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疑点
    身处异国他乡,语言障碍是构成社交的最大问题,一旦没有了语言障碍,若想融入当地的文化环境都变得轻而易举,前提取决于个人的主观能动性,毕竟离群索居封闭自我的人无论在哪里的处境都是一样的。

    宫崎奈奈并非一个合格的导游,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或许彼此心里都清楚,浏览学校仅仅是一个借口,借口背后掩藏的是心照不宣的情感交流。

    正如男女间约会的三板斧,吃饭逛街看电影,这些形式的目的都是为了方便拉近两颗心的距离,一旦距离过远,时间太长,往往产生的不再是美,而是诠释了不堪一击的感情。

    如果一个人对你感兴趣的话,对方总会主动挑起各种话题,反之,如果一个人对你没有兴趣,回复的语气里都会充满敷衍的味道,如果双方都相互抱有兴趣,结果自然是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

    陈安与宫崎奈奈却属于第四种。

    因为两人的相识从一开始便动机不纯。

    有说有笑的和谐表面下彼此都各怀心思。

    宫崎奈奈对于陈安谈不上一见钟情,可好感终归是有的,当然,不是每个好感都能理解成爱情,就像男生对男生有好感大多出于友情而非基情。

    临近中午吃饭前,陈安一直在寻找一个机会。

    在没有成为真正的情侣之前,无论是出于矜持,害羞,又或者防范等想法,女生与男生见面相处总会习惯性拉上自己的闺蜜作陪,陈安不知道宫崎奈奈是不是这样的女生,但为了与侯雯君接上头,他必然会想方设法让宫崎奈奈将侯雯君叫出来。

    比如。

    吃饭之前,他会不经意的说一句。

    “奈奈,你在学校里有什么好朋友吗?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叫上她一起过来吃。”

    当然,这个想法是建立在对方没有主动开口的前提下。

    按照岛国人不喜欢麻烦他人的性格,估计宫崎奈奈是不会给陈安添麻烦。

    说巧不巧,眼看临近晌午,逛遍了半个校园的两人正打算去附近食堂吃饭之际,宫崎奈奈的电话响了。

    来电的人正是侯雯君伪装的渡边结衣!

    尽管宫崎奈奈接电话时避开了陈安,可听觉敏锐的他依旧听出了电话那头侯雯君的声音。

    不得不说,侯雯君非常有伪装的天赋,或许是以前有着丰富的伪装经验关系,如今不到一周的时间,她便完美代入了渡边结衣的角色。

    渡边结衣在学校期间基本上与宫崎奈奈形影不离,经常会看见两人逛街吃饭的情景,而这个电话正是侯雯君打来询问宫崎奈奈辩论赛结束没有,她现在在什么地方,等会一起去吃饭。

    然而宫崎奈奈却在电话里借口有事婉拒了渡边结衣、

    “同学打来的吗?”

    挂了电话,宫崎奈奈刚一回来,陈安便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的,她和我一样都是来自岛国的留学生,而且也是我在这间学校里最好的朋友。”宫崎奈奈先是说着抱歉久等了的话语才缓缓解释道。

    “这个时间点,她应该是打电话来叫你一起吃饭的吧?”陈安微笑道。

    “陈君真聪明,竟然一下子就猜对了。”宫崎奈奈习惯性赞叹道。

    “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上你同学一起过来的吃的。”这时候,陈安终于暴露了自己的目的。

    “不用麻烦陈君了,我已经和她说好了,今天有事不能陪她一块吃饭了,明天我会好好补偿她的。”宫崎奈奈连忙说道。

    “奈奈你太客气了,我们国家的人都是非常好客的,古语便有有朋至远方来不亦乐乎一说!所以奈奈不用觉得麻烦。”陈安看似软绵绵的话里充满了强硬的态度。“何况对方是奈奈最好的朋友,我也想借着这顿饭的功夫好好认识一下对方。”

    “那……实在是给陈君添麻烦了。”

    宫崎奈奈踌躇良久,最后还是同意了下来。

    “不麻烦,准确的说,这应该是我的荣幸。”陈安笑容愈甚。

    外国语学校和首都大学的食堂看上去都大同小异,每个窗口都经营着不同类型的食物,陈安在询问宫崎奈奈和她朋友想要吃些什么后,便让她留在座位上独自去窗口排队购买,虽然没有饭卡,可现金同样可以交易。

