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之愿
    这是姜愁第一次正眼打量眼前自称为陈安的年轻人。

    去年的列车事件,每天都会批阅审查全国各地支队上报灵能事件资料的姜愁初次知道了陈平这个人,尽管在周白熊的描述中,陈平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恢诡谲怪的神秘,可姜愁相信周白熊有探清处理好对方的情况。

    直至5.7事件发生,随着周白熊的追查,陈平再次进入了姜愁的视线,尤其是周白熊对他生出了爱才之心,甚至为了拉拢他不惜极力说服九处高层配合对方的行动。结果,虽然他们抓住了5.7事件的罪魁祸首,但却因为陈平的算计下不慎放跑了侯雯君,导致周白熊不得不为此承担下主要的责任。

    他知道陈平是一个天才,可惜九处从来都不缺乏天才。

    作为国家最高机密的暴力机关,在姜愁的字典里,他不要求九处成员如何出类拔萃,如何能力超群,他只要求两个字,忠诚。

    忠诚于国家,忠诚于人民,忠诚于九处。

    唯有如此,在国际里世界势单力薄的九处才能同心协力外御其侮。

    而陈平在姜愁眼里明显是不合格的。

    正如在一个坦诚相待的圈子里,谁都不会欢迎藏藏掖掖的人,何况是九处这种责任重大的安全部门,一旦出了纰漏谁都付不起责任,如果没有周白熊的推荐,陈安连政审这关都过不去。

    姜愁不是周白熊,站在他的位置,他需要顾虑的东西更多,不可否认,唯才是举的确能够弥补九处这些年不断下滑的人才储备,可唯才是举同样存在弊病,万一招揽的人才是境外势力渗透的沙子呢?

    陈平的经历太古怪,从一个自卑懦弱的学生华丽转身成聪明绝顶超然物外的智者,凡是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他身上的变化肯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姜愁同意陈平加入九处,不代表他信任周白熊的眼光,在他看来,如果不将陈平的秘密彻底挖掘出来,他永远都无法令姜愁有丝毫安心。

    而这次特训便是一个很好的试探机会。

    他倒想要看看,是否面对死亡他都依然会坚守自己的秘密。

    与陈平有仇的李宗秀便是最合适的一柄刀子。

    只是,在看到面前气质截然不同的陈平,又或者说是陈安,姜愁突然意识到,他似乎,试探过火了。

    “陈平,陈安……你们不是一个人,你到底是谁?”

    穿戴着一身彷如盖世太保般黑色制服的姜愁神色肃然,目光紧紧盯视着陈安道。

    他的身上没有一丝灵力的波动,没有任何能量流露的气息,明明他便在站在眼前,可感知里又没有他的存在。

    “我是陈平,也是陈安。”陈安脸容平静地看着姜愁道。“在多元无限的平行宇宙和时间线里面,每个人都是独立的,每个人又是一体的。”

    “你是想说,你是另外一个世界的陈平?”姜愁的脑筋转得很快,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表达的意思。

    “是的。”陈安点头承认道。

    “真是荒诞。”

    姜愁冷冷道,不知他的荒诞说的是事实的荒诞,亦是不置可否的荒诞。

    “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最古老而强烈的恐惧则源自未知。”陈安轻声道。“你无法接受,因为你知道一旦选择相信便会彻底毁灭你对世界的认知。”

    “假若你说的是真的,你来到这个世界究竟抱着什么目的?”姜愁沉声道。

    “我对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抱着任何敌意,并且同样不会去改变你们的世界,因为世界属于你们,而我仅仅是一个外来的过客,所以我没有资格与理由对你们的世界指手画脚。”陈安语气漠然道。“如果可以,我希望安静平凡的走完这段旅程,可惜事与愿违,我失败了……我不该打扰你们,如此我也不会受到你们的打扰。”

    “我无法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姜愁道。

    “我不需要你们的相信,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陈安道。

    “我想请你回去一趟。”姜愁道。

    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车厢外出现了一个个人影。这里面有这次特训的九处成员,教官,以及未曾谋面,九处内部最神秘的执法者。

    “我不喜欢暴力。”陈安对周围的人影视若无睹道。

    “如果你甘愿束手就擒,我们同样不愿对你诉诸暴力。”姜愁道。“何况,我们没有想要伤害你的意思。”

    “你们已经伤害过我了。”陈安随意看了眼地上沾满血迹的凌乱箭矢道。

    “这只是一个试探。”姜愁沉默片刻道。

    “可是你的试探却毁掉了我对你们的信任。”陈安道。

    “真要如此?”姜愁道。

    “从一开始你不是已经作出选择了吗?”陈安道。

    “动手吧。”

    姜愁听后立刻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下一刻,磅礴的灵力在静止的封绝空间内喷涌爆发,一道道灵能的波动锁定住车厢内的陈安,恍惚间像是一叶扁舟飘荡在波涛汹涌的汪洋大海,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倾泻而下。

    “定!”

