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放任
    特训不是军训,特训是有针对性的特殊训练,而军训显然不适用在九处成员上面,在这些有过正规军事训练的九处成员们眼里,普通的军训在他们眼里和过家家没什么两样。

    攻防模拟战。

    翌日,这次前来特训的九处成员第一次在操场全员集合的时候,身为总教官的姜愁在发表讲话中提到了这么一个重要的词汇。

    简而言之,在场二十四位九处成员接下来会分成四人六组进行多方面的实战演练,其中实战的内容包括暗杀,绑架,追击,保护等等,尽可能模拟出以往九处与境外势力交锋过的真实情景,做到知己知彼,防范于未然,即便在面对突发事件都能及时采取正确的处理方式。

    第一天会进行分组,抽签选择对战的队伍与角色任务。

    第二天则根据提前安排的对战顺序直接展开实战演练。

    具体分组是由总教官姜愁决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陈安的组员分别是白少庭,卢有德与曾骁,而他们的小组号牌是一号,也就是说第二天他们便需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打头阵。

    年龄最大且加入九处时间最长的卢有德暂代组长,在抽签的过程里,他抽到了反方角色,任务是密谋窃取某实验室最新研发出来的芯片技术,对战小组是6号。

    抽签结束,队伍解散,每个人都以小组为单位展开私下商议,仔细研究接下来的对战策略。

    这次特训是有奖惩机制的,胜者一分,败者零分,轮流对战结束,最终胜者队伍不但会获得丰厚的物质奖励,还能接受老前辈们的灵能指导。其中的物质奖励指的不是金钱之类的俗物,而是能刺激灵力增长的特殊丹药,只是这类丹药研制不易,材料极度稀缺,年产量都是以五指来计数,除非是立下大功,否则根本难以获得。

    至于最后一名的败者队伍,特训结束,他们必须再接受三个月的特训,同时还会调配到边境支队执行半年的任务。

    所以如今每个队伍都在摩拳擦掌,谁都想要第一名,谁都不想接受惩罚。

    “各位,这次的任务可谓是相当棘手,六组的人我想你们都不陌生吧?倘若是一对一单挑,我们恐怕都不是这些武斗系禽兽的对手。”

    用于军人悠闲锻炼的露天篮球场,陈安四人坐在一层层石阶构成的观众台上,卢有德嘴里叼着烟,背靠栏杆面对向众人神色凝重道。

    “我不知道。”陈安举手道。

    “……”卢有德愣了下,顿时拍着脑门不好意思道。“小兄弟,抱歉,差点忘记你是新人了,那么我给你说下六组的成员情况吧……”

    在简单介绍完六组成员,确认陈安了解后,卢有德才继续之前打断的话题。

    “这次对战任务是有真实案例的,来自12年丰城事件,我想你们都应该有所耳闻,我国的芯片技术在世界一直处于落后的地位,国家都曾大力支持芯片技术的研发,直至12年有消息传出,微光集团的实验室在芯片技术上有了历史性的突破,未来不仅能打破国外芯片的技术垄断,同时还能大幅度压低芯片技术的价格,结果这个消息无疑把狼给引来了……”卢有德摇摇头道。“可惜我们在严防死守之下还是让狼给钻了空子,导致部分关键技术资料泄露了出去,作为这次任务的反面角色,我们暂且抛开爱国情怀,代入敌人的角度来仔细研究这次案例,换作我们,我们该如何窃取这份技术资料?”

    “六组里的汪涛曾经便是参与过丰城事件的一员,吸取过这次教训后,我相信他们事后肯定会复盘反省,再按照原来敌人的思路行动必然会失败。”曾骁思索道。

    “我知道,所以我们要做的并非萧规曹随,而是借鉴部分行得通的巧妙地方。”卢有德点头道。

    “这次模拟对战对我们的确相当不利,不管是成员实力还是角色任务。”白少庭叹道。

    “鉴于陈平小兄弟是新人,我们不妨先分别介绍下各自的灵能特征,如此也好在接下来的行动进行合理的定位安排。”卢有德岔开话题说道。

    “我第一个介绍吧,我的灵能特征是灵弹,擅长远程攻击掩护,正面攻坚能力不足,想必陈兄弟并不陌生。”白少庭扭头朝陈安主动说道。

    “我叫曾骁,灵能特征是物质塑形,擅长辅助作战,近战远程能力都差点。”曾骁耸耸肩道。

    “物质塑形?”陈安好奇问道。

    “一句话说不清楚,我给你示范下吧。”

