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九章 阶级
    钱晓东的家庭情况在宿舍众人里是最不透明的,不像是陈安曾获得过全国高考状元,他的家庭情况早让新闻记者扒了个干净,如今用搜索引擎搜索他的名字都依然能显示相关的新闻。蒋志立则坦然说过自己的家庭情况,丝毫没有自卑的心理,至于孟凡飞,平日相聚活动多了,偶尔会无意透露出一些,单从侧面便知道他出身于一个富裕的中产家庭。

    唯独钱晓东却从未说过自己的家庭情况,但根据他平日的吃穿用度大伙都能猜出他的家庭肯定非富即贵,光是他丢在床底积灰的铝镁合金材质的行李箱都少说上万元,可惜宿舍里没一个人知道,哪怕是孟凡飞都不例外,只当是七八百块的普通行李箱。

    事实上他已经非常低调了,相较于那些恨不得在脸上写着自己是有钱人的富二代,钱晓东更加钟意用一个平等的姿态在学校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因为他不需要奉承的马屁精,不需要听话的跟班小弟,不需要拜金的女孩,他只想要收获一份真挚的友谊与爱情。

    因为出身权贵家庭从小耳目濡染的钱晓东深刻明白,金钱与权力会让一切东西都变味。

    “喂,二叔!我想向您打听个事儿!”

    翌日,手机摔坏的钱晓东独自前往校外的手机店买了一个新的手机,在转移完旧手机的资料以后,他便挑了个僻静的咖啡馆,先是在角落座位上拿出笔记本电脑搜索着什么,良久,毫无所获的钱晓东轻叹口气,神色纠结,最终有些迫不得已地拿出新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是晓东啊,你可好久没和二叔联系了!过年的时候居然也没来二叔家拜年,一点都没有小时候懂事可爱了。”电话响了二十多秒后才接了起来,对方用玩笑的语气责怪了钱晓东一番后才步入正题。“说吧,究竟有什么事要问二叔?”

    “二叔,这个,你知道九处吗?”钱晓东犹疑了片刻道。

    “九处……”对面的声音瞬间从热情变得冰冷。“晓东,老实告诉我,你是从什么渠道知道九处的?!还有,你对九处又了解多少?”

    “啊!?我……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的。”

    钱晓东打小就怕他二叔,这会儿二叔不怒自威的气场甚至从电话里都能清晰感受,吓得他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起来。

    “从哪里听到的!”钱晓东的二叔明显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继续逼问道。

    “二…二叔!求你别问了好吧,我就只想知道九处究竟是什么情况而已,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钱晓东急忙解释道。

    “……”电话沉默了半晌,许久,二叔的声音缓缓响起。“九处是我们国内最神秘的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具体情况我不能和你细说,但你只要知道一点,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和九处的相关人员牵扯上关系。”

    “……很危险吗?”

    钱晓东听后顿时心中一颤,从二叔话里的意思,九处好像类似于国外电影里神秘的情报组织,专门从事间谍暗杀等等地下活动。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会有这方面的联想无疑是正常的。

    “极度危险。”二叔冷若冰霜道。“哪怕你死了都属于白死的那种。”

    “我……我知道了。”钱晓东握着电话的手都不自觉颤抖起来。

    “晓东,你们准备放暑假了吧?”二叔话头一转道。

    “是的,怎么了?”钱晓东不解道。

    “放假后先来二叔这边一趟吧,你爸妈那我会解释的,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二叔便直接挂了电话,根本不容钱晓东有半点拒绝。

    钱晓东呆呆地看着手机良久才反应回神,抬头望向电脑上搜索引擎的页面,他不由喃喃自语了一句。

    “难怪我在网络上查不出九处的消息,原来我们国家也有这么一个神秘部门啊……”

    问题是陈平与沈灵芸为何会和九处牵扯上关系?岛国……难道说沈灵芸一家是岛国间谍?然后因为不慎暴露才远走国外?

    显然,不了解真相的钱晓东在放飞思绪后是越想越歪,甚至都脑补出了一幅穿插着生死爱情戏码的谍战大剧,想象力之丰富直让人目瞪口呆。

    “不可能!不可能!”

