都不在,略作思索,他才想起最早一批通过签证的交换生这两天便准备出国了,其中便包括了钱晓东,他大概是想在离开以前出于同学情谊请他们喝一场散场酒。

    至于没有邀请陈安,答案自然不言而喻。

    最近他都不准备再去图书馆,免得不识相的人有样学样“巧遇”的邂逅戏码,这种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即便杀了对方都难以泄愤。宿舍的孟凡飞虽然在玩游戏的过程里偶尔会大呼小叫,键盘敲得啪啪响,但戴上了耳机整个世界都与你无关,同时还不会受到苍蝇们的骚扰。

    叮铃铃——

    晚上七点左右,放在桌面的手机忽然响起,正在看书的陈安瞄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直接伸手挂掉。

    随即,电话再次响起。

    陈安继续挂断。

    三次,四次,五次,直至第七次挂断,电话铃声终于不再响起。

    他并不陌生这个电话号码,因为电话的主人正是许久未联系的宫崎奈奈。

    自从他利用完宫崎奈奈后便选择了冷处理,有几次宫崎奈奈打电话发信息来他都没有接听回复,久而久之便彻底断了联系,未曾想她如今又在眼下这个关键节点打来电话,十有七八是有人在幕后指使,企图通过她这条线搭上自己。

    拉黑名单容易,但对方不会换个电话号码吗?反不如直接留着另作他用。

    连续七次挂断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倘若对方仍旧不肯放弃,休怪他不留情面了。

    不久。

    熟悉的电话声又一次打搅了他看书的心情。

    但这一次打来电话的竟然是孟凡飞!

    “陈平!现在有空吗?晓东明天要走了,我们这正搞散场酒,你也过来吧,大家好歹同学一场,就当给他送送行了,地点在东门校外的四季花海酒店,水仙包厢……”

    对面的孟凡飞似乎酒喝了不少,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一顿噼里啪啦后未等陈安回应便挂了电话。

    事实上陈安是不想去的,免得钱晓东尴尬不安,可思来想去,他还是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离开宿舍,骑上共享单车便驶向酒店。

    当他抵达酒店,在服务员的陪同下推开水仙包厢,放眼便看见了三张大圆桌上坐着不少系里熟悉的同学觥筹交错,其中坐在钱晓东那桌的孟凡飞见到陈安后,立刻站起身朝他招手示意。

    “抱歉,我来晚了。”

    主桌上基本都是他们宿舍与余海燕宿舍的人,唯有几个有些陌生,待他落座不久,孟凡飞便主动介绍对方是钱晓东的新舍友。

    “陈平,谢谢你来了。”

    钱晓东神色消沉,不知是否因为离别气氛的影响,又或者是怀揣着对他的畏惧心理,从陈安进门到现在,他都不敢正眼直视陈安,目光一直在闪闪躲躲。

    “同学间说什么谢字啊!晓东,你说话也太奇怪了吧。”一旁听见的孟凡飞酒劲上来,人都变得疯疯癫癫的样子,他拍了下钱晓东的肩膀,转瞬便拿着一杯倒满的白酒递给陈安。“陈平,来,和晓东走一个告别酒吧!”

    陈安二话不说,举杯向钱晓东示意。

    一口告别酒,彼此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好!”见到两人干完了酒,孟凡飞大声叫好,随即朝陈安道。“陈平,你饿不饿,想吃什么我帮你点!”

    “不用,来之前我已经吃饱了。”

    陈安摇摇头,眼神不露痕迹地扫视了一眼酒桌上的众人。

    钱晓东的新舍友有的在桌下偷完玩手机,有的在夹菜填肚子,有的在看着他们微笑不语,而蒋志立与余海燕在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时不时会瞄向自己一眼,范青青坐在钱晓东身边,脸上面无表情,既不吃菜也不喝酒,整个过程都没有去看钱晓东一眼,唯独平日里宅在宿舍的孟凡飞成为了桌上最活跃的人。

    酒桌的气氛是奇怪的,陈安不知道这是他来之前还是来之后便如此,现场充斥着格格不入的疏离感。

    所以没待多久,他便借口有事返回学校,谁想钱晓东突然站起,说要亲自送送他。

    “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

    刚出包厢,钱晓东便从口袋抽出一根烟点上,如释重负般朝着陈安苦笑道。

    “抱歉,耽误你时间白来一趟了。”

    “该说抱歉的人是我。”陈安摇摇头。“若非我的缘故,恐怕也不会连累你远走国外。”

    “你一早就知道了?”钱晓东背靠着墙壁,叼在嘴上的香烟都颤抖了一下。

    “大家都是明白人。”陈安淡淡道。

    “你不会怪我吧?”钱晓东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

    “疏远我是对的,我为何要怪你?如果继续呆在我身边,你的处境反而会相当不妙。”陈安道。

    “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有搞明白你到底是什么人。”钱晓东怅然道。“为何他们一个个把你当成了洪水猛兽一样唯恐避之不及,结果连我也受到了他们的影响,不自觉会害怕你,恐惧你……”

    “他们不是在害怕我,他们是在害怕一种可能,一种未知。”陈安道。

    “未来,你会有事吗?”钱晓东沉默半晌道。

    “不会。”

    话落,陈安转身离开。

    “你们聊得如何了?”

    片刻,蒋志立打开包厢房门走了出来,看见走廊边上靠在墙壁抽着闷烟的钱晓东道。

    “至少心结解开了。”

    钱晓东从烟盒里抛给蒋志立一根烟,仰着脑袋长舒口气。

    “志立,临走之前,我还是要郑重提醒你一次,不要和他产生半点瓜葛。”

    “我知道。”蒋志立无奈道。“说实在的,本来大伙一个宿舍都好好的,现在却突然分崩离析,我的心里到现在都不好受。”

    “有时候人生的际遇里总是不乏黑色幽默。”钱晓东喟然道。“不说这个了,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蒋志立好奇道。

    “我在岛国来的交换生中看到了沈灵芸的身影。”钱晓东神色一正道。“虽然她戴了眼镜,换了发型,气质都变得截然不同,但我肯定,她便是一直杳无音讯的沈灵芸!所以往后你在学校见到她的时候,一定要当作不认识她。”

    “沈灵芸?她怎么会出现在岛国的交换生里?”蒋志立震惊道。

    “呵呵,那还用说,肯定与陈平有关。”钱晓东道。

    “唉?!!什么?你说沈灵芸现在是岛国交换生的一员?”

    突然,包厢猛地打开,只见孟凡飞摇晃着身体,醉醺醺地冲到钱晓东面前,瞪大的眼睛不敢置信道。

    糟糕!

    钱晓东与蒋志立顿感不妙,连忙矢口否认说他喝多听错了。

    “可是……我刚才好像真听到你们有说这回事啊!”孟凡飞抓着钱晓东的手臂,努力睁着困意惺忪的通红双眼,眉头紧皱道。

    “瞧你都喝成这样了,肯定是产生幻觉听错了。”钱晓东伸手支撑着摇摇欲坠地孟凡飞道。“好了好了,等会回去睡一觉就没事了。”

    “嗯……大概真是我听错了。”

    戈培尔效应里有一句耳熟能详的著名格言,重复是一种力量,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

    在钱晓东两人来回给他灌输自己听错的谎言后,醉酒状态的孟凡飞都陷入了自我怀疑,最后认为自己好像的确是听错了。

    结果——

    第二天醒来。

    他便四处打听岛国交换生的信息,不久后在一间教室里找到了正在上课的侯雯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