    身处于暴风中心的陈安轻轻张口说出了一个字。

    霎时间,空间再静止,时间再凝固。

    每个围攻陈安的身影都僵硬在地上,保持着动手前栩栩如生的神态动作,宛如一尊屹立不动的雕像,唯独姜愁眼珠子在转动,他看着陈安,满是震惊,张开的嘴巴,声带艰难地发出震动。

    “你……”

    “我虽然不喜欢暴力,但我同样不排斥以暴制暴。”

    陈安转头看向在战斗前便意图悄悄溜走的李宗秀,他随手一挥,只见李宗秀像是数码图像般渐渐分解成了一个个光点,十秒钟不到便彻底消散不见,作为亲自见证这个诡异情景的姜愁,早已惊骇得无以复加。

    “灵能是什么?力量是什么?”

    他重新看向姜愁道。

    “你们什么都不懂。”

    “你…打…算…杀死我们吗?”姜愁体内的灵魂粒子强烈震荡着,不断在极力摆脱陈安的控制。

    “我为何要杀死你们?”陈安神色平静道。“我会杀死李宗秀,无非是想通过他的死亡告诉你们,请你们打消对我使用暴力的念头。”

    “你想要什么?”这时候,姜愁的发声已经开始正常。

    “我只想要一个不受打扰的生活。”

    一个简单的请求,姜愁不知为何从他嘴里听出的无尽的沧桑与孤独。

    “我可以满足你的条件。”姜愁咬牙道。“从今天起,任何人都不会再干扰你的现实生活,但是……也请你遵守你的信诺,不要干涉我们的国家与世界。”

    “当然。”陈安点头道。“希望你们不要违背了我们的约定,否则,你不会想看到后果的。”

    “……”

    姜愁默然不语。

    他不知道陈安说的后果是什么,但对方的能力已经完全超出了自己理解的范畴,即便他说出自己能毁灭世界都不稀奇。

    “对了,请你替我转告周白熊。”

    陈安准备离开之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抱歉,我辜负了他的好意,也请他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

    话落,陈安消失在了姜愁的面前,同时周围僵硬不动的九处成员纷纷恢复了正常行动。

    砰——

    一股暴烈的飓风瞬间毁灭了陈安刚才驻留的车厢。

    姜愁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浑身都弥漫着恐怖的灵能立场,一时间,周围的九处成员都噤若寒蝉,部分灵力不凡,思维未冻结的人大致都明白了刚才发生的情况。

    “今日之事,谁都不准泄露半句,如有违者,杀!”

    在几乎咬碎牙齿说出这句话后,姜愁化身一道狂风消失在众人面前。

    显然,在陈安身上发生的突变无疑脱离了姜愁的掌控范围,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能做主,他必须立刻返回总部通报高层以及山门的老祖宗们。

    但是,这件事情瞒得住吗?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死人才能保密,问题是除非他疯了才可能会去屠戮所有知情的人。

    烦躁,悲愤,绝望,痛苦,恐惧等等复杂的情绪萦绕下,一向沉稳镇定的姜愁都忍不住爆出一个“操”字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

    世间为何竟有如此人物?

    偏偏这却是他一手造成的。

    倘若最初他睁只眼闭只眼,对方必然能为他们所用,可如今说什么都迟了,后悔已无用。

    虽然他与陈安达成了约定,但国家与山门会是什么想法呢?他现在只担心这件事情汇报上去后,无论是高层还是山门千万不要犯傻!当然,他可以不汇报,可如果事情传出去,他以后就别想坐稳九处了!

    与此同时。

    陈安在宿舍内收拾行李。

    因为他已经没有必要再待下去了。

    无聊的特训游戏结束了。

    行李收拾完成,他给陈母打了个电话,言明教授的课题结束了,今天便准备回家。

    然后,他拎着行李消失在了宿舍。

    在濒临死亡的那一刻,他觉醒了封锁在灵魂内的空间能力,扎实的理论基础令他的能力都彻底脱胎换骨,相较于曾经的全盛状态都更胜一筹。

    但是——

    他依然没有找到如何回家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