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本源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这句话普遍适用在每个世界,弱者讲道理是一种期望,强者讲道理是一种宽容。国家之间的话语权是军事力量,社会之间的话语权是权利和财富力量,而在这个具备灵能的世界,谁拥有威压众生的灵能谁便掌握着话语权,掌握着最硬的道理。

    最初,不喜欢暴力的陈安希望和世界讲道理,问题是在处于弱者地位的情况下,强者总会依循自己的意志丝毫不去考虑弱者的想法与感受,结果矛盾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如果弱者没有反抗的力量,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默中死亡。

    在强者的世界观里,倘若想要和强者平等对话,首先你便要有令强者都忌惮的力量,一旦这股力量强者都无可奈何,不知不觉,彼此的地位都发生了转变。

    真正的强者不会仗着力量肆意妄为,真正的强者会约束自己的力量制定规则。

    幸亏姜愁接触的陈安不是曾经心境欠缺的陈安,换作早前性格偏激的陈安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人都是会成长的,正如每个饱经世故的成年人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黑历史。

    有关暴力是否能够解决一切的问题经常会出现在辩论场上,但凡事都有两面****可以解决问题吗?可以,但采取暴力手段的后果会滋生更多的问题,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问题,如果再用暴力去解决,那么最终便会陷入一个无止境的循环里,这是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所以世间上才会诞生妥协。

    妥协并不意味着懦弱,退让,逃避。

    互利共赢同样是一种妥协,而且在妥协之中,往往强者会占据更多的益处。

    陈安与姜愁看似平等的对话里,何尝不是陈安在逼迫姜愁妥协。

    他给了姜愁一个台阶,一个机会,他只希望对方能好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和平。

    暑假已经过去了大半,回到家里的陈安每天都如同普通人生活着,他会清晨早起锻炼,他会抽空前往图书馆,他会陪伴陈母买菜散步,他会老实在家看书,如果抛开他身怀的力量,谁都会将他当成普通放假在家的学生。

    但陈安能安之若素不代表姜愁可以。

    在他眼里,陈安就像一座随时会爆发的活火山,尽管火山喷发的周期性已经过去,正常情况下至少会有一段很长的休眠期,可是他依然不会安心,谁知道哪天火山会违反周期规律突然爆发,尽管可能性很小,问题是再小都有可能。

    姜愁在将陈安的事情上报后,无论是高层亦或山门都言明暂时维持现状不可轻举妄动,殊不知彼此在私底下展开了多少次激烈的商讨。

    这类关乎国家安全的最高决议姜愁是没有资格参与的,不过作为亲自与陈安交涉的当事人,他却有资格提供自己的意见以供参考,姜愁的意见非常明确,绝对不可再次激怒目标,甚至最好是放任目标不予理会,只在暗中将他视为最高危险级别的预防戒备对象。

    身为九处明面上的最强灵能者,没有人比姜愁更了解陈安的实力,更能感受在绝对力量下的无助与绝望,哪怕是山门隐世的老祖宗们都未曾给过他这样的体验,因为彼此的差距根本都不是在一个维度上面。

    陈安有家人,这点看似是他的弱点,但姜愁脑子进水了才会拿陈母去威胁陈安,相反,他比谁都更加重视陈母的安危,一旦陈母死了,意味着陈安在世上唯一的牵挂也没了,通常这类孑然一身无牵无挂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他没有把陈安身上发生的变故告诉远在国外的周白熊,一是担心影响他的任务行动,二是愧疚周白熊临走的嘱托。可姜愁清楚,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周白熊都会知道这件事情。

    这段时间里,姜愁很烦躁,九处总部的气氛都变得异常紧张,每个人都如履薄冰谨小慎微,尤其是那些亲自参与过围捕陈安的成员们更是和哑巴一样沉默寡言。

    唯独陈安之前的组员,毫不知情的白少庭等人却一头雾水满腹狐疑。

    变故发生的时候他们都不在场,仍旧蒙在鼓里执行着任务计划,结果任务尚未完成便有人通知他们这次特训提前结束,并且专门有人和他们进行谈话。

    谈话的内容虽然涉及到了陈安,只是没有说出实情而已,在上面的严令下,他们甚至往后都不准再向任何人说起任何有关陈安的话题。

    白少庭是第一个意识到不对劲的人,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或许他不会没有想到,自己的救命恩人,未来的队友,为何突然就成为了一个不准谈论的禁忌了?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恐怕答案唯有等周白熊回来才有可能知晓了。

    ……

    ……

    初步觉醒空间能力以来,每逢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仔细深思研究,尤其是探秘灵魂解锁能力的短暂过程里,他惊愕的发现,原来念能与灵能的本源竟然是相同的。打个通俗的比方,日常生活中使用的电能都是来自其他形式能量的转换,比如水能,热能,太阳能,原子能等等,而念能灵能便相当于这些水能热能,最终都是通过不同形式的能量转换成超能(电能)。

    所以一切能力的本源都来自灵魂深处,身体只是承载释放能力的介质。

    灵魂是什么?

    自古以来都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同样大有人不相信灵魂的存在。

    世界上的未解之谜数不胜数,因为人类对世界的认知始终存在着局限性,一个人知道的越多愈是无知,爱因斯坦曾形象描绘过有知与无知的关系,首先让我们画一个圈子,一个人所知道的东西好比是圈子的里面,一个人无知的东西好比是圈子的外面,一个人知道的东西越多,圈子越大,同时这个圈子的外面也就越大。

    无怪乎有人会说科学的尽头是神学。

    陈安的学识可以傲视普通人,但却远远不如历史上名闻遐迩的科学家们,因为他所学习的东西都是在沿着前人的脚步一步步前行,而他比这些伟人幸运的是他见识到了更加广阔的世界,拓展了前人局限的思维。

    未来他会是一个合格的学者,可惜永远无法成为伟大的科学家。

    因为,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陈安目前研究的课题是灵魂与能力的关联。

    能力对他来说像是威力巨大的武器,他会使用武器,并懂得武器的组装构成,可武器的制造呢?制造的过程与方式呢?而武器的材料呢?来源呢?这些他通通都不懂。

    研究武器不是为了更加强大自己,这类逆向工程更主要是为了从侧面了解某个真相。

    一个人活在世上的意义是什么?

    前不久他对李宗秀问过这个问题,无奈他没有给出自己的答案便死了。

    这个问题会有无数个答案,但陈安的答案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如今虽然他重新取回了空间能力,未来仍然需要寻找回家的路。

    没有了它的存在,意味着他失去了原来世界的坐标,即便空间能力再强,可随意跃迁的结果无疑会落入时空乱流内。

    因此,他隐隐有一个猜测。

    或许,他自身的灵魂便保留着原来世界的坐标。

    若想回家,首先他便要研究透彻灵魂。

    但是这个研究势必会非常漫长,而他如今最不缺的便是时间,至少在陈母自然死亡前,他都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悄然不觉中,暑假正式结束了。

    重返学校之后,未来的生活是否又会有什么不一样的际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