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眼界
    蒋志立不知道钱晓东身上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这与陈平有什么关系,但他知道钱晓东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些话来,更不会发出如此严厉的警告。

    好奇心会害死猫。

    归根究底,他若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必然绕不开陈平这个关键人物,问题是他敢去当面质问或者调查陈平吗?

    他不敢。

    钱晓东都已经再三强调千万不要和陈平牵扯上关系,他为人虽仗义不假,可却分得清利害,连身世不凡的钱晓东都变成了这幅鬼样子,可想而知事情的严重性,他一个无权无势的穷学生又如何敢冒着性命安危去多管闲事?

    除了当事人之外,谁都不知道钱晓东经历了一个堪称噩梦的暑假,以至于最后他都差点和范青青分手了。

    毫无疑问,他二叔肯定与九处打过交道,并深知与九处牵扯上关系的危险,所以才会又是禁足,又是逼问,势要明白其中的因果,哪怕钱晓东寻觅到机会向父母告状都遭到冷冷的回应,甚至交代他一定要听二叔的话。

    终于意识到事情非同小可的钱晓东再也坚持不下去吐露了实情,本以来二叔会放了自己,殊不知某天突然有自称国安的人来拜访二叔,然后将钱晓东秘密带到一处小黑屋又是详细审问,差点逼得他精神崩溃。

    新学期开学,他父母便早已提前帮他转系换宿舍,甚至打算明年便让他留学国外,这一切都是要让他与陈平划清界限,绝对不准再有任何瓜葛。

    吃完晚饭,两人都没有心情聊天草草收场。

    回到宿舍,孟凡飞依然在电脑前专心打游戏,桌上还放着吃了一半的盒饭,而陈平不在,时间尚早,估计他可能在图书馆查阅资料,这让蒋志立心里都舒了口气,毕竟钱晓东的一番话后他已经很难用正常的心态去看待陈平。

    在和孟凡飞随意打了声招呼,他便径直爬上了床铺,掏出手机与余海燕闲聊舒缓心情。

    余海燕同样知道了钱晓东的事情,聊天的过程里,基本都是她在八卦其中的内幕,蒋志立大多时候都在附和迎合,也不觉得无聊,总感觉只要听着海燕说话,内心都能平静下来。

    直至海燕说道一件事情的时候才彻底引起了他的注意。

    “志立,刚和青青聊天的时候,她突然说了一件怪事……”余海燕和范青青作为室友兼姐妹,平常都是无话不谈,她在和蒋志立聊天的同时也在宿舍一心二用的与范青青闲聊,要知道范青青对于钱晓东的转系换宿舍都一头雾水,更别说暑假约好的琼岛游玩都被放了鸽子,为此两人都为这事闹出了矛盾差点分手。

    范青青不在乎去不去玩,她在乎的是钱晓东出尔反尔不守承诺。俗话说有一便有二,这样的男人将来真的可信可依靠吗?幸亏她深明大义,在钱晓东解释后明白他另有隐情,虽然这事算过去了,可每次一想起来心里便不舒服。

    “放暑假前,晓东曾邀请青青喝咖啡,然后分享了一个悬疑故事请她解读……”在余海燕讲完这个故事,最后她说了句。“事后青青怀疑,这个故事根本不是他在网上看到了,很可能与至今都没有音讯的沈灵芸有关!”

    “你是想说,晓东可能无意发现了什么,随后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套了一个虚构的故事壳子请青青解读?”躺在床上的蒋志立瞬间精神一震。

    “也许吧,但这事太玄乎了,我和青青都不敢轻易下结论。”余海燕道。

    “嗯,我也一样,所以你们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尽管蒋志立嘴上这么说着,可心底却仿佛拨开了层层的迷雾般隐隐觉察了事情的真相。

    女间谍,军情部门,与军情部门牵扯不清的神秘男主角,又与女间谍暧昧不明。

    如果分别将陈平与沈灵芸代入进去……

    涉及到国家安全层面,难怪钱晓东会落得如此下场,难怪他会警告自己不要和陈平牵扯上关系。

    蒋志立现在和当初的钱晓东一样都想歪了,但彼此的情况是不同的,钱晓东因为自己的好奇不慎碰触了雷区,可蒋志立没有,为了自身安全着想,他绝对不会犯下相同的错误。

    晚上十点钟左右,陈安回到了宿舍。

    孟凡飞沉浸在游戏里连声招呼都没有打,蒋志立则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说了声你回来了啊,然后便没有了下文。

