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钟声 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是孙子兵法里最光辉的军事思想。

    所谓“知己”,知胜有五,对自身条件的严格审查和分析,这样才能做好客观的分析,才知道我方的优势何在,以此进行谋略和战术安排。所谓“知彼”,即对敌方的力量能进行深入的了解,分析敌人的优势和劣势,以做到避强击弱,因敌谋略,采取不同的应战方案。

    站在陈安目前的处境,他不会怀揣着丝毫侥幸,面对任何打上标记的势力与个人都会惮以最大的恶意。

    例如九处的周白熊,他看似在拉拢帮助自己,但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利用呢?再者,作为拥有强烈集体主义观念的国家机构人员,他所做的一切都代表不了自己,而是背后集体主义达成的思想共识,假如哪天集体决定强制批捕陈安,周白熊即便有心帮他都无能为力。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江湖二字从来不是狭隘认知里快意恩仇的江湖,江湖可以是绿林,可以是职场,可以是朝堂,凡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因为,人就是江湖。

    相较于处心积虑打算对付自己的衔尾之蛇在陈安看来反而要简单许多。因为对方的目标是简单的,直接的,明确的;不像是九处这般又打又拉暧昧不明的态度,除非他彻底投靠九处,得到对方认可你后才会改变这种态度。

    毕竟古往今来每个势力都不会喜欢与信任若即若离的墙头草。

    陈安现在在九处眼里便是一颗试图保持中立的墙头草,而这绝对是九处不允许的。

    他既想保住侯雯君,又想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对付衔尾之蛇,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彼此谁都不是“乐于助人”的傻子。

    所以陈安敢肯定,一旦他解决掉苏逸他们,九处立刻会撕破温情脉脉的合作面纱转头来对付自己。

    结果他要么供出侯雯君作为投名状,要么囚禁审问到服软为止。

    “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首都西郊清漪圆。

    按照约定,陈安特意邀请了宫崎奈奈与渡边结衣前来游玩,在大明湖愉快地划完船后,上岸不久,宫崎奈奈便因为内急关系前往了洗手间,本来她是拉着渡边结衣一起去的,可由于宫崎奈奈今天肠胃不知出了什么问题,长时间都无法离开洗手间,而渡边结衣不可能在洗手间一直陪着她,所以干脆与陈安在外面的冷饮档一起耐心等待。

    表面上两人的交流不多,说的都是一些生活上的琐碎事情,可暗地里彼此都在不动声色地轻轻敲击着桌椅通过摩斯密码传递信息。

    在了解完侯雯君体内念能与灵能结合的详细情况后,陈安才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灵力架构的重组比我想象得要快不少,大概放暑假前便能恢复过来,到时候我打算借着渡边结衣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前往岛国,远离国内这个是非之地,然后想方设法与组织在岛国的秘密据点搭上线。”侯雯君敲着手里的玻璃瓶汽水道。

    “离开也好,但离开之后,这几年内你最好别再回来了。”陈安轻敲着脸颊道。

    “以后我们还会联系吗?”侯雯君问。

    “当然。”陈安敲击出一个。“如果将来我要联系你的话,会提前在这个网站上发一个密码帖。”

    “你现在的压力很大?”侯雯君道。

    “非常大。”陈安表面微笑着在说学校里老师讲课的趣事。“但一切都尚在掌握之中。”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侯雯君道。

    “一直在等你这句话了。”陈安道。“以你现在的实力可以拖住李宗秀吗?”

    “暂时拖个一二十分钟没有问题。”侯雯君心中一震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帮你,帮我解决掉一点后顾之忧。”陈安道。

    “你已经有计划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侯雯君握在手中的玻璃瓶汽水都微微一晃。

    “时机未到,现在都仅仅是给你打一个预防针。”陈安道。

    “……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侯雯君默然片刻道。

    “还有十二天不到了。”

    这时候,宫崎奈奈脸色有些苍白的回来了,她先是道歉了一番才问两人刚才在开心聊些什么,而陈安便把之前说过的趣事重新复述了一遍,待见到宫崎奈奈神情有漾,今天实在无法继续游玩下去,干脆主动提出让她回去好好休息,下次有时间再出来游玩。

    其实宫崎奈奈肚子不舒服是有原因的。

    出门之前,他曾秘密交代过侯雯君伪装的渡边结衣在她宿舍的水杯里下过泻药,按照泻药的发作时间,刚好会在游玩到一半的时候产生药效,结果无非是给两人争取私下交流的机会。

    “机会已经给你们了,你们又打算什么时候动手呢?”

