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钟声 六
    行驶的地铁,从起始站出发的好处在于你永远不用担心没有空余的座位,尽管地铁已经经过了两个站,可车厢内依旧显得有些冷清,大部分座位都没有坐满。

    宫崎奈奈看上去兴致不高,毕竟出来玩讲究的是一个尽兴,可偏偏两次出门相邀游玩都因为自己的关系导致中途仓促结束,即便陈安不会怪她,甚至好言宽慰,她自己心里却始终感到过意不去。

    以前电视上有句唯美的广告词,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事实上风景是会看厌的,同样没有人可以保持着二十四小时的好心情去看风景,而且,看风景的时候,你眼中的是风景,脑海里想的未必是风景。

    香炉山公园的地铁有一段路是行驶在地表上面的,当地铁驶入地下后便再也看不见窗外的风景,整个车厢都亮起了灯光穿梭在黑暗之中。

    渐渐的,地铁抵达了第三个车站。

    车门打开,三三两两的大量乘客涌入,不一会儿坐满了车厢的空位。

    这时候,一个戴着墨镜,打扮时尚的年轻男子缓缓站在陈安与宫崎奈奈面前,他一手拉着头顶的吊环,一手拿着手机似在浏览新闻,相较于其他乘客并无太大分别。

    “是你?”

    第一时间,看似旁若无人与宫崎奈奈闲聊的陈安瞬间注意到了眼前的年轻人,只是一眼,他就认出了对方。

    苏逸!

    “意外吗?”

    苏逸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低下头,露出了墨镜后的那双桃花眼。

    “陈君,你们认识?”

    这时候,听到两人对话的宫崎奈奈顿时迷惑出声。

    “当然,我们可是一见如故非常要好的‘朋友’!”苏逸朝宫崎奈奈礼貌点头,抢在陈安之前回答了她的疑惑,并在某个字眼特别都用上了重音。

    “你准备在这动手吗?”

    陈安不动声色地扫视了一眼周围道。

    “我可不想引起太大的动静,你知道的,这地方鬣狗们的鼻子都特别灵。”苏逸耸了耸肩语气轻松道。

    “既然你能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这里,说明你已经引开了那群鬣狗们吧。”陈安同样回了句外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

    “但是这里不单单有鬣狗,还有更恐怖的狮子。”苏逸道。“在狮子的领地里,难免要更加小心警惕。”

    “这个……陈君,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宫崎奈奈愈发一头雾水地看着打着哑谜的两个人。

    “再有五分钟便到下一个车站了,陈平,和我走一趟吧!”

    苏逸没有理会宫崎奈奈,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随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对陈安说道。

    “如果我不打算走呢?”

    陈安摇了摇头道。

    “你会和我走的。”

    话音刚落,车厢里无论男女老少都齐齐站了起来,目光里泛着诡异的光芒盯视向陈安。

    一个硬物突然碰触了陈安的腰间,只见宫崎奈奈再也不复之前的可爱纯真,反而如同车厢里遭受控制的乘客们一样表情怪异。

    “口红枪,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苏逸微笑地瞥了眼宫崎奈奈用手顶在陈安腰间的举动提醒了一句。

    “看来你们这次为了对付我可是下足了功夫。”

    陈安没有动,甚至身体都没有出现半点紧张的僵硬。

    “可不是么,为了对付你,我们还暴露了一个潜伏在鬣狗们里的豺狼。”苏逸故作叹息道。“趁着现在有点时间,不妨我们好好聊聊?!”

    “你想聊什么?”陈安面无表情道。

    “侯家女在哪里?!”苏逸像是川剧中的变脸演员,笑容忽地收敛,语气一冷道。

    “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但前提是你必须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陈安漠然道。

    “有意思,你认为你现在的处境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苏逸冷笑道。

    “留给你我的时间都不多了,何必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口舌呢?”陈安摇头道。

    啪——

    苏逸随手在陈安脸上甩出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知道吗?老子最特么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又喜欢装逼的人!”

    陈安没有闪躲,没有还手,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了一道淡淡的红色巴掌印,他重新扭正打歪在一旁的脑袋,表情古井无波地看着苏逸道:“心里舒服了吗?舒服了就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啪——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后,苏逸甩了甩手冷笑道。

    “现在舒服了。”

    “舒服了就请说吧。”

    陈安抹去嘴角的鲜血似乎毫不在乎道。

    “传闻侯家女身上有一把其父亲留给她的钥匙,而这把钥匙关乎着上古诸神黄昏的一件秘辛。”苏逸懒得再与陈安拖延时间下去直接道。

    “上古诸神黄昏?”陈安眉头一蹙。“这有什么秘辛可言?”

