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 有期
    “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记得。”

    “记得就好,你先回去吧,到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以上便是周白熊见到陈安后简短的对话,整个过程都没有一丝废话拖沓。

    单从这点就能看出他与林毅在看待问题角度上的差异。

    侯雯君之事已然成为了既定事实,如今再追究都无济于事,既然陈安能瞒天过海放跑侯雯君,他自然有办法帮助她躲过他们的追捕,与其刨根问底,不如姑置勿问。

    而陈安同样知趣的没有去打听李宗秀的事情。

    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陈安返回了学校宿舍,钱晓东他们却不在,毕竟周六,明天又不用上课,谁知道晚上他们商量着去哪活动了。

    拉开桌边的椅子坐下,陈安难得的没有看书,他看上去有些疲惫,手指不断揉弄着眉心,似在休息,又似在沉思。

    片刻,他打开电脑,通过拨号软件拨打了一个陌生的号码。

    连续三次,对面才接听了电话。

    可陈安却直接挂断了电话,顺便连电脑都一并关了。

    侯雯君在伪装替换宫崎奈奈之前便悄悄用特殊手法打晕了她,保证她两天内都醒不过来,随后她将昏迷的宫崎奈奈藏在了床底,身上放了一个定时开机的手机。

    所以陈安这通电话是专门收尾的。

    此刻此刻,接听电话的人必然发现了床底的宫崎奈奈,估计现场可能会有些令人惊悚。

    而做完这一切的陈安则重新陷入了闭目养神的状态。

    这件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按照正常人的情况,他或许应该如释重负长舒口气,毕竟这番与九处及苏逸他们的斗智斗勇无疑会大量消耗他的脑力精神,但由始至终,他的心境都没有生出半点波澜,他只是单单感觉有点累了而已。

    人不是机器,生为而人,陈安同样会累。

    学习会累,锻炼会累,研究会累,谋划会累……偏偏他很少会将自己的累表现在脸上而已。他需要思考的东西很多,当侯雯君离开地铁车厢的那一刻,他的心神注意早已转移到了其他方面,不再将这件事情放在心里。

    过去的是过去,注定的是注定,纠结与悔恨无非都是在浪费时间。

    “陈安,你啥时候回来的啊?”

    不知过了多久,宿舍门猛地让人推开,钱晓东三人勾肩搭背,浑身都散发着浓烈的酒气醉醺醺地回来了。

    “九点。”扰乱了思绪的陈安睁开眼缓缓道。

    “今儿玩得开心吗?我们哥几个都以为你晚上不会回来住了,嘿嘿!”钱晓东摇晃着身子,路过的时候顺手拍了下陈安的肩膀猥琐笑道。

    “你想多了。”

    陈安摇摇头,站起身子便朝门边的衣柜走去,打算洗浴一番便上床睡觉。

    三人明显喝了不少,但没有烂醉的迹象,蒋志立喝了点水便爬上床用手机和余海燕发语音信息,孟凡飞甚至都唤醒电脑打开了自己经常玩的游戏,唯独钱晓东在自己桌前双手抱着脑袋,试图清醒上头的酒劲。

    “真的,我说真的,下次我绝对不会再和你们这样喝酒了,太特么难受了。”

    许久,稍微恢复了点精神的钱晓东大喊道。

    “得了吧,以前每次喝完酒你都说下次不喝多了,可一上酒桌却喝得比谁都凶!”蒋志立嗤笑一声,扭过头看向钱晓东道。“还有,小声点,别影响到其他宿舍同学过来投诉了。”

    “没事,附近宿舍的哥们现在要么还在外面浪,要么就窝在宿舍戴着耳机打游戏,说不定你在宿舍里点个炮仗都没人理会。”酒喝多的人音量总会不自觉拉高,钱晓东也不例外。

    “他们不理会,可宿管理会啊!”孟凡飞打着哈欠,趁着游戏正在载入的时候插嘴道。

    “算了,我去和青青打个电话聊会儿天去。”钱晓东摆摆手,摸出口袋的电话便走出了宿舍。

    等陈安洗完澡回来出来,恰巧见到钱晓东一脸晦气地进门说道。

    “卧槽,打个电话手机没拿稳摔了,简直是哔了狗了!”

    说着,他便把屏幕都碎裂的手机随手丢在桌上,在看见陈安后直接道。“陈平,借个手机用用。”

    “手机在我挂在椅子上的包里,自己拿吧。”

    陈安用毛巾擦拭着头发抽不开手说道。

    “好,找到了,到时候我会给你冲个话费的,对了,开机密码是什么?”

    “1234。”

    “ok!”

    钱晓东拿到手机后向陈安说了句便离开了宿舍,他和蒋志立不同,蒋志立和余海燕通电话发语音从不避开众人,而钱晓东却比较注重个人**,打电话都习惯在无人安静的环境。

    来到空荡荡的楼梯走廊,在酒精作用下意识都变得模糊的钱晓东一时间都忘了范青青的电话号码,在他绞尽脑汁思索之际,一个陌生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嗯?!什么鬼?骚扰电话还是广告?”

    钱晓东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准备随手挂掉,可不小心却点击了接听。

    “喂,陈平,我已经安全抵达了岛国了,你那边的情况如何?九处的人没有为难你吧?”

    “……”

    这是……

    听到电话里响起的熟悉声音,胡晓东的大脑都瞬间短暂清醒了过来。

    这不是失联已久的沈灵芸吗?她怎么会和陈平有联系吗?还有,她去岛国了?她说的九处又是什么?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喂?沈灵芸吗?我是钱晓东啊!”胡晓东回过神来迅速说道。

    “……陈平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对面侯雯君的声音冷得不像话,霎时间胡晓东都感觉自己产生了错觉,这还是那个乖巧懂事的沈灵芸吗?

    “我…我刚才手机摔了,所以借他手机准备和青青打个电话……”钱晓东有些磕磕巴巴地解释道。

    “既然如此,你就替我转告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吧。”

    话落,对面便挂掉了电话,胡晓东想再打过去,结果却显示空号。

    这时候,钱晓东酒都醒了大半,他呆呆地坐在楼梯上看着手里的手机。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情况?!”

    “你听到了?”

    结果,钱晓东背后传来的一个声音吓得他差点从楼梯处摔下去,他回过头,正见陈安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

    “额……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点击了接听,可能听到了些不该听的东西。”钱晓东仿佛做贼心虚般将手机小心递给了陈安。

    “她说了什么?”陈安接过手机平静道。

    “她说她已经安全抵达了岛国,又问下了你的情况。”胡晓东道。

    “忘了刚才的事情,无论对谁都是好事。”陈安转身便要离开。

    “等等!”胡晓东突然叫住陈平,鼓足勇气问了句。“我可以问问,你和沈灵芸到底是什么关系吗?你们以前真的认识?”

    “合作关系,仅此而已。”陈安偏过头道。“别忘了我说的忠告。”

    待陈安离开后,胡晓东却没有跟着回去,他感觉自己似乎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急需好好冷静思考一下。当然,这件事情他并不准备告诉任何人,陈安的警告是一码事,主要是事情传出去了,估计他们宿舍都要陷入决裂危机了,毕竟谁都知道孟凡飞依旧喜欢着沈灵芸,一旦让他知道陈平与沈灵芸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还得了?

    “这个蠢女人,真是……”

    回到宿舍的陈安躺在床上,他看了眼枕边的手机,心中满是无奈。

    稍微脱离了危险的环境便放松了警惕,难怪她会落得今天的境地!万一接听手机的是九处的人怎么办?难道她没有想过吗?还有,他不是说过以后会单独联系她吗?她……

    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