    曾骁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乒乓球大小的铁球,随即双手在铁球上搓动了起来,圆润的铁球瞬间慢慢融化变成了一个锋利的匕首模样。

    “这就是物质塑形,改变物质原本的样貌,可惜我的灵能等级只有b级,暂时只能在小范围内展现能力。”

    “我叫卢有德,以后叫我卢哥,老卢都可以,我的灵能特征是移形换影,说得好听点叫瞬移,目前最大瞬移距离是十米,这个能力看似强大,可面对武斗系的灵能者却难以奈何。”卢有德沉声道。“比如说六组的樊裕华,他的灵能特征是钢铁肌肤,假如对上他的话,即便我能瞬移到他身边发动出其不意的攻击,可是我连他的防御都突破不了,打在他身上简直和挠痒痒一样,但他的弱点同样明显,在施展钢铁肌肤下他的速度会大幅度下降,想要单独追杀我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都说完了,小陈兄弟,该轮到你介绍下自己了吧。”曾骁笑嘻嘻地对陈安道。

    “我是无能力者,但可以在封绝空间自由行动,并擅长隐匿气息。”陈安意简言赅道。

    “隐匿气息?”

    白少庭眼眸深处里闪过一抹亮光,或许是联想到了当初列车事件中他为何能瞒过自己与秦世雄的感知。

    “隐匿效果如何?”卢有德当即问道。

    “三五米外你们都感知不到我的气息。”陈安想了下道。“仅限a级灵能者以下,又或者具备特殊感知能力的灵能者。”

    “哇,这个隐匿效果牛笔啊!无论是潜伏暗杀都是有非常强大的作用。”曾骁惊叹道。

    “可我的攻击能力很弱,正面对上你们这些灵能者基本没有胜算。”陈安摇头泼了盆冷水。

    “小兄弟,不要看轻自己,我就认为你的能力在这次任务中能够发挥出很大的作用。”卢有德意味深长地看了陈安一眼。“何况,我听少庭说过,你能长处并非战斗,我可不是那种会大材小用的人。”

    “小陈兄弟,你对接下来的对战有什么建议和看法?”曾骁趁机说道。

    “资料情报不足,无法给出具体判断。”陈安神色平静道。

    “如果资料情报充足的话,是否说明你有办法成功取得这次任务的胜利呢?”卢有德露出了如同老狐狸似的笑容。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最大的努力去做一件事之后成功与否就要看命运了。”陈安语气淡然道。

    “你想要什么资料情报?”卢有德道。

    “丰城事件的分析案例,六组成员的详细资料,包括其个人性格,行事作风……”说着,陈安一一列举出来,内容之多,直听得三人呆怔当场。

    “……有必要搞得这么复杂吗?”等到陈安闭口不言,回过神来的曾骁张大嘴巴道。

    “这只是简单的事前准备工作,在实际任务中尚需灵活多变,采取不同的手段措施,制定最合理的行动计划。”陈安道。

    “有意思。”卢有德抱着肩膀,朝着曾骁使了个眼色。“既然如此,我们就按小陈兄弟说的去做吧,曾骁,收集情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事不宜迟,我们赶紧去吧。”

    “诶?我呢?”白少庭看着准备离开的二人忙不迭问。

    “你?你就和小陈兄弟好好商量接下来的作战方案吧。”卢有德头也不回地摆摆手道。

    “抱歉,有关你的事情我和他们透露过一些,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待卢有德与曾骁离开不久,白少庭略表歉意地朝陈安道。

    “人尽其用,物尽其才而已。”陈安无所谓道。“再者我们如今是一个团队,谈不上什么麻烦,彼此都是为了最终的胜利。”

    “你似乎一点都不紧张?”白少庭奇怪道。

    “为何要紧张?如果你把这次任务当成一个游戏就不紧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