    站在马路边上的陈安双手插在口袋,目光遥望着坐上的士返回学校的宫崎奈奈与侯雯君,心里自言自语了一句。

    叮铃铃——

    摸出口袋里响起的电话,陈安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姓名,嘴角不由勾起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的请求我们答应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接收这批武器?”周白熊语气严肃道。“我可要郑重警告你一句,千万不要乱来!”

    “放心吧,我是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陈安微笑道。“这些东西暂时先放在你们那里保管着,等我有需要的时候会提前告诉你们的。”

    “陈平,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周白熊好奇难耐道。

    “到时候您会知道的。”

    说完,陈安挂了电话。

    他若无其事的东张西望了一眼,旋即拦住一辆显示空车的出租车离开了。

    ……

    ……

    “他今天与宫崎奈奈及其舍友渡边结衣前去清漪圆玩了,中途宫崎奈奈身体不适,故而提前结束了这次游玩。”

    林毅坐在一辆贴着反光膜的汽车里,拿起电话向周白熊禀报道。

    “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周白熊道。

    “暂时没有.”林毅无奈道:“尽管中途趁着宫崎奈奈在上洗手间之际,他曾与其舍友渡边结衣有过短暂的单独相处,但技术人员在监听过程里并无监听到可疑的内容。”

    “这个渡边结衣你确定没有问题?”周白熊沉声道。

    “有问题,但问题不明显。”林毅道。“我这边收到的调查报告里,渡边结衣出身于岛国的一个黑帮家族,年前期间,她的家族卷入了一场帮派斗争里,落败后家族成员都神秘失踪,其中便包括渡边结衣,所以学校在开学后都一直没有联系到她与她的家人。”

    “我也看过她的调查报告,但你不觉得她出现的时间太巧妙了吗?”周白熊深吸了口烟道。“我们之前秘密逮捕侯雯君未果不久,她便突然重新返回了学校。”

    “我理解,周队,你怀疑渡边结衣很可能是侯雯君伪装假扮的吧?”林毅笑道。“起初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但我查到了一些证据表明,渡边结衣确实不是侯雯君伪装假扮的。”

    “什么证据?”周白熊忙问道。

    “航班资料。”林毅道。“我们在南韩查到了她登机前往首都航班的个人信息。”

    “南韩?”周白熊疑惑道。

    “是的,我们怀疑,渡边结衣全家失踪后应该是藏匿在了什么地方,随后为了躲避敌对帮派的追杀,她们一家都偷渡到了南韩,而渡边结衣正是借道南韩返回了国内。”林毅道。“而且除了渡边结衣以外,有资料显示,她父母的姓名都曾出现在当时前往鹰国的某架航班里。”

    “啧啧,还真是凑巧啊!”周白熊冷哼道。

    “的确很凑巧。”林毅道。“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我们不相信。”

    “这个渡边结衣回校后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吗?”周白熊沉吟半晌道。

    “没有,或许是突逢家中大变的关系,她如今在学校的生活比以往都要更加低调谨慎。”林毅道。

    “派个人给我盯死了她。”周白熊道。“但凡她有任何异动都第一时间告诉我,如果可以,最好找机会给我试探她一下。”

    “明白。”林毅想了想。“需要我直接展开封绝空间试探吗?”

    “暂且不用,最近陈平有大计划要对付苏逸他们,一旦你这边展开封绝空间,很可能会打草惊蛇导致功亏一篑,最好等解决掉苏逸他们后再来用封绝空间试探。”周白熊道。

    “了解。”林毅叹了口气。“周队,你就这么相信陈平能帮我们抓住苏逸他们?”

    “你我都非常清楚,陈平是一个诱饵,能否抓住苏逸他们的关键都在于他的身上。”周白熊道。“何况这件事情无关信任与否,他有他的计划,我们同样有我们的计划。”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林毅半眯起眼恍然道。

    “5.7事件结束以来,我们花费了大量人力物力都依然没有突破性进展,上级已经非常震怒不满了,倘若再抓不到人,呵呵,往后我们九处的脸都要丢光了。”周白熊怅然道。“不说其他,想想今年支队的经费着落,年底的福利都是一个大问题。”

    “别啊,我还指望今年的福利买房呢!”

    “支队不是分了房吗?”

    “可丈母娘不满意有啥办法?!说是队里分的房地处太偏了,非要买市中心的房!什么将来上班啊,儿女上学啊都方便,我现在听对象讲这些脑袋都要爆炸了。”

    “嘿嘿,谁让你摊上这么个丈母娘,结婚以后估计有你苦受得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