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余波
    “地震?不对!”

    落叶构成的绳索将苏盈袖紧紧束缚在教学楼大厅的承重柱上,李宗秀看着头发散乱,嘴角留着鲜血的苏盈袖,抬手便准备操纵落叶飞龙给予她最后的一击,熟料地面忽地一阵晃动,李宗秀下意识停住了手,随即天花板开裂,一块块碎石掉落下来。

    轰——

    本能预感到危险的李宗秀瞬间将周围的落叶团团包裹住自己,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圆球,片刻,无数坍塌的混泥土石块荡起漫天烟尘,整个教学楼大厅都掩埋在一堆瓦砾废墟里。

    当一切归于平静,满目疮痍的废墟突然迸裂掀飞起层层压在上面的砖石泥板,片片落叶的旋转环绕下,李宗秀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

    怎么回事?!什么情况?!

    望着眼前莫名倒塌了大半截的教学楼,李宗秀神色凝重,思来想去都摸不清楚原因。

    这时候,他的感知里发现不远处有人正朝自己移动过来,扭头望去,来人竟是苏逸!

    “苏逸?出了什么事情?侯家女呢?!”

    见到灰头土脸两手空空的苏逸,李宗秀不由自主地蹙起了眉头。

    “追捕侯家女的过程中我遇到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最后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弄塌了大楼,趁我不备时直接救走了侯家女!”苏逸脸色异常阴沉地说道。

    “那你为何没有去追?!”李宗秀怒声道。“你知道这次任务失败上面会怎么惩罚我们吗?”

    “我也想去追啊!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那个小子跑去了哪里!”苏逸咬牙切齿地解释道。“那小子有种非常特别的隐匿手段,哪怕我散开全部感知都发现不了他的踪迹,所以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早已经没了人影。”

    “……”

    李宗秀胸口起伏不定,似在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情绪,周围飞舞的落叶都呈现出不稳定的运行变化。

    “有人闯进来了。”

    苏逸脸色突然一变,目光望向封绝空间出现波动的方向。

    “是九处的人!”李宗秀紧握着拳头,脸上露出不甘的表情。“我们现在立刻撤退!”

    “侯家女怎么办?”苏逸忙问道。

    “没时间了,一切等我们回去再说!”

    半晌,一个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从天而降,他站在废墟中央,犹如鹰隼的目光扫视了眼四周,下一刻,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只见他随手一挥,废墟上的大量瓦砾都在一股狂暴的飓风下吹散一空,他缓缓向前走到一根断了大半截的承重柱前,弯下腰抱起了奄奄一息的苏盈袖。

    “队长!”

    一个个人影纵跃飞来,见到男人臂弯里怀抱的苏盈袖,当即有人紧张叫道。

    “盈袖没死,只是重伤昏迷了过去,你现在立刻带她回去治疗!”

    说着,男人将苏盈袖交给了说话的人。

    “队长,对方人呢?”有人问道。

    “迟来一步,人已经跑了。”男人遥望着隐隐残留着对方气息的方向,神色淡漠道。“夏铭,你立刻和公安部那边的同志联系,让他们暂时派人封锁首都所有的机场,铁路,公路等重要交通枢纽,张臣,你立即联系首都周边的三省部门……”

    随着一条条命令的下发,等周围人影都离开后,废墟现场徒剩下男子一人。

    他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狠狠捏碎,口里喃喃自语。

    “什么时候开始,国内都成为了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了!”

    ……

    ……

    “你醒了?”

    侯雯君仿佛经历了一场漫长的噩梦,梦里,她手里拎着长刀,浑身浴血的跪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曾经一个个熟悉鲜活的同伴脸孔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下,她奋力想要去拯救他们,可是膝盖与手臂却像是灌满了沉重的铅液,无论如何她都站起不起,提不起刀,犹如一个无助的小女孩,只能眼里流着悲痛欲绝的血泪。

    耳边,响起了由远至近传来的脚步声。

    恍惚,有人拽起她的头发,贴近自己的脸颊,轻声说了一句。

    “侯家女,告诉我,你父亲留下的钥匙在哪里?!”

    她疯一般挣扎着想要去看一眼拽住她头发的人,结果换来的却是腹部遭到了重重一击,剧烈的疼痛使得她弯下腰缩成了虾米状。

    “侯家女,既然你不肯说的话,那就带着钥匙去见你的父亲吧。”

    她的头发再次被人拽起,紧接着她感到颈部一凉,最后一眼,她看到了自己没有头颅的身躯缓缓歪倒在了地上。

    “啊——”

    侯雯君从床上惊醒过来,直接躺起了半个身子,可马上又脸色苍白痛苦地倒了下去。

    “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悠悠响起。

    “你……”侯雯君瞬间警惕地循声望去,待看清说话的人,她的脸上都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是你?!陈平?!”

    “是我。”

    陈安坐在椅子上,低头翻看着放在大腿上的书本,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刚刚处理过你的伤口,不要激动,免得伤口再次开裂。”

    “是你救了我?”

    侯雯君脑袋思绪一片混乱,似乎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荒诞现实。

    “毕竟你曾经出手救过我一次,如今见你有难,于情于理我都应该偿还你的恩情。”陈安合上书本,神色平静地看向床边的侯雯君道。“所以,从此我们两不相欠了。”

    “两不相欠吗?”侯雯君苦笑出声。“原来是我一直低估你了……谢谢!”

    “不用谢。”陈安道。“你的伤口伤得比较深,大概两周内才能彻底愈合,这段时间你便在这里安心养伤吧。”

    “这里是哪里?”侯雯君随意看了眼周围陌生的房间景象道。

    “大学内的教职工公寓,系里的一个教授得知我有租房想法后租给我的。”陈安重新低下头翻看起书本道。“因为这个教授在本地有房子,公寓这边不经常住,所以便干脆租给我了。”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侯雯君沉默片刻道。

    “不用担心,局势都在政府的控制范围之内。”陈安漫不经心道。“你那两位受到惊吓的同学都已经让国安九处的人消除了当时的记忆,学校方面对外通知你老家出了急事,暂时随父母离开了首都,关于苏逸,公安部门宣称他涉嫌操纵股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