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钟声 一
    天才壹秒記住完美,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车过留痕,雁过留声。

    人也是一样的。

    如今有无数双眼睛在暗中盯着陈安,无论他接触过什么人,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背后都会有人进行调查解读,毕竟谁让他自己主动惹祸上身,自他决定下场伊始,他便应该有这方面的觉悟。

    开国伟人曾说,与人斗其乐无穷。

    可惜陈安没有这种战天斗地的豪迈气概,他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想回家而已。

    “宫崎奈奈,岛国关东地区上野人士……”

    看完下属最新呈现上来的调查报告,周白熊背靠在椅子上,右手夹着烟,左手无意识地摩挲着下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从这份资料显示,陈平一反常态主动接触的宫崎奈奈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岛国留学生,在此之前,彼此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完全是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两人的相遇相识都是一个看似男女间的美妙邂逅。

    但周白熊断然不会相信这是简单的邂逅,绝对是陈平的有意为之。

    他究竟想干什么?转移我们或者他们的注意力吗?还是另有其他深意?

    “林毅,说说你的想法。”

    深深吸了口香烟,周白熊的目光瞥向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翻看着复印资料的林毅道。

    “无法理解。”林毅摇摇头轻叹口气道。“但有几个猜测。”

    “说来听听。”周白熊道。

    “其一,他在混淆视听,掩饰自己真正的意图;其二,他在布置一个引诱苏逸他们的陷阱;其三,宫崎奈奈是一个幌子,他需要借助这个幌子来接触下落不明的侯雯君。”林毅沉声道。“众所周知,侯雯君拥有神奇的易容能力,这无疑给我们寻找她增添了极大的困难,如今知道她下落的只有陈平一人,若他想要联系侯雯君铁定不会正面接触,以防我们与苏逸他们的调查怀疑,所以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方式……问题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只要他不联系侯雯君,我们都无从下手,所以他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联系侯雯君,问题的矛盾出现了,他究竟有没有联系侯雯君的想法!”

    “联系的方式有很多种,出于安全起见,他甚至连接触都不用,只要他和侯雯君提前说好,在特定的位置地点留下关键的信息即可。完美”周白熊眯着眼道。“如果换成是我想要联系侯雯君,我可以将记录信息的纸条悄悄藏在当时辩论赛的大学礼堂座位下,又或者是趁宫崎奈奈的不注意将纸条放入她的衣服口袋与包里,随后由侯雯君窃走,还可以在游逛校园的途中不经意丢在某处,这种隐秘的地下接头方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做不到。”

    “的确有可能。”林毅蹙眉道。

    “我现在关心的不是他有没有联系侯雯君,而是他打算怎样在一个月抓住苏逸他们。”周白熊掐灭了即将燃尽的烟头道。“如果他已经开始着手布置,那么宫崎奈奈便是他计划里的关键一环。”

    “苏逸和李宗秀可不是好对付的。”林毅凝重道。

    “你以为他真的准备依靠自己来对付他们吗?”周白熊笑道。

    “哦?!这么说,他会求助我们?”林毅眼睛一亮。

    “求助是必然的,只是不知道他选择的求助方式罢了。”周白熊道。

    叮铃铃——

    这时候,周白熊的电话突然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将屏幕朝林毅晃了晃笑道。

    “还真是巧,我们这边刚说起他,他便打电话过来了。”

    随后,周白熊接听了电话。

    “喂!陈平,无事不登三宝殿,突然打电话给我有何贵干啊?”

    “如果可以,我希望您能帮我弄点武器。”

    “武器?!”周白熊神色一变。

    “是的,毕竟我需要一点自保的手段,否则等你们支援赶到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完了。”电话那头的陈安语气平静道。

    “你要什么武器?”周白熊冷静下来道。

    “稍后我会把清单发给你。”

    陈安说完便挂了电话,片刻,一条短信发送至周白熊的手机。

    周白熊看了眼信息上的内容,眼皮直跳,立刻给陈安打去电话。

    “你究竟想干什么?这些武器都足够武装一个标准步兵班的火力了!这事我根本无法单独做主,必须请示上级才行!”

