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意思
    “刺杀你的人全都来自一个叫‘复仇火焰’组织的灵能雇佣兵,对方在北欧里世界都属于颇有名气的黑暗组织,一周前,这个组织接到匿名暗杀你的委托,他们通过偷渡的渠道从港城辗转来到首都,并在雇主要求的既定时间,即交换生抵达首都大学的这天对你实行了暗杀,我们内部分析,这是有交换生幕后组织的指使行为,目的便是为了确认内奸泄露的情报是否属实,但经过这次试探之后,想必他们会采取进一步措施……”

    图书馆,四下无人的角落,苏盈袖一五一十地向陈安通报了这次暗杀的前因后果。

    一颗石子投入湖面会荡起层层涟漪,陈安的处境同样如此,经历食堂的暗杀,接下来的日子里他的生活都将注定无法平静。

    “替我转告他们一句话。”

    陈安轻叹口气,有时候杀鸡儆猴不管用的时候,唯有使用更加酷烈的震慑手段,偏偏这个手段却与暴力有关。

    “任何胆敢扰乱我生活秩序的人,一律杀无赦!”

    轻飘飘的一句话,苏盈袖听后却如坠冰窟,森然刺骨的杀意令她浑身寒毛都几乎竖立了起来。

    “我知道你们在研究分析我的性格为人,一直以来,你们似乎都认为我是一个与世无争容易说话的人,确实,正常情况下,我是不会在意你们的小动作,但,现在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千万不要试探我的底线。”

    合上书本,陈安面无表情地起身离开,而苏盈袖呆怔在座位丝毫不敢动弹,因为,没有人会忽视他的警告,尤其是她在亲自见过对方出手之后。

    麻烦大了。

    这是她脑海中唯一冒出的念头。

    很明显这次肆无忌惮的暗杀行为触怒了陈安,哪怕是劝人向善讲究慈悲为怀的佛门都有金刚怒目,主张清净无为的道家亦有弱者道之用,反者道之动的说法,更别儒家的以直报怨。

    简而言之,陈安是有情绪的,哪怕再宽宏大量的人都有脾气。

    正如熊孩子不懂事,通常大人都不会太过计较,但熊孩子蹬鼻子上脸了,难保逼急的大人会反手一巴掌用暴力教育熊孩子。

    从古至今,这个世上便一直不缺乏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他们总是心存侥幸不愿承认冷冰冰的客观现实,一心用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思维想法去衡量事物的发展与结果。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就像这帮交流生背后的组织在没有亲眼见过陈安表现的力量,他们是根本不会单凭内奸的片面之词笃信不疑,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派出替死鬼一探真伪。

    可惜他们和九处一样都试探过火了。

    因为陈安最不能容忍的便是他人无端对自己发出的**裸杀意。

    但在翌日上课的时候,他依然在课堂上见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陌生面孔。每个人都若无其事地安静听着讲台处老师的授课内容,时不时竟然有人用流利的汉语回答了老师的问题,直至大课结束都没有人打扰坐在窗边角落的陈安,不知是否他的警告发挥了作用。

    他和往常一样来到图书馆,结果在门口却碰到了一个熟人。

    “陈平,好久不见。”

    她似乎早已等候多时,伴随着清风摇曳,恬静淡然地伫立在他的面前。

    “一个人?”

    陈安停下脚步,神色漠然地看向恢复了原本样貌的侯雯君,只是鼻梁上戴了副大大的黑框眼镜,头发都扎成了简单的马尾。

    “暂时如此。”侯雯君眼神复杂道。

    “随便聊两句吧,刚好我有些事情需要问你。”

    说着,陈安便径直走入图书馆,侯雯君则紧紧跟上,一时间不知吸引了多少明里暗里投来的视线。

    “数月不见,你还过得好吗?”

    落座不久,气氛都稍显沉闷凝固,在陈安迟迟未开口的情况下,浑身都感觉到一股不自在的侯雯君率先打破了僵局。

    “客套话就免了。”陈安安静看着摆在桌面上的学术文献,头也不抬道。“你体内念能与灵能的结合有什么变化吗?是否暴露过给其他人?”

    “如今我已经将念能与灵能形成了内外循环的两种运转体系,目前尚未出现明显的问题,在未经你的允许下,我并没有将念能的事情告知任何人。”侯雯君如实答道。

    “把你的手给我。”

    陈安突然道。

    侯雯君愣怔了一下,转而便伸出嫩白的柔夷递到他的面前。

    陈安如同把脉看病的中医,随手搭在她的手腕动脉处,片刻便收回了手点点头。

    “可以了。”

    “检查结果如何?”

    陈安在搭脉的时候,侯雯君明显感受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在自己体内悄然流转了一圈,所以不由感到好奇问道。

    “一个提醒。”陈安摇头道。“随着你未来的灵能不断增强,最好是废掉你体内的念能。”

    “为什么?”侯雯君惊愕道。

    “能量排斥的现象已经显现,念能终究属于外来的力量,而灵能才是你的力量根本,随着后者的不断增强,未来势必会打破两种能量体系的运转平衡,在没有透彻两种能量的本质前,即便是我都无法解决这个问题。”陈安慢条斯理地解释道。

    “它们什么时候会失控?”侯雯君顿时紧张道。

    “大概在你晋升所谓s级灵能者的时候。”陈安想了下道。“因为从s级开始,你体内的灵能便会发生质的变化,本来两种能量属于同一阶级,当灵能质变以后,必然会影响彼此间的相性平衡,最终导致失控崩溃。”

    “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侯雯君深吸口气道。“假如念能同样提升到灵能质变的阶级呢?是否可以继续维持两者间平衡?”

    “不能。”陈安道。“能量质变以后,彼此的独立性与单一性都不可能容纳另外一种能量的存在。”

    “我明白了。”侯雯君沉默半晌道。

    “其实念能与灵能的究极本质是一样的。”陈安轻声道。“偏偏恕我愚钝一直无法研究透彻。”

    “按照你的说法,恐怕世上便没有聪明人了。”侯雯君苦笑出声。“陈平,你真的是让全世界的灵能者都大开眼界了。”

    “你也是想来拉拢我的吗?”陈安语气平静道。

    “不,因为我知道你是不会受任何人拉拢的。”侯雯君叹道。“问题这是组织强行派遣给我的任务,除非脱离组织,否则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力……不过你要小心,这次来的不仅是我一个人,我的同伴才是负责拉拢你的主导者。”

    “希望你们能安分守己,不要影响我好不容易稳定的生活。”陈安淡淡道。

    “他们说你是异世界人,这个事是真的吗?”侯雯君突然问道。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在你们眼里的确称得上异世界人。”陈安点头道。“但在我眼里,我们是没有区别的,只是彼此身处的世界线不同。”

    “可以和我说说你的世界吗?”侯雯君道。

    “我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唯一的区别在于,我的世界是没有灵能的,所有人都是普通人。”陈安没有隐瞒的意思直言道。

    “那你……”

    “我是唯一的例外。”陈安轻声道。“你知道吗?其实我原来同样是普通人,即便获得了奇遇之后,我依然都过着普通人的生活,甚至还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小小公务员……我会告诉你这些无非是想要说明,除了强烈的求知欲外,我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

    “你,了解我说的意思吗?”

    末尾,陈安补充了一句。

    “……打扰了。”

    侯雯君明白了他说的意思,然后礼貌说了一句便起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