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变化
    在大学里每一年都意味着一个新的人生成长阶段,心态都会不断发生改变,很多学生在大一期间都依然保留着高中时期的生活作风,青涩懵懂,自觉遵守纪律,可到了大二大三开始,很多人都渐渐变得自由散漫,随心所欲,尤其是学习的积极性都大不如前。庸才与良才都开始区分开来。

    尽管出身名校的学子在未来比常人拥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平台,但打铁还需自身硬,平台提供的仅仅是一个机会,倘若个人没有能力抓住这个机会,迟早都会泯然众人碌碌无为。

    或许是陈安的警告发挥了作用,重返学校后他的生活依然和往常一样,没有人打扰,没有人干涉,没有人监视,彼此都保持着泾渭分明的微妙平衡。

    唯一值得说道的变化莫过于他的舍友钱晓东突然转系换宿舍。

    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蒋志立和孟凡飞都是一脸懵逼,因为钱晓东根本都没有提前知会过他们。要知道转系换宿舍这种事情非同小可,作出如此重大的决定他却连点口风都不透露,稍微偏激点去想,分明是没有将他们当朋友啊!

    几乎是第一时间,蒋志立便给胡晓东打去了电话,结果……电话居然变空号了!当时就气得蒋志立差点摔了手机,有没有搞错?!转系换宿舍不说就罢了,连电话号码换了都不说,他到底是想怎样啊?!

    这点问题自然是难不住蒋志立,他不知道胡晓东的新电话,但他的女朋友范青青肯定知道啊!然后他便打电话给范青青,转而问清电话拨打了过去。

    “胡晓东,你什么意思?你究竟有没有将我们当过朋友,转学换宿舍……”

    电话一接通,蒋志立便毫不客气噼里啪啦地一通质问。

    “志立,真是抱歉。”对面那头胡晓东的声音似乎非常疲惫。“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们,而是我实在有难言之隐。”

    “有什么难言之隐?为何不能说出来?我们可以想办法帮你啊!”蒋志立压抑着怒气道。

    “你们帮不了我的。”胡晓东长叹口气道。“这样吧,晚上我们出来吃个饭,有些事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

    “行!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小餐厅吧。”蒋志立一口应下。

    “对了,见面吃饭这事不要告诉陈平和孟凡飞,你一个人来就好了。”胡晓东不忘提醒道。

    “……好吧。”

    在约定好时间,蒋志立便蹙眉挂掉了电话。

    蒋志立现在相信胡晓东的确有什么难言之隐,因为单从对方一反常态的说话语气,他便敏锐察觉到了古怪之处。这情况就像是接到了绑匪电话的家属,家属身边却站着警察监听一样诚惶诚恐。

    “志立,什么情况?问清楚了吗?”

    见到打完电话回来的蒋志立,蹲坐在椅子上打着游戏的孟凡飞心不在焉地问道。

    “没有,晚些我会去亲自找他问清楚。”

    蒋志立瞥了眼孟凡飞敷衍了一句。

    在他看来,孟凡飞对待钱晓东的重视程度甚至都不如他玩的游戏上心,不过就是个表面兄弟罢了。

    “呵呵,如果他真拿我们当朋友,肯定会主动来找我们解释的。”

    孟凡飞撇嘴说道,话里潜在的意思说得非常明确,如果他没有来找我们,我们又何必去热脸贴冷屁股呢?

    “这事到时候再说吧。”

    蒋志立懒得和他解释。

    没有了钱晓东这个调和者润滑两人的关系,可以想象彼此在未来势必会提前分道扬镳。

    此时此刻,陈安不在宿舍,同样不在图书馆,他正在研究所向教授讨论一些困扰的问题。作为国内最高等的学府自然是不缺乏学术界的大牛人物,陈安在他们面前都犹如小学生一样恭恭敬敬,他尊重这些毕生都在探索世界奥秘的学者,因为有他们的存在人类文明才会发展到今天这一步。

    相反,对待闭关自守,甚至妨碍了人类文明发展的灵能者们,陈安是不会给半点好脸色。

    倘若没有灵能,这些灵能者能干什么?恐怕他们比普通人都好不到哪里去。

    可惜世界从来都是不公平的。

    当陈安离开研究所,不出一个小时,他和教授谈论的细节便会摆在九处高层的台面上,明面上的相安无事不代表暗地里他们没有作为。往后他的一言一行都会记录下来以供他人研究分析。

    有一个研究人类的综合性学科叫行为科学理论,它专门研究人的行为产生、发展和相互转化的规则,以便预测人的行为和控制人的行为。

    九处显然是打算通过这方面的研究来判定陈安的性格行为,从而作出对付他的最优选择。

    科学愈是发展,文明愈是昌盛,个人的力量在国家面前便愈是渺小。

    然而陈安却是例外。

    因为他的力量已经超过了这个世界能够掌控的范畴。

    傍晚。

    学校的小餐厅里,蒋志立终于见到了俩月未见的钱晓东,很难想象原来朝气蓬勃的他如今会变得精神萎靡,气色都憔悴不堪。

    “晓东,你怎么变成这幅鬼样子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所以蒋志立当即便吓了一跳连忙关心道。

    “家里出了点事情。”钱晓东强颜欢笑道。

    “……难道,你这次转系换宿舍也是家里的缘故?”

    蒋志立不好去打探钱晓东家庭的**,转而一想,他便把这事联系了起来。

    “差不多吧。”钱晓东喝了口水轻叹道。“志立,别怪我没有告诉你们实情,而是有些事情我真的不能说,否则后果绝对是我们承担不起的。”

    “晓东,你到底在说什么?”蒋志立颇为一头雾水道。“好像说得很严重一样。”

    “不是严重,是危险,极度的危险。”钱晓东苦笑着摇了摇头。“具体情况我不能明言,我只能忠告你一句,以后的日子里千万千万不要和陈平扯上丝毫的关系。”

    “陈平?又关他什么事?”蒋志立皱眉不解道。

    “记住我这句话就够了,其他什么都不要去想了。”钱晓东说完便唤来服务员开始点菜。“吃饭吧,我们还是朋友,但以后联系我,切记一定要避开陈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