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钟声 五
    周六的香炉山公园游客不少,但终归比不上国庆黄金周的旅游旺季,到处都是人潮汹涌的拥挤画面。在没有大量外来游客涌入前,景区的消费主力都是当地趁着双休日有时间携妻带子出来游玩的一家子,又或者是约会的情侣,打算放松消遣的职场人士等等。

    佟盈盈,外号小狐狸,现隶属于九处特勤大队第二支队队员。

    她戴着鸭舌帽,身穿白色绣花t恤,七分牛仔裤,一只手搂着身旁样貌帅气的年轻男子,彼此如同热恋中的情侣,有说有笑地浏览着香炉山公园的景色。

    “目标正前往永安寺途中,各部门请做好准备。”

    这时候,她突然蹲下身子,似乎在整理松散的鞋带,殊不知嘴里却说出了一句旁人无法听见的话语。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

    等她站起身后,精致明媚的小脸上绽放出青春洋溢的笑容,朝着身旁的男子开心说道。

    结果——

    永安寺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甚至目标连藏匿在寺内的武器都没有取走。

    两个人就像是正常约会的情侣,一路上目标还顺便充当着导游,不断给身旁的宫崎奈奈微笑讲解着周围景点与建筑的历史故事,惹得小女生看他的眼神都崇拜不已。

    眼看两人逛完永安寺准备下山吃饭,负责盯梢的佟盈盈都开始摸不清状况了,不是说今天永安寺内目标会有大行动麽?行动呢?合着我今天就是被目标喂狗粮的吗?

    虽然她不敢将这些心里话向总指挥部吐槽,但她却能向林毅发飙啊!

    “林毅!我需要一个解释。”

    跟着目标下山之际,佟盈盈毫不客气地向林毅发出质问。

    “哈?什么解释?”电话那头的林毅故作不解道。

    “少跟老娘装蒜!老实回答我!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佟盈盈语气冰冷道。

    “这个……你知道的,上头有保密条例……”林毅支支吾吾道。

    “林毅!你确定不说是吗?”佟盈盈平静道。

    “唉,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能说啊我的姑奶奶!”林毅心里顿时一慌连忙解释道。

    “那你把能说的说出来就好了。”佟盈盈轻描淡写道。

    “……”林毅沉默片刻。“小狐狸,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盯死目标,一有发现立刻通知我们,不该问的你就不要问了!”

    说完,林毅立刻掐掉了联络。

    “哎呦,敢和我来这套!还真当我治不了你了是吧!”

    佟盈盈秀拳紧握,嘴里咬牙切齿道。

    “盈盈姐,消消气,可能林哥的确是有难言之隐,你知道的,这次行动非常机密,任何敢于泄露有关行动事项的都会遭到严格处分……”一旁年轻帅气的男子见状迅速劝说道。

    “小胡,你不用为林毅说话了,我当然知道队里的保密条例。”佟盈盈摆了摆手道。“只是,我总感觉指挥部那边有事情瞒着我们,而林毅一定知道些什么,毕竟他可是周队一手带出来的人。”

    “盈盈姐,如果你觉得真有问题,你可以问问佟队啊!”男子思索了会儿建议道。

    “还是别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老佟那德行,简直和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问了也白问。”佟盈盈没好气道。

    “这个,盈盈姐,佟队毕竟是你父亲,作为儿女的没必要这么说话吧……”男子讪讪道。

    “没事,咱俩都习惯了,二队的人都知道。”佟盈盈歪头看向男子道。“我说小胡,你今天似乎太紧张了吧?”

    “盈盈姐,你的名声小弟是早有耳闻,如今队里又是安排我和你搭档,又是伪装成情侣,你说我能不紧张吗?”小胡不好意思道。

    “这事简单,你把我当成男人看就不紧张了。”佟盈盈笑容爽朗道。

    “……如果是男人我就更紧张了。”小胡瞬间起了鸡皮疙瘩道。

    “哈哈……行了!不说这个了,走吧。”

    佟盈盈愣了一下,转而明白小胡为何说出这番话来,一想到两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伪装成情侣,那画面实在是……

    香炉山公园下有一条吃饭的街道,每到旅游旺季,总是会传出商家宰客的新闻,景区的东西什么都贵,吃饭自然是不例外,当然,在旅游淡季的时候,这些价格还不会太夸张。就像是住宿的酒店一样,平日价格在三四百左右,周末价格上调都在一百范围内,不像是旅游旺季,价格直接翻了两三倍,而且有时候房间都订不到。

    “盈盈姐,喝水。”

    陈安和宫崎奈奈在吃饭,佟盈盈与小胡同样不例外。

    只是彼此吃饭的地方不同罢了。

    在挑了个视野开阔容易盯梢的饭店,小胡拿了两瓶水回来,随手丢了一瓶给佟盈盈。

    盯了一个上午的人,连口水都没喝的佟盈盈早已饥饿不已,接过矿泉水,她便直接打开瓶盖咕噜噜喝了半瓶。

    “小胡,你说这目标怪不怪,平日里学习得跟个苦行僧似的,结果看个辩论赛就突然开窍学会追女生了,而且追的还是岛国女生!”

