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三章 底牌
    陈安随佟盈盈返回特训基地的时候,这里再也不像昨夜冷清,尤其是返回宿舍的途中,敞开的宿舍房间内随处都能见到一个个气质精悍的各地九处成员,或许是相识已久,彼此难得有时间聚在一起,聊天的气氛都异常火热。

    有人无意看见路过的陈安不免会感到好奇,毕竟九处的圈子很小,成员之间大体上都认识得七七八八,所以心底不由猜测对方可能是刚加入九处的新人。

    根据九处现有的相关资料描述,凡是登记在案的灵能者,且具备灵能传承的后代都必须在适龄年纪参军入伍,统一接受九处总部的思想教育与相关特训,经过多层次的考核合格之后便会分配到各地支队,而如今的九处成员大多都在这期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周白熊与姜愁便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你好!你就是陈平吧?!还记得我吗?我叫白少庭,从今天起便是和你一个宿舍的战友了。”

    陈安刚回到宿舍便见到另外一张空床上坐着一个外表冷峻严肃的青年人,对方看见他后立刻站起身打起了招呼。

    “你好。”

    陈安朝他点点头回应,丝毫没有感到意外的样子,毕竟在此之前周白熊便提到过白少庭会是这次特训的一员,再加上两人未来都同属于一个支队,他会成为自己的舍友都在情理之中。

    白少庭并未在意陈安略显冷淡的态度,有关他的事情周白熊简单说过一二,他的性格大致都了解一些,何况那次列车事件,如若没有陈安最后的出手,当时他真有可能会丧命在秦世雄手下,对于这个间接救了自己一命的年轻人,白少庭一直都想亲自上门道谢,无奈他后来大半时间都躺在病床,即便身体恢复了都因为九处的纪律制度关系无法擅自离开岗位,如今借着特训他总算是有了机会。

    “上次的事情非常感谢你的出手相救。”

    白少庭神色郑重地朝准备去洗浴的陈安道。

    “您言重了,当时我出手仅仅是为了自保而已,若非你曾经重创了对方,我也无法顺利完成偷袭。”陈安轻描淡写道。

    “可即便如此都改变不了你救了我的事实。”白少庭固执认为道。

    “大家以后都是一个支队的人,你这样说话就太见外了。”

    陈安轻叹口气,转身便钻入了宿舍内的浴室。

    有人随手为之的小事在他人看来或许便是天大的事情,陈安认为自己当不得对方的感谢,因为在出手偷袭秦世雄的时候,他根本没有想过援救白少庭的主观想法,纯粹如他说的一样,他仅仅是为了自保而已。

    但白少庭忽略了过程,直接认定了结果,单从客观角度来说,陈安的确是救了他不假,可这不代表他同样会认可,所以一时间彼此的观念都产生了冲撞。

    从浴室出来后,白少庭不再提救命之恩的事情,转而说起了支队的事情,他和林毅不同,对待这位救命恩人,他是相当抱有好感的。

    “陈平,你和林毅有矛盾吗?”

    “没有,怎么了?”用毛巾擦拭着头发的陈安随口道。

    “可我听林毅说起你的时候,语气态度都不太友善。”白少庭斟酌道。

    “周队和你讲过我的事情吧?”陈安心不在焉道。

    “略有耳闻。”白少庭点点头。

    “或许是我之前的一些行为触碰了他的底线,结果才导致他对我的观感不太良好。”陈安解释道。

    “明白。”白少庭没有多问。“毕竟以后大家都是一个支队的人,林毅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家伙,我希望未来彼此相处最好不要有什么芥蒂,以免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影响了支队的团结。”

    “放心吧,我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擦拭完头发的陈安直接躺在床上,随手将毛巾被盖在身上。

    “我先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

    “好的,那我不打扰你了。”

    白少庭知趣地点点头,眼看时间尚早,他干脆离开了房间前去与老朋友叙旧。

    “少庭,刚才我看见进入你宿舍的年轻人就是你们支队新来的?”

    相邻不远的宿舍,中南支队的卢有德见到窜门的白少庭后,立刻嬉皮笑脸地上前勾住他的肩膀问道。

    “是啊,而且是我们周队亲自请来的。”白少庭平日看似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模样,实际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外冷内热的家伙。

    “哇?这么大来头?”躺在床上玩游戏的曾骁探出脑袋惊讶道。“又是哪个山门世家的公子哥啊?”

