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相论
    期末考试全部结束以后,正式放假之前。

    周白熊的短信终于姗姗来迟,或许是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他又准备在天台老地方与他约谈。

    “什么时候回家?”

    见到他的时候,周白熊依然神色深沉地在护栏边上抽着烟,目光眺望着夜色下的校园风景。

    “后天的车票。”

    陈安和他并肩站在一起道。

    “我会给你一周的时间回家探亲,一周后返回首都。”周白熊弹了下烟灰,轻描淡写的语气里透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有什么事吗?”陈安蹙了蹙眉。

    “在你们的暑假期间,首都的总队即将举办一场特训,到时候你跟着一起参加。”周白熊解释道。“自从发生了那次事件以后,上面觉得有必要全面加强九处人员的协作配合,提高打防管控能力等等方面,尤其是新晋的九处成员都在这次特训的队列里,而你作为我们未来支队的一员,所以我把你的名字给推荐了上去。”

    “我合适吗?”陈安淡淡道。“毕竟我可不是真正的灵能者。”

    “呵呵,如今谁敢说你没有资格?”周白熊熄灭了烟头笑出声道。“尽管去吧,总教头是我曾经的一个老搭档,我已经交代他特别关照你了。”

    “特别关照?感觉有种掉入狼窝的不祥预感。”陈安轻叹道。

    “侯雯君如今身在岛国了吧?”周白熊没有回答,反而话锋一转。

    “是的。”陈安若无其事点头承认道。

    “这一招瞒天过海用得真不错。”周白熊称赞了他一句,也知道出于真心还是假意。“其实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我已经帮你担下了这个责任,但是以后,你便必须要服从九处的纪律了,否则再次犯错,谁都救不了你了。”

    “谢谢。”陈安朝他郑重说道。

    “别了,身为你未来的上司,我有责任为你们解决这点小事的。”周白熊摆了摆手。

    说是这么说,但陈安心里明白,这根本不是小事。

    “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首都?”陈安突然问道。

    “这两天吧,上面有任务安排我出国一趟。”周白熊挺直魁梧雄壮的身躯,稍微扭动着脖颈道。“国内的事情解决了,也该出去震慑下国外的宵小了,免得以后有些人总是将我们当成没用的摆设。”

    “危险吗?”

    这便是代价吗?陈安心里暗暗叹道。

    “不是我说大话,这世上能够杀死我的人真的是屈指可数。”周白熊爽朗豪迈道。

    “祝你一路平安。”陈安道。

    “行了!不用说这些了。”周白熊道。“记得在特训里别让我失望就好了,最好是给我挣一个大大的脸面。”

    “这次支队的特训除了我还有谁?”陈安道。

    “一个你不陌生的人。”周白熊道。“还记得那次列车事件与秦世雄战斗的家伙吗?”

    “原来是他。”陈安顿时明白过来。

    “他叫白少庭,我们支队里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可惜行事太毛躁了才发生了上次的悲剧,所以这次有必要借助这次特训好好改改他的毛病。”周白熊道。

    “林毅不参加?”陈安道。

    “他?他可不是白少庭,我走以后,申海的安全便会暂时交由他与我的副手负责,同样算是一个考验与锻炼吧。”周白熊看向陈安笑道。“怎么?还在记仇吗?我可听说,林毅在带你回总部的时候态度不甚友好。”

    “没有,纯粹好奇问一句而已。”陈安道。

    “行了,没其他事了,你可以回去了。”周白熊摆了摆手道。“特训到来前会有专人与你联系的。”

    陈安走了,由始至终他都仍旧没有过问李宗秀的事情。

    但听周白熊的意思,显然李宗秀已经完了。

    或许,此时此刻,他便关押在总部大楼底下的重监室内。

    自从无意接听了他的电话以后,钱晓东都很少与陈安攀谈闲聊,甚至看向他的眼神都有些闪躲,敏锐觉察到异状的蒋志立曾有意试探询问,可惜都让钱晓东敷衍了过去,但明眼人都知道两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矛盾”,一个宿舍的人,彼此都不是瞎子。

    正式放假到来,这次返回家里的路上,陈安再也没有遇到特殊的意外事件,如果真的出现,他都会怀疑自己与岛国动漫里某知名小学生拥有着厄运之体,走哪哪都出事死人。

    根据不科学的人品守恒定律,倒霉久了必然会否极泰来。

    满打满算一年的时间,或许是他目前人生里最跌宕起伏的一年,但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无论是列车事件亦或者侯雯君的事情,倘若他不主动参与进去,或许他的人生轨迹不会发生任何变化,有因必有果,所以这些事情怪不到运气头上。

    家里和原来一样,陈母在见到半年未见的儿子,嘴里是絮絮叨叨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为了不影响陈母的心情,故而陈安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自己一周后便将返回首都。

    小城市慢节奏的生活是平淡的,好像人们都普遍缺乏激情,常有人打趣自嘲,在这地方生活简直和养老一样,一旦生活久了,想要找个地方痛快玩乐都会愕然发现,该玩的地方似乎都玩厌倦了,根本无处可去。

    陈安对门不久前搬来了新邻居,一对新婚夫妇,没有搬入前,听陈母说隔壁一直都在装修,白天特别吵闹,所以那段时间她都和同事调班一直在上白班。

    或许是警惕久了,在听说完这件事情后,陈安不但将隔壁的邻居,甚至整栋楼房极其附近的住户都查了个底朝天,结果还真让他发现了点东西。

    不知是否巧合,他家对面楼最近搬来的住户里竟然有着公安人士。

    这算是一种保护吗?

    陈安心里猜想着。

    他还特别注意到一个地方。

    小区的监控摄像头到处都是,他记得自己家刚搬入的时候可没有安装这么多的监控设备。再者,他们小区又不是富人小区,有必要如此监控严密吗?开发商是资本家,不是慈善家,捞了钱就跑了,谁会浪费钱给你搞这些东西?答案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