    当意识到这些都脱离实际不合情理的钱晓东很快便将脑海里乱糟糟的想法甩了出去,可心底依然忍不住好奇,这两人到底啥关系?为何会牵扯到九处呢?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找人参谋参谋。

    只是,他能找谁呢?毕竟他可不想把这件事情暴露出去。

    思来想去,最后他想到了自己的女朋友,范青青。

    “喂!青青,在干什么?哦……我知道了,对了,现在有空吗?……是吗?!嘿嘿,我现在在校外那家casablanca的咖啡馆等你,好……”

    他给范青青打了个电话,确定她有时间后便直接邀请过来了咖啡馆相聚。

    临近期末考试,只要不想挂科的同学都在忙碌着复习,范青青又不是陈安这类学神,更不是钱晓东这种平日成绩就不错的学生,所以在期末考试前免不了一番临时抱佛脚,因此最近她和钱晓东都没怎么约会,并且约定等考试后再好好玩乐放松。

    但年轻人的自制力往往不高,尤其是深陷感情之中的年轻人更是如此,连日的复习都已经让范青青脑袋都要大了一圈,接到钱晓东的电话后,正好想着放松下紧绷神经的她立刻答应了钱晓东的邀请。

    约莫四十分钟后,范青青如约来到了咖啡馆。

    在享受完咖啡点心之后,钱晓东借口说最近在网上看了个悬疑故事,但是猜不透剧情,想要让范青青说说自己的理解与想法。

    随后,他便将陈平沈灵芸以及九处的事情,换了一个名字花样告诉了范青青。

    “等等,我脑子现在有点乱,你电脑上还保留着那篇故事文章吗?我安静看看思考下。”或许是钱晓东讲故事的水平太差,范青青的脑子都依然有些迷糊。

    “没有了,这故事是我昨天在晚上无意看到的,结果今天就找不到了,所以心里面一直非常困扰。”钱晓东连忙说道。

    “是这样啊,那我仔细屡屡,你先别打扰我。”

    范青青不疑有他,蹙眉思索起来。

    片刻,她摇了摇头,朝着钱晓东做了一个抱歉的表情道。

    “晓东,不好意思,我实在无法确定说的男女主人公与军情部门之间的关系,作者在明面上交代的线索太少了,几乎等同于没有,大概在故事下半部分才会慢慢揭露出来你的困惑。”

    “唉,可惜我都找不到那故事在哪,想要了解都没有途径了。”钱晓东故作遗憾道。

    “但我可以肯定一点,你说的男女主人公绝对不是普通人。”范青青道。“你想想,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怎么可能会与军情部门牵扯上关系呢?”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男女主角是什么关系呢?为何他们一开始不认识,后面的关系却不同了。”钱晓东道。

    “你傻啊,仔细想想,如果他们最初就牵扯到军情部门,他们会贸然在人前相认吗?肯定不会的!”范青青分析道。“所以说,他们在朋友间都不知道的地方必然偷偷有过见面联系。”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范青青如此一说,胡晓东犹如拨开迷雾般思绪都变得明朗起来。

    “然后呢?”

    “女主的突然失踪,说明女主暴露了身份不得不离开,这里有一个情况,为何女主隔了一个月才离开了国内呢?”范青青越说越起劲道。“如果我是故事的作者,按照我的思路,女主当时其实并没有离开当地的城市,而是和男主一直在一起,这一个月男主肯定在想办法与军情部门周旋,伺机寻找机会将女主送出国外……”

    “那你认为男主和军情部门有什么关系?”胡晓东追问。

    “所料不差,男主或许和军情部门曾经有过合作,但又不是军情部门的人。”范青青道。“类似于中间人的关系吧。”

    “我明白了。”胡晓东顿时恍然大悟,随即笑嘻嘻地扯开了话题。“不愧是新闻传播学院的,在故事套路方面了解得这么清楚,以后当个大编剧都不成问题。”

    “瞧你说的,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如果能换来考试不挂科就好了。”范青青无奈道。“对了,我听这故事说的,怎么一下子想到了沈灵芸呢?”

    “你想多了吧?这关沈灵芸什么事情?”胡晓东心中一惊,女生的直觉这么恐怖?表面却不动声色道。“再者,你和沈灵芸相处这么久还不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或许是我想多了。”范青青耸了耸肩,拿起桌上续杯的咖啡喝了一口,但谁都不知道她心里的实际想法。

    “差点忘记和你说件事情了。”胡晓东猛地一拍脑袋道。

    “什么事?”范青青问。

    “暑假的旅游计划可能要推迟了,刚我二叔打电话来,说是暑假后先去他那边一趟。”胡晓东道。“不过不用担心,事情不大,大概待上几天我就回来了。”

    “你确定?到时候可别让我白高兴一场了,我都已经为此专门买好了泳衣哦!”范青青朝胡晓东妩媚一笑。

    “放心,我胡晓东什么时候失信过!”

    胡晓东拍着胸膛信誓旦旦道。

    结果——

    暑假期间,他来到二叔家的第一天便惨遭禁足。

    二叔说了,不把事情交代清楚,这个暑假就别出门了。

    说还是不说?这无疑成为了煎熬胡晓东的一个严重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