    自从钱晓东离开后,宿舍的气氛都变得有些安静诡异,彼此都开始习惯各忙各的,关系都不再像往常和谐,仿佛谁都懒得改变眼前的现状。

    对此陈安并未在意,只要不是九处在暗中作祟,故意干扰他的平静生活,他认为根本没有必要去浪费时间追究理会,世上无论缺少了谁地球都会继续转动,太阳在明天都会照常升起。

    钱晓东转系换宿舍的原因不难猜测,无非是他家庭知晓点陈安身上的内幕后深怕招惹上无妄之灾罢了。哪怕是姜愁都不敢在他面前晃荡放肆,何况是钱晓东一个普通的世家公子。

    相较于悠然自得的陈安,另一边的姜愁却在大发雷霆。

    重重地将情报部门不久前递上来的资料狠狠摔在桌子上,姜愁横眉怒目地扫视了一眼会议室里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战战兢兢的同僚下属们。

    “谁能告诉我,究竟是谁将陈平的事情泄露出去的!”

    半晌,姜愁几乎是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来。

    据情报部门最新上报的资料,半天前,来自全世界著名的高校都向首都大学发起了新一轮的国际学生交流计划,甚至国家层面都进行了外交知会,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九处有内奸向境外势力泄露了陈平身上的机密。

    “姜队,曾经知晓陈平事件的各支队成员都处于我们严密的监控下,他们是不可能也没有机会向外泄露这件事情,所以……”负责国内安全事务的蔡毅面露苦涩地说道。“我怀疑泄露机密的不是我们的人,而是……”

    说着,他伸手小心地指了指天花板。

    “蔡毅,你确定你不是在推脱责任?”姜愁冷冷盯视着蔡毅道。

    “这点我敢保证。”蔡毅深吸口气道。“如今每个支队都有我们的人,除了我与几个高层长老外,谁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而且他们是最不可能背叛我们的人。”

    “……”姜愁沉默片刻道。“这事我稍后会禀报老祖宗们再作定夺,吴学林,接下来你给我把那些国外准备通过交流生计划渗透的沙子们全部给捋一遍,我要知道所有人的根底!”

    “保证完成任务。”负责国外情报事宜的吴学林神色冷峻道。

    在下达一个个命令后,姜愁宣布散会,除了吴学林之外其他人都匆忙离去。

    “老吴,白熊应该快回来了吧?”

    私底下姜愁与同僚间的关系都不会太过生分,坐靠在椅子上的姜愁显得异常疲惫,语气都没有刚才的严厉。

    “再有三天他便能回国了。”吴学林看着姜愁摇头轻叹口气道。“这事你打算怎么向他解释?”

    “还能怎么解释?实话实说吧。”姜愁无奈道。

    “你们的事你们自个解决吧,别闹得太大就好了。”吴学林揉弄着鼻梁道。“交流生的事情你准备如何处理?需不需要召集各支队成员进京戒备?”

    “人贵精不贵多,我已经拟定人选了。”姜愁道。

    “最关键的是陈平那边呢?”吴学林蹙眉担忧道。

    “这事我不好出面,让盈袖去和他解释吧,免得造成什么误会影响。”姜愁叹气道。

    “盈袖能行吗?”吴学林沉声道。

    “我看好她。”姜愁没有过多解释。

    “希望如此吧。”吴学林不再追问。

    由于顾忌到国际影响,交流生计划势在必行,九处拦都拦不住,可以想象到时候会有无数人想要在暗地里拉拢陈平,万一他真的选择加入了某个组织,对于九处而言简直堪称毁灭性的打击。

    但根据他们对陈平的分析研究,他对于这类充满结社性质的灵能组织从未表现出半点兴趣,甚至带有明显的厌恶情绪,反过来说,他对各类科学研究充满了浓厚的兴趣,若想拉拢下手只能从这方面行动。

    在看过陈平的分析报告,姜愁是无法理解,明明他具备举世无双的力量,偏偏却像普通人一样热衷科研工作,换作是他的话,肯定会仗着这股力量扫清世界的魑魅魍魉。单从这点便能看出陈平与这个世界灵能者们思维的差异。

    灵能者们在乎更强的力量,他在乎的却是力量的本质。

    这点有些像穷人与富人的差异,穷人想的是如何努力赚钱翻身逆袭,富人想的是如何利用金钱创造更多的财富。

    眼界决定了一个人的高度与格局。

    如果姜愁站在陈安的位置,恐怕他看待世界的灵能者们都犹如一帮不懂事的小孩打架一样了无生趣,难道他也会不懂事的参与进去吗?

    不,他不会。

    他只会在熊孩子们闹得太过分的时候出手教训一下罢了。

    而这便是陈安与世界的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