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二章 事态
    周白熊没有食言,在确认陈安并非灵能者后便送他返回了家里,但是,路上他却给陈安发出了严厉的警告,今日之事绝对不可告诉任何人,尤其是侯雯君,否则休怪他们追究他的杀人之责。

    小区门口,陈安望着缓缓驶离的那辆黑色商务车,直至消失在视野尽头,他才转身朝家里走去。

    陈安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件事情轻易画上了句号,对方的不追究何尝不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这点从侯雯君的事情便可知晓一二,明明他们已经锁定了侯雯君的身份,偏偏没有任何行动,无非是抱着放长线钓大鱼的想法。

    如今最好的选择莫过于置身事外,否则以他现在的小身板夹在两个庞然大物间的博弈里迟早都会有殃及池鱼的危险,所以他才会第一时间与侯雯君撇清了关系,甚至主动配合对方,争取一个良好的印象,毕竟相较于具有浓厚神秘色彩,行事作风难以预测的民间地下组织,摆在明处的国家安全部门显然更具可靠性,即便他们要对自己不利都会考虑到社会影响,而侯雯君背后的组织明显不会有这层顾虑,彼此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有段时间,他在学校里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窥视自己,现在想来并非自己的错觉,原来是国家部门的人因为侯雯君的关系早已盯上了自己,如果没有列车上发生的意外事件,从而导致的连锁反应,他也不至于这么快暴露自己。

    说来说去,终归是他个人的问题。

    亡羊补牢,犹未迟也。

    尽管他通过瞒天过海的方式主动接受灵能检测,证明了自己并非灵能使徒,从而侧面保住了自己的念能秘密,但对方肯定仍旧会心存疑虑,未来的日子里他都不可避免地会活在国家部门的监视范围内。虽说如此,凡事都有利弊可言,在他实力尚未彻底恢复前,他本来便不准备再与里世界扯上关系,对方的监视注定是徒劳无功,何况在他们的监视下,如果陈安受到灵能使徒的人身威胁,他们必然不会坐视不理,结果相当于随身带了个保镖罢了。

    这么一想,是否利大于弊呢?

    陈母工作的纺织厂从初八开始上班,陈安开学的时间则是元宵过后,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必要的外出锻炼身体外,大多数时候他都老实呆在家里陪伴陈母,如今家里的经济情况已经有所好转,纺织厂的工作环境恶劣,体力繁重,每天工作的八小时都处于高温高噪的环境,时间一长,身体迟早都会出现问题。

    为此陈安曾建议陈母换一份轻松的工作,又或者拿家里的钱置办点小生意,可陈母却通通拒绝了。按照她的说法,厂子工资虽然不高,但她在厂子好歹都工作了十几年,相关福利都有保障,且多少都有点感情,尤其是厂里有很多可以说话聊天的姐妹,她怕这么一走,以后平日里再想找一个说话的人都难了。

    陈安见劝说无效便放弃了,他大致可以理解陈母的想法,人到了一定岁数都会害怕寂寞,再加上他现在上大学后常年都不在家里,徒留下孤零零的陈母一人,但在熟悉的工作环境里,起码每天都有人可以说话聊天排解寂寞,万一真离开了厂子,说话的人都没了,难保会憋出什么心理疾病。

    正如很多农村或小地方出来的年轻人在大城市有番事业后,为了表达自己的孝心通常会接父母过来居住,可却没有想过父母来到陌生环境无人可聊感受到的孤独与寂寞,最终大多数老人都会选择离开,回到几十年熟悉的老环境里。

    念能的修炼与增长是一个需要长年累月的水磨工夫,套用武侠小说的话来讲,陈安这具身体的根骨不尽人意,修炼的速度都事倍功半,根本无法与之前的体质相比,按照他的计算,如果要恢复到全盛时期的状态,最少都需要三十年。

    可以想象陈安在得知这个结果后深深的无力感。

    现在他除了在掌握巩固物理学方面的知识外,同时还在研究如何加速刺激念能的修炼,考虑到急于求成造成根基不稳的问题,这无疑给他的研究带来了极大的困难。

    人体本身便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机器,千百年的科学家们谁都不敢妄言自己掌握了人体生命的奥妙,何况是陈安一个小小的科学新晋后辈。

    念能是一种特殊的生命能量,理论上谁都可以学会,可前提是你需要有一个引路人,即所谓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哪怕现在陈安对于念能的研究都是一知半解的程度。

    他有过一个大胆的设想。

    念能与灵能结合会产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虽然陈安本人没有具备灵能使徒的潜质,无法亲自实验这个假设,但不代表他不能找一个小白鼠,然后根据实验结果展开逆向分析来反哺自己,当然,这个小白鼠必须处于他的控制之内。

    可问题是小白鼠哪有这么好找啊!

    首先他认识的灵能使徒便不在他的考虑范围。

    寒假结束,陈安重新返回了校园,一个多月不见,舍友们的态度都比往常要熟络不少,彼此都在大谈寒假时的所见所闻与心得感受,唯独孟凡飞兴致缺缺,瘫软在床上有事没事都要瞄上手机一眼。

    “我说凡飞,你别老这样了,人家灵芸都明确表示不喜欢你了,你继续死缠烂打还有什么意思啊?!海燕都和我说了,说你开学前便回了首都去找灵芸,结果却闹得不欢而散。”蒋志立见到孟凡飞心不在焉的消沉模样,忍不住开口劝慰了一句。

    “老子喜欢谁关你屁事啊!有这份闲心不如先好好管管你家那多管闲事的大嘴巴吧!”

    谁知不说还好,一说孟凡飞就像被点燃了炸药桶突然爆发了脾气。

    “孟凡飞,你什么意思?!”蒋志立从座位上蹭地站了起来,目光盯视着躺在对面床上的孟凡飞扯开嗓门道。“你有错还不能让人说了?”

    “我什么什么意思?老子喜欢谁碍着你啦?轮到你来教训我?”孟凡飞手机一扔,从床上坐起身子,毫不畏惧地朝蒋志立针锋相对道。

    “行了你们两个!一个宿舍的兄弟,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老成持重的钱晓东见势不妙,连忙站在两人的中间开始打圆场。

    “可他像打算好好说话的样子吗?”蒋志立指着孟凡飞道。

    &nb-->>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