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约谈
    尽管林毅非常不想承认,可却始终改变不了他嫉妒陈平的这个事实。

    日常生活与工作当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林毅同样的境遇,比如在一间公司上班,身为老员工的你在工作中勤恳尽责,并深得领导器重,可谁知突然有天入职了一个出身名牌大学的新晋员工,对方业务不如你,工作态度不如你,偏偏对方职位比你高,工资比你高,领导都青睐有加,如此一来换做是谁都会心里不平衡。

    每个人似乎都想问一句,凭什么?是,我承认自己学历不如对方,脑瓜子可能没有对方聪慧,但这不代表我的能力会输给对方啊!无非是彼此各有所长罢了。结果为何没人考虑下我的感受?公司领导都瞎了吗?得!既然如此,劳资也不伺候了!

    深得周白熊言传身教的林毅自然不会有这方面偏激的想法,他仅仅是一时想不开罢了,在得到佟盈盈的一番开解后,他明显恢复了些原来的样子,毕竟他并非真正小肚鸡肠的人。

    无论如何,未来陈平都会是他的战友。

    如今陈平收押在封闭的单人监室内,暂时没有人去审问打扰,一切都需要等周白熊回来后亲自处理。

    “呦!新来的?犯了啥事啊?”

    九处的监室直接位于总部大楼的地底,上下都需要专门的电梯,陈安被带进来的时候可没有人和他讲解过监室的情况。

    他刚来到不足十平米的监室内不久,待看守人员离开,隔壁便传来了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杀人。”

    由于身上的东西都暂时收走,陈安在无聊打量监室的过程中随口回了句。

    “……”对方听后立刻沉默了,许久,语气才故作轻松道。“小兄弟说笑了吧,如果是杀人的话你还会关在这里?”

    “为什么杀了人后不能关在这里?”陈安反问了一句。

    “这你就不懂了吧,嘿嘿……”隔壁监室的人得意笑道。“这边的监室分普通监室和重监室,如果是杀了人的家伙,现在肯定都关在暗无天日的重监室里,甚至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如果是正当防卫失手杀人呢?”陈安漫不经心道。

    “……”对方又噎住了。“小兄弟你在耍我是吧?”

    “你为什么会关在这里?”陈安轻描淡写地岔开了话题。

    “使用能力小偷小摸犯事不慎被抓了呗。”对方满不在乎道。

    “那你很棒棒哦。”陈安口不对心地说了句。

    “嘁,不想想我老狐何许人也,当年北方下九流的小辈们见了我谁不喊声老祖宗来听听。”对方顿时来了劲大肆吹嘘道。

    “狗屁!老狐你又特么瞎糊弄人了,如果当年碰上劳资,劳资绝对打你得喊爷爷。”相邻的监室内似乎有人听不过去冷笑道。

    “哼,我老狐最讨厌你们这些喜欢打打杀杀的人了,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自称老狐的人不屑道。“能打了不起啊?!如果你真的能打,还会让姜愁给打成了条死狗一样关到这里?”

    “老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吧?”那人声音低沉道。

    “来啊!有种你现在就过来打我啊!不来你就是我孙子!”老狐叫嚣道。

    顷刻间,牢固的监室铁门被砸得砰砰作响。

    “老狐,你有种,再过俩月放风的时候看我不把你屎都给打出来。”那人怒火冲天咆哮道。

    “安静!”这时候,看守人员走了过来,拿着手上的警棍敲了敲铁门,面无表情地说了句。“你们俩再闹的话,下次放风时间直接取消。”

    结果——

    两人立刻闭上了嘴巴,谁都不敢再发出声音。

    直至看守人员走后,老狐才长吁短叹起来。

    “这地方我真的受够了。”

    “不想继续承受这份煎熬,你大可像老左他们一样接受九处的招安啊!”那人嗤笑道。

    “我也想啊,可我又不像老左他们无牵无挂,如果我真的接受了招安,将来到了黄泉我还有何面目去见自己的师傅。”老狐悲哀道。

    “矫情。”那人嘲讽道。

    “老孟,你咋不说你呢?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老狐怒道。

    “我咋了,反正要我去成为姓姜的小弟,还不如要我去死了算了。”老孟硬气十足道。

    “不就是挨了顿削咽不下这口气呗。”老狐鄙夷道。

    “总好过你孤家寡人,死了都没人给你送终。”老孟争锋相对道。

    “小兄弟,有兴趣了解下神偷这门手艺吗?”老狐不理他,直接和隔壁监室的陈安道。

    “呵呵,又想骗人入你那断绝了传承的山门啊,小兄弟别理他。”老孟免不得奚落一番道。“除非你以后也想像他一样关在这里孤独终老。”