    宫崎奈奈给自己点的是乌冬面,而给未到的渡边结衣点的是牛肉拉面,虽然陈安表示可以多点一些,但宫崎奈奈以两人胃口很小,不能吃太多为由拒绝了。

    想想印象里岛国电影电视剧里一家人吃饭的场景,往往每个人的餐盘里都是一小碗饭,一碟菜,一碗汤,一条鱼就打发了,换作大碗吃饭的国人,这点量恐怕连半饱都不够。

    等陈安端着盛放着三大碗汤面的餐盘回来后,宫崎奈奈的身边已经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陈君!辛苦你了!”见到陈安,宫崎奈奈迅速站起来给他介绍道。“她叫渡边结衣,正是我在学校里最好的朋友。”

    “你好!我叫渡边结衣,您的事情我已经听奈奈说过了,今天实在是麻烦你了。”

    侯雯君伪装的渡边结衣一道站起朝着陈安礼貌鞠了个躬道。

    “你好,我叫陈安,很高兴认识你。”

    陈安放下餐盘后便向侯雯君伸出了手。

    侯雯君马上意会,伸出手与陈安握在了一起。

    片刻,分开。

    握手的过程里,宫崎奈奈没有看见,陈安的手指轻轻在侯雯君的掌心里勾了一下。

    吃饭的过程里谁都没有说话,彼此都保持着食不言的传统礼仪,而男生普遍比女生吃东西要快,宫崎奈奈她们吃到一半的时候,陈安的碗里已经见空了。

    他没有要第二碗,只是单手撑着脸颊,手指不断轻敲着脸颊,始终微笑地看着二人。

    午饭结束后,侯雯君伪装的渡边结衣没有待太久便借口下午有课离开了,而陈安与宫崎奈奈继续有说有笑地开始游逛起校园,晚饭期间,渡边结衣没有来,他和宫崎奈奈在交换过联系方式后,陈安便离开了外国语学校,并言明下次会作为东道主邀请宫崎奈奈与渡边结衣一起领略首都的风土人情。

    虽然陈安与侯雯君看似交流不多,实际上他已经将自己想要说的内容都传递给了对方。

    因为除了侯雯君以外,谁都不知道在午饭期间,他手指轻敲脸颊的举动根本是在悄然不觉中发送摩斯密码。

    他非常清楚。

    从他主动接触宫崎奈奈的那一刻开始,暗中监视他的人早就将宫崎奈奈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虽然渡边结衣同样会查,可是从接触的亲密程度,他们关注的重心显然会放在宫崎奈奈身上,而不是犹如过客的渡边结衣。

    毕竟他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一反常态,任谁都会产生怀疑。

    “嘿嘿嘿!陈平!老实交代!你下午去干什么了?!”

    一回到宿舍,坐在电脑前的钱晓东与蒋志立瞬间齐齐盯视向他,脸上都露出猥琐的笑容质问出声。

    “有什么事吗?”

    陈安看了他们一眼,若无其事地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翻看起来。

    “装!继续装!”钱晓东嘴里啧啧不屑道。

    “陈平!看不出来啊!原来你是这么一个深藏不露的人。”蒋志立摇头故作感慨道。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陈安不由奇怪道。

    “哇!志立!你瞧瞧,我们都已经说得这么明显了,他还在那装无辜,我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钱晓东和话剧演员似的,语气与肢体动作都表现得异常夸张道。

    “他们说的是辩论赛结束后,和你一起离开的女生是谁!”

    专注于电脑游戏的孟凡飞实在受不了钱晓东他们的大呼小叫,直接揭露了谜底。

    “哦,你说宫崎奈奈啊,她是外国语学校的岛国留学生,辩论赛开始前认识的。”

    陈安顿时明白过来,神色平静地简单解释道。

    “然后呢?然后呢?”钱晓东八卦之火已然在熊熊燃烧。

    “然后和她逛了下外国语学校,简单吃了个饭。”陈安无动于衷地翻着书道。

    “没了?”

    “这就没了?”

    钱晓东与蒋志立还准备听个八百字的详细描述,谁知道陈安一句话就打发了过去。

    “是啊,怎么了?”陈安问。

    “卧槽!陈平!你会不会讲故事啊?!你的语文老师在哭泣啊!这不是我想要听的!”钱晓东有些抓狂道。

    “你想听什么?”陈安不解。

    “当然是问你怎么勾搭上对方的!然后进展如何了?!”不开口则已,一开口便一针见血的孟凡飞道。

    “萍水之交的朋友,没有谈论太多的必要。”陈安摇头道。“也许我只是想锻炼下自己的岛国口语罢了。”

    “陈平!不要狡辩了!我已经看出你闷骚的本性了。”蒋志立扶了扶眼镜严肃道。“没想到你是这种吃干抹净不认账的人!”

    “你们真的好无聊。”陈安叹了口气。

    结果,下一秒,他口袋里的电话响起。

    他拿起手机,上面有一则短信。

    “陈君……”

    信息没有看完,手机便让钱晓东突然一把抢了过去。

    “陈平!还说你不会武……不对!还说你不会泡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