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接近
    “老地方,晚上七点见。”

    手机在桌面嗡嗡震动,正在图书馆看书的陈安随手拿起手机,然后便看见了一行文字信息。

    发信人,周白熊。

    “终于来了吗?”

    陈安嘴里喃喃自语了一句,似乎心里早有预料。

    事实上他在这场博弈里由始至终都处于弱势的地位,每一步都是在刀尖上行走,面对九处这个特殊的国家暴力机关,他就别想奢望着对方讲什么人权,或许他应该庆幸自己遇到的是周白熊,如果换作一个强势霸道的,直接先关上几天小黑屋再说,甚者刑讯逼供都能换着花样来,你永远不会知道,一旦国家撕去温情脉脉的面纱,暴露出来的冷酷会彻底超乎你的想象。

    他私底下的小动作有很多,国家部门肯定会有所察觉,问题是这些小动作他不做不行,不做就等于坐以待毙,但做了就等于被对方抓住了马脚。

    两难抉择,不得不选。

    电视电影里我们经常会看见英勇帅气的间谍特工与他国斗智斗勇的精彩博弈,可实际上这些都是经过极大的美化与夸张,谁都不会知道,真正的间谍特工每时每刻都活在提心吊胆的状态里,民众更不会知道,每年大国之间都会秘密交换彼此不慎暴露身份被捕的各色间谍人员。

    陈安不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他同样没想着与国家作对。

    他只是想着拖延一点研究的时间罢了。

    周白熊会发这个信息过来,说明他们已经掌握了自己窝藏侯雯君的间接证据,然而,他们却没有抓到侯雯君。

    摊牌的时间到了。

    当前时间是16:17分,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约定时间是七点,这是让自己最后吃一顿好的吗?

    陈安摘掉了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放在桌上,手指轻柔着眉心,片刻,他合上书本,起身准备离开。

    “同学,你的眼镜!”

    这时候,身后有人小声叫住了他。

    他回过头,朝座位上提醒自己的女生微微一笑道。

    “我已经不需要它了。”

    “即使你不要它了,也该把它丢到垃圾桶里,而不是随便扔在桌面上。”

    提醒他的女生一脸认真道。

    “……”

    陈安愣怔了一下,转而重新走到桌前拿起那副黑框眼镜,目光始终停留在女生的脸上。

    这是一个文静秀气的女生。

    “同学,谢谢你礼貌制止了我的不公德行为,出于感谢,等会我能请你吃个便饭吗?”

    “不用了,我男朋友迟些会来找我一起去吃。”女生淡然拒绝道。

    “男朋友……”陈安脸上的笑容愈浓。“你说的右手第三排书架处那个戴着眼睛装作看书的男生吗?”

    “我想你误会什么了?”女生不动声色道。

    “既然你提醒了我一句,我也同样给你一个提醒。”

    陈安将手里的眼镜随手丢进十多米外放在墙根下的垃圾桶,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下次在监视别人的时候,记得不要频繁去摸你藏着米粒耳机的左耳。”

    这一刻,他犹如一柄朴实无华的宝剑彻底出鞘,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冷冽锋芒。

    因为。

    他已经没有再掩饰下去的必要了。

    陈安的晚餐比以往多加了一个鸡腿,毕竟中午给侯雯君整容耗费了他不少念能气力。

    首都大学的食堂饭菜质量是有保证的,不但便宜实惠,味道都要比一般市面上的餐馆好吃不少,许多师哥师姐毕业以后都会非常怀念感慨,以前觉得食堂饭菜是“猪食”,等到出来工作以后才发现叫来的外卖不但贵,甚至连食堂的“猪食”都不如,哪怕有人飞黄腾达以后,每每回校都要来食堂吃一顿,他们回味的不是饭菜的味道,而是曾经属于他们逝去的青春。

    周末的食堂相当冷清,大多数学生都懒得来食堂吃饭,宁愿饿一顿都不愿出宿舍,假如有人外出未归,或者实在饥饿难耐想要去吃饭,结果立马会有一窝蜂人请求帮忙带饭。

    陈安的生活是非常有规律的,按时吃饭,按时锻炼,按时上课。

    他这边刚吃完饭,钱晓东便打来电话,请求他带三份盖饭回来。

    没有约会的日子,钱晓东他们和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不同,但凡能窝在宿舍便绝对不会出门,而一出门比谁都要精神兴奋。

    离开食堂,他在操场上慢慢散步了几圈后才前往约定的教学楼天台。

    “你很准时。”

    当他前脚刚迈入天台,耳边便听见了周白熊的声音。

    “个人习惯。”

    天台上依然只有周白熊一个人,他依然站在护栏边上熟悉的位置遥望着夜色下的校园风景。

    陈安走到他的身边,双手架在栏杆上面,感受着凉爽的夜风,一道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地表。

    “说谎也是吗?”

    周白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盒香烟,嘴巴直接叼出一根用防风火机点燃,深吸一口,迎风吐出散乱的白色烟雾。

    “让世上关系变得平和的,比起真相,更多的是谎言。”陈安神色平静道。“谎言会缝合暂时的矛盾,使不安沉睡,而真相会让一切都变得紧张起来。”

    “这就是你的解释吗?”周白熊面无表情地抽着烟道。

    “仅限谎言的解释。”陈安道。

    “我不喜欢和聪明人说话绕弯子。”周白熊轻叹道。“之前绕弯子我是在给你坦白的机会,但你却始终都在逃避。”

    “我知道侯雯君的下落,但我不会告诉你们。”陈安沉默片刻道。

    “你知道吗?你在玩火。”周白熊似不在意地摇头道。“小孩子拿根木棒便以为有了挑战大人的力量,可实际上大人一旦动真格的话,即使小孩子手里拿的是枪都无济于事。”

    “我从不抱着小孩子能够战胜大人的奢望,但是,当小孩子成长为大人的时候,大人已经垂垂老矣。”陈安无动于衷道。

    “成长是需要时间的,小孩子在成长为大人后,一切都已经为时已晚了。”周白熊吐出一口长长的烟雾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