    白少庭和曾骁曾经是同期入伍的学员,加之后来抽调到中南支队合作过一段时间,所以他与两人的关系都非常良好。

    曾晓他们这些未参与5.7事件的支队成员不知道陈安相当正常,故而听说他是周队亲自请来的,下意识便将他当成了和佟盈盈一样的灵三代。

    山门世家无论传承还是资源上都不是普通灵能者能够比拟的,尽管曾骁他们这些普通灵能者偶尔会羡慕嫉妒下这些灵三代,但却不得不承认对方超群出众的天赋实力,即便互换身份恐怕都未必能比对方优秀。

    “不是,只是他的情况有些特殊,周队才破格吸纳他入我们支队的。”白少庭轻声道。“你们相信吗?他去年曾以全国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了首都大学,如今是即将升入大二的在校学生,而且……他还是一个无灵力者。”

    “嗯???”

    “少庭,你没开玩笑吗?”

    曾骁与卢有德顿时目瞪口呆地齐齐叫出声来。

    “我没开玩笑。”白少庭无奈道。“何况我话还没说完呢,他虽然是无灵力者,可是能自由在封绝空间活动,最重要的是,去年令我差点丧命的列车事件,就是他偷袭杀死了秦世雄救了我……”

    “……”

    “……”

    两人犹自不敢置信的模样哑口无言,半晌,卢有德点燃根烟道。“少庭,还有吗?”

    “嗯,5.7事件你们都知道吧?虽然具体情况我不能透露,但你只要知道他曾经在这次事件里扮演了一个不太光彩的角色,惹得九处总部都不慎栽了个跟头。”白少庭想了一会儿沉声道。

    “牛笔啊!我还是头次听闻有人能让九处吃瘪,不但既往不咎还极力拉拢的家伙。”曾骁瞪圆着双眼道。

    “大概是我们周队求情的关系吧。”白少庭叹气道。“为此我们周队都发配到国外执行任务去了。”

    “如此说明这家伙非常有拉拢的价值!”卢有德若有所思道。“不然周队不可能会付出这般大的代价。”

    “他的实力很强吗?”曾骁兴奋道。

    “不知道。”白少庭摇摇头道。

    “不知道?你怎么会不知道?”曾骁奇怪道。

    “因为从未有人见过他亲自出手,哪怕是我都不例外,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究竟如何。”白少庭回想道。“反正对上非武斗系的b级灵能者的话,他肯定有办法活命下来。”

    “真是神人啊!一个无灵力者居然都能与b级灵能者相提并论,难怪你们周队会极力拉拢他。”曾骁感慨道。

    “你说错了,我们周队拉拢他的原因并非这个。”白少庭道。

    “那是什么?”卢有德问。

    “当然是他的头脑啊。”白少庭指了指脑袋道。“周队说他的实力可以暂且忽略不计,但他的头脑却是可以统筹全局难得一见的智者,要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让九处栽跟头的。”

    “智者……”曾骁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词汇。

    “隐居幕后的智库型人才,放在古代就叫军师。”卢有德顺嘴道。

    “哇,那你们周队不是捡到宝了?”曾骁眼睛放光道。“我们支队可就从未听过有这类人才,出了事情除了自个内部商量就是找来老公安干警们协助。”

    “风生水起才知天高云淡,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对方是虫是龙还需要看以后的具体表现啊!”卢有德道。“我觉得这次特训就能仔细了解他的本事如何了。”

    “话说回来,你们知道这次特训是什么吗?上面只说了个大概却没有涉及到具体内容啊。”气氛短暂沉默了片刻,曾骁突然问道。

    “我哪知道,每天小酒喝着,小媳妇搂着,结果一纸调令,我就屁颠屁颠过来了。”卢有德耸耸肩道。

    “大概是为了吸取5.7事件的教训进行亡羊补牢吧。”白少庭猜测道。“毕竟这次事件造成的影响太恶劣了,倘若发生在其他地方还不彻底闹翻天了?”

    “唉,说得也是,这年头的境外势力太猖狂了,不防不行啊!”曾骁叹道。“前年的鹏城事件,行凶者愣是让境外势力的人给救走了,如今都完全销声匿迹,连个人影都找不到,还有11年的锦山事件,一个返祖的灵能者也让境外势力给抢先我们一步掳掠走了,一番糖衣炮弹穷奢极欲的腐蚀下,立马变成了对方忠实的走狗。”

    “谁让我们的人太少了,有些事情根本都防不胜防。”卢有德郁闷地抽着烟道。

    “我觉得我们不能老是这么被动,应该主动打出去震慑那些境外势力!”曾骁道。

    “我们不过一介小人物,这种事情哪轮得到我们指手画脚。”卢有德道。

    “可能上面已经有这种想法了吧。”白少庭认为道。“不然按照以往的情况,周队不可能会出国执行任务的。”

    “废话,现在都火烧屁股了,你说那帮大老爷们能不急吗?”卢有德冷笑道。“再来一次没准就是大闹天宫了。”

    “行了老卢,这些话少说点吧,不晚了,早点休息吧。”白少庭连忙止住了这个话题。,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