    “可以,如果您那边同意的话,麻烦再回复我电话吧。”

    一句话说完陈安又挂了电话。

    “周队,什么情况?!”林毅见状连忙问道。

    “他已经开始行动了。”周白熊脸色沉凝道。“而且这次行动估计阵势很大。”

    “这么说来,宫崎奈奈真是他布置陷阱的一环?”林毅若有所思道。

    “谁知道这是否他在故意引导我们的关注重心。”周白熊冷笑道“这个小家伙可远没有我们想象得如此简单。”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被他牵着鼻子走吗?”林毅不满道。

    “暂且静观其变吧,看看这个小家伙到底在耍什么花样。”说着,周白熊站起身子。“我现在有点事要和老姜去商量一下,你继续调查下宫崎奈奈那边可疑的地方吧。”

    与此同时。

    首都某家高级私人会所的地下酒窖里。

    “目标最近接触了一个叫宫崎奈奈的岛国留学生。”

    一个身穿着燕尾服如同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背脊笔直地站在椭圆形的红木品酒桌前,面向着两位气质不凡的年轻人道。

    “什么来头?”

    苏逸目光盯视着手里摇晃的红酒杯有些漫不经心道。

    “没有来头,纯粹是一个普通的岛国留学生。”中年管家面无表情道。

    “然后呢?”苏逸接着问。

    “两人在外国语学校举办辩论赛的礼堂认识后,这些天一直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中年管家娓娓道来。“据打听到的最新消息,过两天周末他准备邀请对方前往首都西郊的清漪园游玩。”

    “呵呵,真是有趣。”苏逸笑容意味深长道。“一个平日如同书呆子的家伙最近怎么突然就开窍了?!宗秀,你说怪不怪?!”

    “他没有开窍。”李宗秀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神色淡然地翻看着手里的古文书籍道。“所料不差,宫崎奈奈应该是掩饰他暗中联系侯家女的幌子……这段时间九处的人可是盯死了他,不怪乎他会想出这种办法。”

    “你说侯家女现在会在哪里?”苏逸将酒杯举到嘴边,轻轻嗅了一下,感受着红酒散发出来的浓烈芬芳。

    “除了他没人知道。”李宗秀道。

    “真是没有想到,我们大风大浪都见过了,最后却在这小子身上阴沟里翻船了。”苏逸抿了口酒后感慨道。

    “翻船的人是你,不是我。”李宗秀抬头看了眼苏逸纠正道。“目前还是好好想想如何将功补过吧!上面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

    说完,李宗秀眼角的余光不露痕迹地瞥了眼一旁的中年管家。

    “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九处一直严密搜查我们的下落,这时候我们如果敢跳出来无异于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苏逸叹了口气道。“何况目标身边都有九处的人,出手的风险太大,根本不可取。”

    “九处的人不可能一直保持着高强度的监控工作,迟早都会有松懈的时候。”李宗秀不紧不慢道。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哦!”苏逸无奈道。“说不定等他们松懈下来,上头规定的时间都已经过了。”

    “既然没有机会,你不会创造机会吗?”李宗秀摇了摇头。“原来你的聪明才智都去哪里了?难不成在那小子的打击下都已经喂了狗吗?”

    “呵呵。”苏逸似不在意地轻笑出声。“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哦?你想出什么办法了吗?”李宗秀挑了眼眉。

    “有一个尚需完善的计划。”

    苏逸打了个响指,中年管家旋即领会,片刻后拿出一根剪好的雪茄递给了他。

    “风险大吗?”李宗秀看着吞云吐雾的苏逸道。

    “我们干什么事情没有过风险?”苏逸笑道。“但相较于直接出手,这个计划的风险可要小多了。”

    “需要配合的地方直说。”李宗秀再次用眼角瞥了眼始终不动声色的中年管家。

    “这两天我需要出门一趟。”苏逸神色突然严肃道。“还有,派人把有关宫崎奈奈的完整调查资料给我。”

    “有意思。”李宗秀难得露出笑容,转而朝中年管家道。“福叔,麻烦你了。”

    “预定今天晚上七点前可以将资料整合递交。”中年管家一板一眼道。“如果两位少爷没有其他事情,我先去忙了。”

    “福叔慢走!”

    中年管家离开后,苏逸似乎如释重负般扯了扯领口的领带。

    “他就是总部派来监视我们的人?”

    “应该是。”李宗秀点头。

    “看来组织一直没有真正信任过我们。”苏逸沉声道。“我在首都这些年,可从未知道这里是组织的秘密据点。”

    “在组织眼里,我们只不过是他们好心收留的两条丧家之犬罢了。”李宗秀耸了耸肩道。“从我加入组织的那一刻开始便早已深有体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