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猝然
    由于国情等诸多方面因素的差异,国外里世界灵能者的组织构成非常复杂,根本不像九处在国内占据绝对的主导权。

    例如岛棒两国,以家族为中心的各大著名财阀不单在暗地里控制着本国的经济政权,同时囊括了所有灵能者,其中强势的灵能者组织都归集在大财阀身上,小家族代表的灵能者多是依靠联姻来维持巩固相互的关系,最终形成了一个纵横交错的巨大团体。

    至于欧美方面可参考漫威宇宙系列电影,灵能者相当于超级英雄,国家出面为代表的某某局专门负责处理各类奇异事件,并肩负组建与拉拢灵能者的事宜,反派自然是那些分属不同信仰理念的“邪恶”组织。

    国外的灵能者虽自由不假,可安全方面完全无法和国内比拟,至少国内不会三天两头的发生严重影响社会治安的灵能犯罪事件,在国外却是稀疏平常的事情。

    单论安全防范打击灵能犯罪,九处的确称得上居功至伟,即便是陈安都不会否认这点。

    倘若陈安具备灵能自幼出身于这个世界,且没有曾经穿梭时空的经历,或许他会和很多有志于守护祖国和平的灵能者一样加入九处,偏偏他作为异外来客,单是归属感便是一个问题,更别提彼此的思想与理念都天差地别。

    正如处于三维中的人与二维视觉的蚂蚁,两者会有共同语言吗?

    翌日,学校领导与学生会组织成员都风风火火地去接待到访的各国交换生团体,其中还有一些闲得无聊去围观看热闹的学生,以便到时候可以拿来当做消遣的谈资。

    自从得到苏盈袖主动送来的海量专业学术文献后,除了上课之外,陈安大部分时间都几乎待在清净的图书馆里,每天早出晚归,仿佛一刻都闲不下来。

    “你不打算去见见你的小情人吗?”

    与往常不同的是陈安再也不是孤独一人,每次他在图书馆的时候,苏盈袖都会莫名其妙出现在他面前,尽管他已经再三警告对方不准接近打扰自己,无奈她却置若罔闻般总是有无数借口理由,一句话的意思,图书馆又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我不能在这里看书学习?

    陈安能怎么办?强制赶她走吗?最后,他干脆当她是空气一样不理不睬。

    在上面的建议下,苏盈袖在一步步试探陈安的忍耐底线,既然他标榜自己不喜欢暴力,所以不妨利用这点来主动接近他,尽管他的态度依然冷漠如故,至少现在两人已经能坐在一个桌上。

    通常情况下,她都会拿着本文学刊物坐在陈安桌前安心浏览,甚至有时候一句话都不会说,无形之中把握着良好的分寸,有时候又会突然闲聊两句无关紧要的事情,无论陈安是否回应都不在乎。

    当陈安翻看完手中的一份学术文献刚刚消化完毕,苏盈袖便恰到好处地随口说了句。

    陈安没有理他,拿出身旁的纸笔计算检验那份学术文献上提到一个数学公式。

    结果苏盈袖没有开口,直至他计算完毕,她才又说道。

    “听说这次陪她来的是一位非常英俊的男士,根据我收到的消息,光合隐修会似乎打算借助这次机会撮合两人。”

    陈安放下纸笔,目光默默地凝视向苏盈袖却始终没有说话。

    “你看着我干嘛?我脸上有字吗?”

    苏盈袖伸手将垂下的秀发轻撩向耳朵后面轻声道。

    陈安还是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

    这下苏盈袖心里莫名一慌,感觉到一股强烈的不对劲,但她却掩饰得非常好,表面上不动声色地看了下手表岔开了话题。

    “现在这帮交换生应该已经安排到专门的宿舍楼了,晚上有个学生会组织的欢迎晚会,你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吗?”

    陈安摇摇头终于开口。

    “请不要再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你们是得不到你们想要的东西。”

    “难道有佳人陪伴,红袖添香,你不觉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吗?”苏盈袖单手撑着脸颊笑颜如花道。“何况,我们真的对你已经没了任何想法,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的身份,而我同样不喜欢以这样的身份接近你,因为这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不舒服的事情,还请你理解,我也是身不由己的……”

    “这套以自曝来降低对方心防的说辞对我是没用的。”陈安将纸笔收好,连同文献资料夹在一起。“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机了。”

    “难道你曾经接触过我这样的人吗?我对你的过往真的很好奇。”苏盈袖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道。“外星人兼异世界人诶,想必你的经历一定可以书写成精彩纷纭的剧本。”

    时值下午五点二十三分,没有搭理对方的陈安站起身准备前往食堂。

    偏偏苏盈袖却死缠烂打地跟了上来。

    走在校园内的绿荫小道,青春洋溢的苏盈袖双手抱着书本时不时来回晃荡在陈安身旁,笑靥如花地不断述说着自己的好奇。

    “陈平,难道你从来不会感到孤独吗?”

    她突然跑到了陈安身前的不远处,看着神色漠然迎面走来的陈安大声道。

    陈安随之与她擦肩而过,但苏盈袖再也没有跟上来。

    走了一会儿,他停住脚步,抬头看向天边灿烂的霞光。

    曾几何时开始,我一直都是孤独的。

    他在心里回答了这句,然后重新迈起脚步。

    苏盈袖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有种说不清的落寞,她轻叹口气摇了摇头,伸手按在耳边。

    “我又失败了。”

    “失败是正常的事情,但是,每一次失败都意味着距离成功近了一步。”

    “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他发自心底的孤独,连我都受到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影响。”

    “这是好事,起码我们又洞悉了他的一个弱点。”

    “我觉得不是好事,他的气场太恐怖了,我担心总有一天我会承受不住的。”

    “苏盈袖,针对你的心理状况,你需要接受新一轮的心理辅导了。”

    “我知道。”

    话一刚落,整个世界顷刻间陷入静止状态,瞬间,苏盈袖神色一变,立刻朝着陈安的方向奔去。

    这帮人疯了?刚来便敢搞事?真当我们九处是摆设吗?

    封绝空间的展开令苏盈袖脑海里下意识冒出了这个念头,转瞬又打消,不对,不是他们,恐怕这是……一个试探!

    远远地,在食堂前的花坛处,三个蒙面黑衣人拦住了陈安的去处。

    对方二话不说便朝陈安发动了攻击,即便是苏盈袖想要阻止都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令她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攻击他的三个蒙面人刚一出手便犹如中了石化魔法般凝固在原地纹丝不动。

    他似乎感知到了苏盈袖的到来,转头看了她一眼。

    下一刻,蒙面人纷纷化作光点消失在了这个世上,随即封绝空间解除,周围恢复正常。

    而陈安却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朝着食堂走去。

    “苏盈袖!你那边发生了事情?”

    这时候,苏盈袖耳朵里的袖珍耳机再次传来了急切的质问。

    “有人意图刺杀陈平,但他们都……消失了。”

    苏盈袖怔怔地站在原地,丝毫不觉自己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该死!你现在立刻回来!我需要你具体描述刺杀陈平之人的长相与形态特征!”

    “遵命!”

    结束联络,渐渐回过神来的苏盈袖终于知道上面为何如此重视陈安了,唯有亲自见识过他的出手方知他真正的恐怖之处。

    她环顾了一眼四周。

    刚刚,恐怕有无数双隐藏在暗处的眼睛都看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