    趁着饭菜尚未上来,佟盈盈一边有意无意盯视着目标,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盈盈姐,你我心里都清楚,这个岛国女生很可能只是一个幌子而已。”小胡道。

    “我当然知道啊,可我还是想不懂,为何他不找本国女生当幌子,偏偏找个岛国女生。”佟盈盈道。

    “谁知道呢。”小胡有些心不在焉道。

    “算了算了,和你说这些真是没趣……”

    佟盈盈听出了小胡话里的敷衍,摆摆手便不准备继续说下去,可话一说完,突然一股强烈的倦意涌上大脑,瞬间激起了她本能的警惕,目光都下意识转移到小胡身上。

    “盈盈姐,是不是感觉很困呢?”

    小胡不紧不慢地给自己倒上一杯茶,微笑地看着她淡淡道。

    “你……”

    正准备动力灵力解除困意的佟盈盈愕然发现,灵力不但没有解除困意,反而困意变得愈加明显。

    “不用费劲了,在你的水里面,我放了特制的安眠药剂,愈是动用灵力愈是会让药效挥发更快。”小胡从容自若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极力抵抗着困意的侵蚀,佟盈盈咬牙质问道。“难道你是……”

    “宾果!恭喜你猜对了!可惜没有奖励。”小胡笑呵呵地打了个响指。“顺便提醒你一句,收起你无谓的小动作,附近的通讯信号已经处于屏蔽状态,即便你想要发出紧急信号都发送不出去。”

    “胡晓东,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自寻死路!”佟盈盈恶狠狠道。

    “经此一事,我便会离开国内,就凭你们能奈我何?呵呵!”小胡毫不在意地冷笑道。

    “是吗?”

    说完这句话,佟盈盈便趴倒在餐桌上陷入了沉睡。

    胡向东旋即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他看了眼桌上的佟盈盈,有些遗憾地用舌头舔舐了下嘴唇,最后朝附近的服务员用眼神经过无声的交流后便走出了饭店。

    此时此刻。

    陈安与宫崎奈奈已经吃完了午餐,因为午餐是热汤面,上得快,吃得也快,本来两人说好休息会儿再去香炉山公园的其他景点看看,可宫崎奈奈临时接了个电话,说是学校有事情需要回去,不得已下只能仓促结束今天的游玩。

    遥望着两人前往车站的背影,胡晓东手里拿出电话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出去。

    “是时候了。”

    他嘴里喃喃自语了一句。

    顷刻间。

    一道巨大的封绝空间展开,完全笼罩了整个香炉山公园。

    “出现了。”

    第一时间收到监测站发来讯息的周白熊神色严肃地朝姜愁说道。

    “地点呢?”姜愁道。

    “香炉山公园。”周白熊道。

    “目标人呢?”姜愁站起身道。

    “不知道。”周白熊摇了摇头。“负责盯梢的小狐狸暂时没有传回任何音讯。”

    “嗯?其他组的成员呢?难道也没有音讯?”姜愁神色凝重道。

    “没有。”周白熊望向窗外香炉山公园的方向。“似乎……我们的人都落入了一个圈套里面。”

    “应该是他们的手笔没错了。”姜愁舒展着身子骨准备出门道。“香炉山那边我来解决,对方的目标是那个小家伙,此举无非是为了拖住我们的人,而知道我们这次行动计划与部署,甚至能一网成擒的家伙必然是队里的叛徒无误,清理门户就交给我,你去解决小家伙那边吧……对了,差点忘记老佟了,通知他准备收网吧,这次一个家伙都别给我放跑了!”

    “放心去吧。”周白熊随意挥了挥手当作送别。

    姜愁离开后,周白熊却迟迟没有动身,而是连续打了几个电话。

    约莫半个小时后,他等待已久的电话打了过来。

    “好!我知道了!如果你那边有情况的话,请随时与我保持联系。”

    电话是公安部门那边的同志打来的,因为他刚刚委托对方帮忙调取监控查询陈安的下落。

    根据监控显示。

    十分钟前,他与宫崎奈奈乘上了从香炉山公园地铁站返程的地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