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即至
    <>→網.,。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其内在规律,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正如陈安想要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生活,偏偏有很多事情是他无法干涉阻止的,或许从一开始他便知道这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奢望。因为身在滚滚红尘,无论自愿与否都难以避免世俗的纠缠。

    他不是传说中的修仙人士,可以随便钻入深林老林专心闭关问道,学海无涯,唯物与唯心都是站在不同的角度来认知世界的本质,只是前者更注重科学上的论证与实践,单单这点便需要累积大量丰富的专业知识,光靠“闭门造车”根本是行不通的。

    然而得到苏盈袖提前示警的陈安却依然保持着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态度,该来的终归会来,逃不过,避不过,何不用一颗平常心好好珍惜享受剩余的悠闲时光。

    最近的学生间大部分都在围绕着交流生计划展开讨论,要知道每年大学内的交流生都是有名额限制的,但谁知道今年的国外大学如同抽风似的集体发起了新一轮交流生计划,名额限制都加大放宽,结果有志于出国交流的学生们纷纷报名参加,一下子成为了当下热门的话题。

    陈安无意听说,他的前室友钱晓东便顺利选中,再过一周即将离开国内远赴鹰国。

    为此他与范青青的恋情可谓是走到了尽头,因为钱晓东执意出国,范青青不肯,严重的意见分歧导致彼此大吵一顿,分手几乎已成定局。

    有一次回宿舍的时候,孟凡飞就在玩游戏中大谈此事,丝毫没有看见蒋志立给他使的眼色。

    本来蒋志立有意思去报名的,无奈余海燕同样不愿与他双宿双飞,说是顾忌到家庭方面的因素,而蒋志立又非志向远大的薄情之人,所以干脆放弃了这次报名。他不知道将来会不会后悔,他只知道身边没有余海燕的陪伴,自己的人生会毫无幸福可言。

    他在爱情里昏了头脑。

    钱晓东却没有。

    两相对比,难怪范青青会和他闹到分手的地步。

    说起来从开学到现在,陈安都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见过钱晓东,好像是他有意避开自己的关系,要知道下课后便宅在宿舍打游戏的孟凡飞都见过了他数面。

    眼看黄金周将近,陈安都在忙碌着收集各类专业学术文献,打算留着放假期间慢慢浏览,因为假期他是要回家的,待在家里查阅这些肯定没有在学校方便。

    可惜收集过程颇为不顺,因为他现在接触的不少专业学术文献都是不对外公开的,必须要有内部的人脉渠道才可获得,这对于表面上仅是学生身份的陈安而言的确有些困难,虽然他承蒙部分教授看重,但他毕竟不是他们真正的门下学生,肯定会有所藏私。

    但是,他的问题很快便解决了。

    和往常一样待在图书馆看书之际,苏盈袖突然抱着厚厚一沓的资料放在他的桌面。

    而这些资料无一不是他在收集的学术文献。

    “其实,你有这方面的需要我们是可以随时随地满足你的。”

    一声朴素的穿着都掩盖不了苏盈袖的天生丽质,她坐在陈安的身前,笑容一如既往的淡雅。

    “我知道。”陈安合上手中的书本,拿过对方带来的一份学术资料粗略看了两眼。“但我不想和你们有任何瓜葛。”

    “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苏盈袖轻声道。“既然你不愿违背自己的行事原则,势必会在很多事情上面举步维艰。”

    “你在提醒我变通的道理吗?”陈安语气淡漠道。

    “我只是在阐明一个客观的事实。”苏盈袖嫣然一笑。

    “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陈安点点头,眼角余光瞥了苏盈袖一眼。“所以你可以走了。”

    “那这些呢?”苏盈袖柔夷纤指点在资料上。

    “留下。”陈安面无表情道。

    “好的,我知道了。”

    苏盈袖笑容愈甚,立刻起身离开不再打扰对方。

    人都是有需求的,当你明白对方需求的东西,意味着你抓住了对方的弱点。

    既然陈安需求知识,他们便给予他知识。

    至少,他们释放了足够的善意来弥合彼此的间隙。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

    长此以往下去,即便他们无法拉拢陈安,都不会让他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对了,忘记转告你一件事情。”

    苏盈袖去而复返。

    “明日各国的交流生便会抵达首都,其中来自岛国的交流生里面有你的一个熟人。”

    “谁?”

    “侯雯君。”

    “我知道了。”

    说完,陈安便埋头继续将心思沉浸在书本上。

    苏盈袖不露痕迹地观察了他一眼,确认他丝毫没有感到惊讶与意外,根据海外情报部门的调查分析,这次侯雯君回到国内可是肩负着组织光合隐修会的任务来接近陈安,难保两者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内她必须严密防范这点。

    今时不同往日,原来侯雯君的处境在国内相当于间谍性质,九处自然是能够放手抓捕,但这次她却是以岛国著名学府的交流生前来国内,九处肯定不能轻易下手制造争端,以免对手抓住把柄公开质问,严重点甚至会有宣战的可能。

    不仅是侯雯君,其他境外组织势力安插在各国学府的交流生都一样,所以可想而知这次九处在安全警戒方面面临的难度。

    准确的说,只要这帮人没有主动挑事,九处便拿对方无可奈何。

    问题是这帮人会挑事吗?

    恐怕九处是巴不得他们挑事,然后一网打尽。

    与此同时。

    周白熊终于完成了任务风尘仆仆地返回了国内,第一时间他便联系了姜愁告知自己陈平的现状,姜愁没有隐瞒,他将周白熊带到郊外军区的训练基地后详细说明了实情。

    周白熊沉默了很久。

    有几次他都想拿起电话,最终都放弃了。

    “老姜,坦白告诉我,你认为自己在这件事情上面是对是错?”

    “站在个人的角度,我是错的,站在国家的角度,我是对的。”

    “老姜,我心里很不舒服,可以说是非常难受。”

    “所以我把你带来了这里……来打一场尽情发泄吧。”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