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五章 钟声 八
    侯雯君伪装成的宫崎奈奈手持长刀挡在陈安面前,冰冷的目光直视向车厢尽头的李宗秀,剑拔弩张的气氛下战斗随时都会一触即发。

    “真是大言不惭!”

    闻听见侯雯君毫无畏惧的自信发言,李宗秀的嘴角勾起一抹难以言喻的冷笑,他缓缓半蹲下身子,手掌按在车厢光滑的塑胶地板上面。

    顷刻间,一股磅礴的灵力从他身上喷发出来,旋即便看见他手掌下的塑胶地板渐渐出现木质化的迹象,并且不断朝着周围蔓延开来。

    “不好!”

    侯雯君见状神色一变,立刻紧握着长刀朝李宗秀发动了冲锋。

    “哼!”

    李宗秀没有多言,仅仅冷哼一声,车厢木质化的地板瞬间卷起一道道碎裂的尖锐木片,犹如狂风暴雨般朝着迎来的侯雯君席卷而去。

    ——钢铁壁垒。

    战斗经验丰富的侯雯君在意识到不妙后,立刻停住脚步施展出具现化系的念能力,一道钢铁构筑的墙壁凭空出现在面前,挡住了无数射来的木片。

    “咦?!”

    李宗秀似乎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里,侯雯君的灵能特征是概念武装,即通过灵能召唤出威力非凡的概念兵器辅助自身作战,通常这些概念兵器拥有神秘莫测的力量,最好是避免近身交锋,否则让这些概念兵器击伤的话后果异常严重。

    在组织内有关侯雯君的调查资料里,她的概念武装是由人的七情构成,每一刀下去,如果伤到敌人都会剥夺对方的一种感情,一旦七刀皆中,哪怕敌人不死都会形同一具没有感情的行尸走肉,简直堪称生不如死。

    可是什么时候她竟然能召唤出钢铁之墙了?难道她也像自己藏了一手?

    战斗之中容不得半点分心,李宗秀转眼便将心中的疑惑抛之脑后,他站直身体,双手分解了面前木质化的车厢,短时间内组成了一柄巨大的攻城锤砸向那面钢铁壁垒!

    砰——

    伴随着巨大的碰撞声响,钢铁壁垒顿时消散一空,后半截并未木质化的金属车厢都剧烈震荡摇晃起来。

    紧握着车厢内扶杆的陈安艰难保持着平衡,等到车厢稍微平稳下来,他立刻转身便朝后面的车厢快步走去,眼前的战斗根本不是他所能插手的地步,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成为侯雯君的累赘。

    看了眼那些受到波及惨不忍睹的乘客们,反正事后他们都会恢复正常,死亡仅仅是表象而已。

    此时此刻,时间仅仅过去了不到两分钟。

    问题是侯雯君究竟能否抵挡住对方剩下十多分钟的凌厉攻势呢?

    “别让我失望了。”

    感受着车厢不断的摇晃,陈安头也不回,神色漠然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按照他的预估,最迟十五分钟,监测到封绝波动的九处成员便会赶来,倘若李宗秀无法在十五分钟内解决掉侯雯君,无论如何他都必须撤离,而且首都都再也无法呆下去,只能远走国外。

    然而吸取过一次教训的九处真的会给他逃脱的机会吗?

    ……

    ……

    “怎么可能,你不是……”

    胡晓东口吐鲜血地躺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一手颤颤巍巍地指向身前之人,眼神里透出难以置信的绝望。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佟盈盈包裹着狰狞拳套的双手相互击在一起,脸上挂着猫捉老鼠的笑容朝地上的胡晓东戏谑道。

    在施展出封绝空间将埋伏在香炉山公园的九处成员团团困住以后,胡晓东自然是有办法瞒过他们的感知,躲避他们的搜索,只等着大鱼上钩,时间一到便会有人接应自己安全撤离,要不然他如何敢铤而走险干出这等“大事”。

    他就像藏身黑暗的幽灵,恶作剧的小丑,舞台下的编剧,笑看自己导演的一幕得意戏剧,然而谁能想到这出戏竟然演砸了,如同屏幕里循规蹈矩的演员突然跳了出来,直接冲到作者面前便是一顿残暴的殴打。

    所以可想而知胡晓东现在的心情。

    “你……早就怀疑我了?”

    胡晓东脑子不笨,短暂的惊愕后他便反应过来,要不然他怎么能长期卧底在九处之中。

    “你想知道?可偏偏我就不告诉你。”

    佟盈盈笑嘻嘻地举起拳头便朝胡晓东砸去。

    “我……”

    胡晓东忍受着胸口的剧痛极其狼狈地躲开了佟盈盈砸得水泥地面都翻飞的恐怖一拳,嘴里连粗口想爆都爆不出来。

    其实胡晓东与佟盈盈在实力方面并无太大的差距,但是,佟盈盈之前却趁他不备偷袭了自己,胸口在挨了对方蓄谋已久的一拳后,如今身负重伤的他又如何是佟盈盈的对手?

