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画外
    封绝空间内的地铁车厢里,侯雯君与李宗秀可谓是尽显身手,场面的火爆程度毫不逊色于一场大制作的特效打斗电影,纷飞变幻的木屑,凌厉的刀光剑影,崩毁坍塌的泥土石块,如果凡人看见势必会瞠目结舌,惊恐万状,可在里世界的灵能使徒眼里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小儿科罢了。

    倘若战斗双方均无压倒性的绝对实力,战斗的过程无疑是漫长的,惊险的,刺激的,直至一方露出破绽又或者撑不下去为止,胜负的天平才会开始倾斜。

    陈安不喜欢暴力,这与他的心路历程有关。

    曾几何时,他是一个有过热血的平凡青年,尝过铁血的刽子手,体验过冷血滋味的怪物。

    所以他比谁都要了解暴力与杀戮。

    在他看来,侯雯君与李宗秀的战斗本质上与两个猴子在打架是没有区别的。

    偏偏世间最令人无奈的是人们似乎都下意识认为暴力往往是解决问题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尤其是对方将屠刀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即便不喜欢暴力的人在面对这种情况下都难逃以暴制暴的结果。

    有一句俗话叫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可这个世界的灵能者们在干什么?他们非但没有将自己的能力用于推进人类文明的进化发展,反而依仗着能力将凡人踩在脚下作威作福,甚至封闭成一个小圈子杜绝与人类文明的接触交流,他们最不应该忘记,哪怕他们能力再强也仅仅是人类的一员。

    难道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吗?

    除却一声叹息,单凭陈安一人又能奈何?

    他不是圣人,更不是救世主。

    每个文明都有其独特的道路,所以陈安是不会随意插手这方世界的文明。

    人只能自救,而文明也是一样的。

    作为异外来客,他没有资格决定这方世界文明的未来。

    超然世外心脱尘。

    这便是他唯一的选择。

    陈安坐在远离战斗中心的车厢座位,偶尔车厢会传来剧烈的震动,但丝毫影响不到他的性命安危,他闭着眼,心里默数着时间。

    五分钟,十分钟,十三分钟……

    突然,战斗的动静消失了。

    不一会儿,侯雯君伪装成的宫崎奈奈来到了他身边的空位坐下。

    “他离开了?”

    陈安依旧没有睁眼。

    “是的,有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闯了进来。”

    侯雯君气喘吁吁地说着,她早已收起了长刀,不断在整理着身上乱糟糟的衣服与头发。

    “解除封绝吧。”陈安神色平静道。

    “你确认安全吗?”

    侯雯君心怀顾虑道。

    “再不解除就迟了。”陈安轻叹道。

    听到这句话,侯雯君不再犹疑,立马解除了封绝空间,时间流速恢复正常,周围都变回了原样,地铁呼啸的声音再次阵阵响起。

    有乘客好奇的朝两人看了一眼。

    刚才的座位上有这两个人吗?什么时候坐在那里的?!大概是玩手游太入神没注意的缘故吧。

    幸亏陈安选择的是一个人少的车厢,不起眼的座位,否则真的会误让人以为见鬼了。

    “不要紧张,对方去追李宗秀了。”陈安似乎感受到了身旁侯雯君的心情,老神在在的安抚了一句。“毕竟在对方眼里,李宗秀的价值可比你重要多了。”

    “我知道,我感知到了那股强大灵力朝李宗秀撤离的方向追去了。”侯雯君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平静自然道。

    “身体情况如何?”陈安似在关心问道。

    “念能仿照灵力在体内临时组建的架构完全崩坏,甚至对原有的灵力架构都产生了影响,但所幸问题不大,安心休养几个月即可,只是这几个月来不能轻易动用灵力了。”侯雯君缓缓说道。“你的研究是对的,念能确实与灵能有着很强的互补性,但涉及到融合依旧是个严重的问题。”

    “能量本质的差异最终必然会导致排斥的结果。”陈安点点头若有所思道。“在我的研究尚未透彻前,现阶段念能是无法代替灵能,只能形成第二种相隔开来的辅助力量,以后你自己注意点,千万不要轻易尝试将两种力量强行融合。”

    “当然,我可不是为了力量会拿自己性命冒险的人。”侯雯君郑重道。“我觉得念能与灵能的相辅相成才是正确的运用方式。”

    “欢迎乘坐地铁x号线列车,列车运行前方是……”

    这时候,地铁的报站广播打断了两人的话题。

    “离别的时候到了。”

    陈安睁开了眼睛。

    “……”侯雯君沉默片刻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会一直都记在心里的。”

    说着,她站了起身,缓缓走到身旁车门前的扶杆处。

    当列车缓缓到站,大门打开,她忽然回头朝陈安道。

    “未来再见。”

    “再见。”

    两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明明看似心里有很多话,最后一句再见便囊括了所有的感情。

    念针整容的方法陈安已经教会给了侯雯君,她会在下车后转乘其他地铁前往订好机票的机场,并根据陈安提供给她的新资料再次改头换面离开国内。

    只是这一别后,彼此不知道何时还会见面。

    九处的人终归是来晚了一步,前脚侯雯君刚走,后脚另一个车门便进来了一个熟人,他径直来到陈安身边的空位坐下,似乎有些疑惑的东张西望了一眼。

    “就你一个人?她去哪了?”

