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发现
    晚上聚餐地点选在了校外一家素有口碑的火锅店,位于北方的首都依然天寒地冻,距离温暖的春天尚有一段时日,滚烫麻辣的火锅无疑是这个时节下朋友聚餐的最佳选择,假如再喝上一两杯白酒,出了门都浑身暖洋洋的。

    店里生意非常火爆,客人基本都是附近高校的学子们,来来往往都能感受到青春洋溢的喧嚣热闹,幸亏钱晓东提前订了位子,否则晚来一步连座位都没有了。

    陈安是最后一个到的人,在他来的时候,孟凡飞与蒋志立都低头玩着手机,似乎彼此都不想搭理对方,而钱晓东一直在说话努力活跃着气氛。

    “陈平!你终于来了!迟到自罚三杯啊!”

    待看见陈安后,钱晓东连忙嬉笑着站起来,伸手指着桌面上摆放的酒精饮料。

    “白的还是啤的?你自个挑!”

    “我不喜欢喝酒。”

    陈安坐在了蒋志立身边的空位子上,顺手把背包挂在了椅子上。

    “别这么扫兴嘛,不说三杯了,一杯行了吧?”

    说着,钱晓东打开桌上一瓶白酒,直接倒满了小杯子推到陈安面前。

    “……”

    陈安无奈的摇摇头,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好!”见陈安一口气喝完,钱晓东立刻鼓掌叫好,随即趁势对桌上那两个玩冷战的家伙大叫道。“你们瞧陈平都喝了,你们好意思不喝?来来来!咱哥仨一起走一个!”

    不容两人拒绝,钱晓东直接把斟满的酒杯重重放在了他们面前,自己都作出了准备敬酒的模样,见二人依然迟疑不决,他立刻拉下脸道。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回事?这点面子都不肯给我吗?”

    “来!喝!”

    蒋志立放下手机,拿过酒杯便站了起来,目光有意无意看向对面的孟凡飞。

    “喝就喝呗。”

    孟凡飞见状,鼻子轻哼出气,二话不说便与两人干杯。

    “哈哈,这就对了嘛,来来来,吃菜吃肉吧,想吃什么自己随便点随便放!今天哥请客!尽管放开肚皮吃!”

    钱晓东重新露出笑容,招呼着他们开始吃东西。

    饭桌上,陈安一直在默默涮肉涮菜,反倒是钱晓东吃了几口后便不断向他们劝酒,尤其是孟凡飞与蒋志立,一小时不到,桌上的两瓶白酒,六瓶啤酒便让他们解决了干净。

    俗话说酒是感情的催化剂,平日憋在心里的许多事情都会借由酒精的影响释放吐露,往往话匣子一打开便停不下来。

    “凡飞,中午的时候可能是我的语气不太好,不知道触痛了你哪根神经,为此我向你道歉。”

    酒过三巡,蒋志立脸色微醺,目光迷离地向孟凡飞磕磕巴巴道。

    “该说道歉的人是我,是我自己的情绪有问题,结果一时冲动都发泄在了你的身上。”孟凡飞无意识地摇晃着脑袋苦笑道。

    “借着今晚的酒,咱哥俩就把话给说开了吧,凡飞,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了个女人把你搞成这幅德行!”蒋志立拿过酒给先对方倒上。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自从喜欢上沈灵芸后,我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无论是吃饭还是睡觉我都会想着她现在在干什么,每天在手机上看不到她的回信我都变得心神不宁,焦躁不安,我喜欢她,我真的好喜欢她……”孟凡飞拿起酒杯便一口饮尽,说话都开始带着哭腔。“但她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到底哪点做得让她不满意了?为什么她要拒绝我……明明我可以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凡飞,难道不知道感情的事是勉强不得的吗?”蒋志立轻叹口气,随手扯了张纸巾给他。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孟凡飞拿纸巾狠狠擤了下鼻涕。“可我就是喜欢她啊,我有什么办法!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喜欢一个女孩,没有她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灰暗。”

    “那行!话说到这里,你喜欢她我此前都没有表示反对吧?甚至我和海燕都曾经努力撮合过你们,可你也看到了,无论你再怎么喜欢她,可是她都不喜欢你啊,甚至都已经明确拒绝了你好几次了……”蒋志立给自己倒了杯喝上。“虽然你可以继续喜欢她,但也不能影响到人家的正常生活了啊?!这样一来,你在她之前建立的良好印象全都玩完了,她也更不会喜欢你了。”

    “我有什么办法?你说我能有什么办法?”孟凡飞越说越伤心道。“能用的办法我都用了,为了追求她,每天我都在网上找那些如何讨女孩欢心的法子,到头来她却越来越疏远我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再者感情是双向的,单向的话只叫一厢情愿,再严重点叫死缠烂打,你这已经根本不是爱了,结果无论对你还是对人家都是伤害,所以,不如放手吧,只有这样你才能解脱自己。”蒋志立语重心长的劝说道。“否则继续这样下去,你们连最起码的朋友都做不了了。”

    ……

    ……

    “让你看笑话了。”

    火锅店外,钱晓东遮挡着风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他透过玻璃窗看了眼里面正交流着感情的孟凡飞与蒋志立,然后扭头朝身旁随他出来透透气的陈安道。

    “没有,事实上你只是在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而已。”

    陈平背着包,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目光望着前方街道川流不息的车辆道。

    “毕竟大家还有三年多一起朝夕相处的同窗生活,如果关系闹僵了对彼此都是一种煎熬与折磨。”钱晓东深吸了一口烟,似乎觉得话题有些沉重,故而开了个玩笑道。“现在网上不都流传着什么多谢当年大学室友的不杀之恩吗?我这么做无非是为了大家的小命着想。”

    “事情没有你说得这么严重。”陈安神色平静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