    佟盈盈的灵能特征是武装强化,在某种程度上和侯雯君的灵能特征非常相似,只是她的武装强化属于增幅型,即体内灵能愈强,爆发的力量就愈是恐怖,如果发挥出最大程度的灵能,一拳下去损毁一栋楼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威力完全能与普通的导弹媲美。

    若非佟盈盈在偷袭的时候有意留手,胡晓东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对付她这类近战灵能者,除非自身的灵能同样倾向近战,否则最好是拉开一段安全距离避免正面交锋,即便是强如李宗秀都不敢和侯雯君近战,由此可见近战灵能者在短兵交接中的危险程度。

    很不幸的是胡晓东的灵能特征属于辅助型,无论近战还是远程的能力都非常平庸,必须在特殊场合才能发挥其灵能的最大威力,这点上和苏逸是一样的。

    正因如此,当时九处才会选择他与佟盈盈搭档,形成灵能上的互补。

    问题在于九处分配他与佟盈盈搭档的时候,胡晓东并不认为他已经暴露了自己卧底的身份,而佟盈盈究竟是如何识破的?这已经成为了他心中最大的困惑。

    可恶的是佟盈盈像在耍猴似的不肯告诉他真相,仿佛一定要他死不瞑目。

    佟盈盈明显打算抓活口,每挥出一拳,她都会避开胡晓东的要害位置,不断逼迫他消耗体内的灵力,不给他自愈伤势恢复的机会,最后,胡晓东彻底精疲力竭,倒在地上奄奄一息难以动弹。

    “呵呵,看来我是晚来一步了。”

    这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在高空响起,随后便见到姜愁从天而降,落在了两人的面前。

    “姜叔?你咋才来啊?”

    佟盈盈见到姜愁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反而洋洋得意地指着地上的胡晓东道。

    “你看,我都已经提前把叛徒给解决了。”

    “你这小妮子……”姜愁看着这位同僚的好女儿,无奈地摇摇头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叛徒的?我记得我可没有告诉过你这回事!”

    “当然是老佟啊!”佟盈盈笑道。“这次出来执行任务前,老佟专门私下里叮嘱过我,一定要小心,尤其是警惕身边的人。”

    “所以你就怀疑胡晓东了?”姜愁瞥了眼地上狼狈不堪的胡晓东道。

    “一开始我并没有怀疑他,只是留了个心眼。”佟盈盈耸耸肩道。“是他自以为全盘在握,主动跳了出来,殊不知我早有防备,算是无意逮了个正着吧。”

    “可你当时怎么没有动手?留到现在才动手?”姜愁问。

    “我又不傻,自从我知道原定的行动计划夭折后,我便明白姜叔你们一定有事瞒着我,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做戏就要做全套喽,何况我也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打着什么主意。”佟盈盈上前拉住姜愁的胳膊露出小女人的作态撒娇道。“姜叔,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了?是不是早已预料到这个结局了?”

    “没大没小!”

    姜愁重重拍了下佟盈盈的肩膀,疼得她龇着牙松开了手。

    “这是一个局中局。”

    姜愁嘴里一边轻声说着,一边走到胡晓东面前,他伸出手提起无力挣扎的胡晓东,一掌印在他的胸口,瞬间封闭了他周身的灵力气脉。

    “5.7事件以后,我们便开始怀疑内部有他们的人,恰好这次行动给了我们一个揪出内鬼的机会。”

    “所以姜叔你们这次计划完全是冲着他来的?”佟盈盈指着胡晓东一脸愕然道。

    “也不算吧。”姜愁淡淡道。“如果原定情况发生,行动不变,如果情况有变,计划的目标自然会转移到他的身上。”

    “那真正的目标……”佟盈盈立刻想到。

    “你周叔已经在盯着了。”

    姜愁提着胡晓东,抬脚一剁地面,笼罩香炉山公园的封绝空间开始崩溃瓦解。

    “那我家老佟呢?”佟盈盈又连忙继续问。

    “当然是准备逮捕仓皇逃窜的漏网之鱼啊。”姜愁道。

    “也就是说,计划的一开始都在你们掌握之中?”佟盈盈已经目瞪口呆。

    “有一个变数。”

    姜愁遥望向远方。

    “你们这次盯梢的目标很可能会让你周叔徒劳无获。”

    “额?!姜叔你在说啥?”

    佟盈盈的脑子已经一团浆糊了。

    “乖!去召集其他成员过来汇合吧。”

    姜愁没再解释,直接下达了命令。,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