    “呵呵,看来你对里世界的情况了解得非常少啊。”苏逸看向陈安的眼神里都流露出不屑道。“无论是现世与里世界都流传着关于诸神黄昏的神话,可是却从没有人发现诸神黄昏的战场在哪里!现世凡间的人们当然不在意,因为他们只是把诸神黄昏当成虚构的神话故事,但身为灵能使徒的我们都知道,历史里确有影响深远的诸神黄昏一事。”

    “然后呢?”陈安道。

    “你是白痴吗?”苏逸嗤笑出声。“如果发现了战场在哪里,意味着可以收获诸神遗留在战场的无数宝藏!难道你不知道,曾经诸神的实力根本不是现在灵能者所能媲美的吗?”

    “为何?”陈安依然保持着对方眼里愚蠢的好奇态度。

    “资源与环境。”苏逸有些不耐烦的解释道。“自1908年发生的世纪大爆炸后,整个世界的灵力环境都受到了致命的影响,灵能的使用与修炼都再也无法像从前一样如鱼得水,假如以前的灵力环境是一片汪洋大海,现在嘛,最多算是一个小湖泊吧,不然你以为我们现在为何忌惮于现世的人类政府?”

    “原来如此。”陈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侯雯君在哪里了吧?如果你敢欺骗我,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苏逸冷冷道。

    “其实……她一直就在我的身边啊。”

    当陈安缓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但见一道白光闪过,只见刚才坐在陈安身旁用口红枪威胁着他的宫崎奈奈突然手里变出了一柄长刀,电光火石之间便朝眼前苏逸的脖颈划了过去。

    苏逸瞪圆着不可置信地双眼,脖颈处渐渐出现了一道红线。

    他的眼角余光死死盯在左侧下方保持着斩击姿势的“宫崎奈奈”,嘴巴艰难地断断续续开口道。

    “怎么可能……”

    “信息不对称而已。”陈安神色平静道。“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何宫崎奈奈会变成侯雯君,为何你明明操纵了她却没有丝毫发现?其实答案很简单……从一开始,宫崎奈奈便是我用来李代桃僵出其不意对付你们的棋子,庆幸的是你们上钩了,否则我还真拿你们没有什么办法。”

    “不可能……”

    苏逸仍旧难以接受道。

    “没有不可能,因为在你对宫崎奈奈下手之前,我已经提前催眠了她。”陈安说话的时候,“宫崎奈奈”已经收回长刀站在了陈安身前。“由始至终,你的计划都在我的掌握里。”

    “你在骗我……你一定在骗我……”

    苏逸强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犹如困兽发出愤怒的低吼。

    “事实上是你太高估你的灵能了。”陈安淡然道。“归根究底,心灵操控不过是高级的强制催眠术罢了,甚至你所谓的灵力链接都是可以破解模仿的。”

    陈安默默站起身拍了拍身旁“宫崎奈奈”的肩膀。

    “而且,你真的以为我是出于善心才救下她的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宫崎奈奈”明显有些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荒谬!荒谬……”

    苏逸神色狰狞地嘶吼出声,然后,他的脑袋从脖颈上掉了下来,鲜血喷洒了一地,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封绝。”

    下一刻,封绝空间展开。

    车厢内刚刚恢复意识清醒过来的乘客们又变成了石化的雕像,杜绝了他们发现苏逸的死亡后造成大规模恐慌的情况。

    陈安看着地上苏逸的尸体,尤其是那颗瞪着死不瞑目双眼的头颅。

    实际上他非常理解对方心中的不甘与愤恨。

    因为他觉得自己死得太过莫名其妙,匪夷所思了。

    站在陈安的角度自然是认为一切都是合理的,但在苏逸的角度则完全不同,究其原因,无非是知己知彼与不知彼而知己的区别。

    至始至终,布置这个陷阱的陈安都掌握着绝对主动权。

    他欺骗了所有人。

    没有人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催眠了宫崎奈奈,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研究破解了苏逸的心灵操控,没有人知道侯雯君是什么时候伪装替换成了宫崎奈奈……

    未知的信息太多,换作是谁都堕云雾中。

    但再缜密的计划都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前提,对方的行动是否会如你预想的方向发展?假如苏逸没有吞下宫崎奈奈这个毒饵,后续的一系列事情都不会发生。

    啪啪啪——

    掌声突兀地在车厢一头响起,旋即便看见李宗秀拍着手出现在两人眼前。

    “好一出将计就计啊!苏逸这个蠢货终究还是在阴沟里翻船了。”

    “十五分钟,没问题吧?”

    可惜陈安却对他视而不见般侧头朝“宫崎奈奈”道,似乎早已预料到了他的出现。

    “放心,这里不是他的主场,地铁车厢里可没有树木枝叶给他操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