    神偷门,它和许多山门一样都曾在建国后伐山破庙的那场浩劫里销声匿迹,山门中人讲究无拘无束的自由随性,喜好游戏人间,全然不顾世俗礼法,即便犯了错都只能交由山门长辈处理,经常轻飘飘一句门壁思过,事情就算过去了。

    建国初期,浩劫之前,国家三番五次邀谈山门谈论过这些问题,可最终谈崩了,因为山门中人千百年来都自由散漫惯了,哪里可能会接受国家的管束,然而这次山门却撞到了铁板,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造就了在无数战火洗礼下浴血重生的新中华,当时国家的领导都可谓是强势无比,结果悲剧自然诞生了。

    老狐就是在那个大时代下可怜的漏网之鱼。

    所谓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可怜不代表无辜无罪。

    有思想觉悟的山门早早都配合国家收编领导形成了九处最早的雏形,负隅顽抗的山门才扫入了历史的垃圾堆里。很不幸,神偷门便是一个负隅顽抗的山门,尤其是有段历史饥荒时期,神偷门竟然偷到了国家粮仓,除了自用以外,还玩了手“赈济灾民”的把戏,要知道当时的国家处于计划经济体制,每一份粮食都有它的用途,不说其他的,神偷门自以为正义善良放粮放爽了,可根本没有考虑到这里面大部分粮食是其他地方灾民救命的口粮。

    更何况历朝历代擅自收买人心的举动在统治阶层眼里都是大忌。

    神偷门理所当然的覆灭了,而侥幸逃出来的老狐依然不知悔改,凭借着能力四处偷盗,奈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他再如何小心谨慎最后都落入了九处的法网。

    老狐是神偷门最后一代传人,他死了,神偷门就彻底断绝传承了。

    每次见到有新人进来,他都会尝试拉拢对方拜入自己山门。

    但能够进来九处监室的人哪有简单的,基本上这些人都是有根有底,放在浩劫之前,根据山门中人相互的称呼习惯,说不定别人还要叫他一声师兄师伯呢。

    再者,山门有自己的一套礼法,许多礼法都与国家法律相悖,傻子才会继续和大势已成的国家对着干。

    陈安对国内山门这段历史颇感兴趣,毕竟他对里世界的了解终究是太少了,除非加入九处,他才能获得这方面的大量资料。所以他就任着老狐劝说,嘴上也不给个肯定的答复。

    这种情况有些像男生追求女生,在女生没有给出准确答复前,男生自然会不断献殷勤,有时候男生明知道希望不大,可还是傻傻的抱着侥幸心理予取予求。

    在老狐说得嘴干舌燥,认为即将能够说服陈安的时候,谁知道看守人员来了。

    “07号,出来一趟。”

    看守人员敲了敲陈安的监室门道。

    “好的!”

    陈安顺从地跟随了出去。

    “喂!小兄弟,你可要想清楚了啊,回来后一定要给我个答复啊!”老狐一看顿时焦急道。

    “我会考虑的。”

    这件事情当然不用考虑,可人家都为你提供了不少宝贵的历史见闻消遣时间,总归要给别人一个安慰吧。

    “老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一外人都看得出来,他根本不会答应你的。”陈安离开不久,老孟忽然哈哈大笑道。

    “我当然知道,可不试试你咋知道结果呢。”老狐打着哈欠有气无力道。

    “不可能的,我老孟当年行走江湖的时候,不知道见识过多少有名有姓的人物,那小家伙一看就知道来头不小,绝非池中之物。”老孟淡淡道。“从他进来监室的那一刻,你有感觉到他有任何紧张,不安,恐惧等等复杂的情绪吗?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平静得不像是来坐牢的,简直跟平常回家没啥两样。”

    “所以说这样的好胚子我有什么理由放过!”老狐反驳道。

    “……算了,你个老货太固执了,如今说什么你也听不进去了。”老孟道。

    “我想家了。”

    老狐沉默许久道。

    “你早该想家了。”老孟懒懒道。“哪像老子,进来前第二个儿子都能打酱油了,现在孙子应该都到结婚年龄了,我这辈子算完了,但起码我的儿孙还有美好的未来,我一个将死之人也没啥遗憾了,但你呢?我记得你说过你还有个姐姐吧?”

    “是的,所以临死之前,我想见她最后一面。”

    “你真打算接受招安了?”

    “没办法,我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最多只有三个月可活了……”

    “但你师傅呢?”

    “死后的事情死后再说吧,坚持了一辈子,有些东西我是该放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