    林毅摊开手里的报纸遮住了自己大半个脸容,彷如自言自语道。

    “你说谁?”陈安专心翻看着从背包里拿出的书籍道。

    “别给我装傻。”林毅冷哼道。

    早在周白熊急忙朝事发地点赶来的时候,他便将自己知道的情况通知了林毅,他的任务是盯住陈平,密切关注他身边出现的异常状况,可惜他的速度不如周白熊,难免落后了一步。

    “她刚刚已经离开了。”

    陈安不再隐瞒,语气平静道。

    因为现在已经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你说什么?”林毅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扭头瞪向陈平,声音里都充满了愤怒,瞬间吸引了周围无数乘客的目光,都以为两人发生了什么口角矛盾好像要动手打架一般。

    “而且已经来不及了。”陈安继续自顾自地翻着书道。

    “陈平!你知道你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吗?”林毅努力压抑着自己冷静下来,重新坐在座位上咬牙切齿地对他说道。

    “我现在还不是你们的人,谈不上你说的犯错误。”陈安无动于衷道。

    “可这件事情会永远记在你的档案里面!”林毅冷冷道。

    “所以呢?”陈安轻声道。

    “……”

    林毅失望了,甚至对他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与期望,其实他早该知道,他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人是根本无法讲通道理的。

    “到站后跟我走一趟吧。”

    林毅神色冷酷道,重新恢复了他作为国家暴力机关人员的本色。

    “好的。”陈安点头答应下来,事实上他不答应都要答应,免得逼迫对方使用暴力的手段强制执行。

    林毅偏过头,伸手藏在耳朵处的袖珍耳机,低声禀报着他这边的情况,途中,他再也没有正视过陈安一眼。

    直至列车到站,他突然掐住陈安的胳膊,连拖带拽地拉出了车厢。

    早已闻讯赶来的九处人员立刻带着两人返回了总部。

    “林毅,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情况?”

    在佟盈盈的印象里,林毅一直是个脾气和善,爽朗豁达的大男孩,但凡不去故意碰触他的原则底线,他和谁的关系都能处得很好。

    恰巧有事返回总部的佟盈盈在看见林毅坐在楼梯台阶处,脸色阴沉地抽着闷烟后,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上前关怀道。

    刚好林毅心中有事想找个人说话,他便把陈平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佟盈盈。

    “这个,林毅,我有些搞不懂了。”佟盈盈挠了挠头发,作为武斗派的她在处理复杂的事务上向来不是强项,所以在听完林毅的讲述后不免迷惑道。“按照你说的,周队和你对陈平做的事情应该早有心理准备了,不至于把自己闹成这样吧?”

    “你能想象被一个才十九岁的孩子耍得团团转的心情?”林毅笑容苦涩道。“即便我已经像你说的早有心理准备,可结果真正发生以后,我的心却真的很难受……跟着周队这么些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我没有见过,可是……”

    “林毅,你是有了危机感吧?”出于女性的第六感,佟盈盈突然指出了问题所在。“我听我家老佟说过,周队似乎对陈平这人非常感兴趣,并有意把他拉入自己的支队里。”

    “……你说的情况是真的。”林毅沉默半晌道。

    “所以如今见了一个比你年轻,又比你优秀的未来队员,你是不是感觉以后在周队心目中的地位都不再像原来重要了。”佟盈盈直言不讳道。

    “我……”

    林毅像鸵鸟一样把脑袋埋得深深的,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搞清楚原因,事情便好办了。

    其实她可以理解林毅的心情,归根究底不过是心里产生了不平衡。

    是我,是我先,明明是我先来的,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放心吧,周队肯定心中有数的,相较于一个不知根底的外人,你认为周队更会看重谁呢?即便你说的陈平再优秀,恐怕周队自身都会有所芥蒂吧?!”佟盈盈拍了拍林毅的肩膀安慰了一句,随即便准备离开。“好了,不和你多说了,我还有要紧事忙呢……对了,忘了给你个忠告,麻利地收拾下你现在的糟糕样子,要不然周队看见了可真的会对你失望了!小屁孩!一点抗压能力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