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配合
    假如一个平日学习成绩勉强称得上优秀的学生在某天突然摇身一变成为了超级天才,性格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结果无论是谁看在眼里都会觉得蹊跷可疑,尽管对方通过无时无刻都手不释卷的行为打消了大部分人的疑虑,但在有心人眼里依然会觉得难有说服力。

    陈平,一个自幼父母离异,在单亲家庭环境下长大的普通孩子,他性格内向怯懦,不善交流言辞,从小学到初中阶段经常遭到同学间的嘲笑欺辱,关系熟络的同学朋友都没有,在他初中毕业摇身变成超级天才前,曾一直被同班同学敲诈勒索殴打,直至在一次敲诈未果,对方恼羞成怒下使用铁棍重击在陈平头部导致昏迷后,由此,陈平似乎便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光是他在重伤醒来后,借由正规程序的报警索赔方式这点便不是普通初中生可以干得出来的事情,对他笔录过的警察回忆,他当时的表现非常冷静,丝毫看不出紧张的情绪,由始至终都如同一个事不关己的旁观者。

    毫无疑问,有关陈平的资料摆放在周白熊面前的时候,立刻引发了他极大的兴趣。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他和芦城事件的嫌疑人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大年初一,本该是阖家团圆的日子,周白熊却特意在他经常锻炼的地方耐心恭候着他的到来,因为根据调查资料的显示,自从那次脑部重击事件以后,他每天都会风雨无阻地进行锻炼身体,而近期锻炼的地方都在这个公园的人工湖畔。

    封绝空间的展开便是他作出的试探,而且是致命的试探。

    尚未完全适应封绝空间的陈安先是身体一僵,等到思维意识清醒,他立刻本能的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哪怕再如何装死都无济于事,毕竟对方是有备而来,装死的行为无疑是在侮辱彼此的智商。

    “陈平!果然是你!”

    周白熊身如渊渟岳峙,浑身都散发着充满压迫性的气息,目光深幽地凝视着与他相隔不远的陈安。

    “你是谁?”

    陈安神色平静,没有表现出半点紧张慌乱的模样。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周白熊,现隶属于国安九处特勤大队的第三支队长。”周白熊不动声色道。

    “原来如此。”陈安略作思考,顷刻间便明白过来。“是我太低估国家的力量了。”

    “不可否认,你隐藏得很好,如果没有半个月前列车上发生的事情,或许谁都很难察觉到你身为灵能者的秘密。”周白熊淡淡道。“可惜你身上露出的破绽太多了,即便没有这次列车事件,迟早你都会暴露在我们眼皮底下。”

    “因为我个人的变化与侯雯君的关系吗?”陈安点头认可了对方这番说辞,事实上他的确不够小心谨慎,如果他真的有心隐藏自己,当初他便不应该改变原主人的性格与行事作风,而是像普通人一样考一间普通的高中大学,如此一来他便不会与侯雯君产生瓜葛,引发一系列后续的事情。

    可他既然知道,为何没有这么做呢?普通人的生活难道不是他一直向往的吗?

    然而,他活着已经不单单是为了自己,还有原主人陈平的遗愿。

    陈平在意识消亡前,尽管常年备受嘲笑欺辱,可他内心又何尝不想变成一个自信坚强,众人仰慕追捧的优秀男生呢?难道他不想改变家里的贫苦现状,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吗?

    可是,他偏偏却有心无力。

    正如每个穷人都梦想成为亿万富翁,每个官员都梦想宰执天下。

    但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事实证明,大多数人都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既然陈安有能力办到陈平办不到的事情,作为占据了他这幅躯壳的灵魂,他便有责任有义务完成他的心愿,这也是他唯一能报答陈平的方式。

    “还有一点,你在医院的门诊记录。”周白熊道。

    “你们查得可真是细致啊!”陈安不由感慨了一声。

    “毕竟这是我们身为国家安全人员的职责之一。”周白熊神色漠然道。

    “说说你的来意吧,我可不相信你们大费周章的找到我仅仅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事情。”陈安看似浑身放松,实际上他一直都在高度戒备着对方。

    “第一,你和侯雯君及她背后的组织是什么关系?”周白熊直接开门见山道。

    “没有任何关系。”陈安如实坦白道。“在去年六月以前,我和侯雯君除了学习方面从未有过其他交集,这点你们可以通过学校师生了解,直至某天凌晨我从图书馆回去宿舍的路上,意外发现侯雯君正与一个神秘青年打斗,从那时候起,我才知道她不是一个普通人,可惜第二天她和全家都消失不见了……只是没想到后来我考上首都大学,命运让我们再次相见,但这一次,她却已经彻底改名换姓伪装成了另外一个人,为了了解她的身份,我特意调查了一些东西逼迫她与我见面,从而在她身上了解有关里世界与灵能使徒的事情……根据我们之间的约定,后来我便再也没有打扰过她的生活,说了这么多,我想你该满意了吧?”

    “……”

    周白熊没有预料到陈安竟然会像竹筒倒豆子般如此老实详细地作出交代,沉吟半晌,他才缓缓开口。

    “侯雯君有没有和你说过有关她们组织的事情?”

    “有一点,但不详细。”

    说着,陈安慢慢复述了一遍当时侯雯君告知她的组织内情。

    “她和你说了这么多,难道没有拉拢过你进入她背后的组织吗?”周白熊听完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没有,可能是我没有拉拢的价值吧。”陈安耸耸肩道。

    “呵呵,我可不认为她会放弃拉拢一个可以偷袭杀死b级灵能使徒的人。”周白熊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陈安道。

    “你说列车事件吧?我想你可能有所误会了。”陈安微笑道。“杀死秦世雄是一个意外,再者,我也并非你们眼中的灵能使徒。”

    “不可能!”周白熊下意识道。“如果你没有灵力,根本无法自由存活在封绝空间里面。”

    “可能是去年那次脑袋受伤后,我的身体大脑都产生了未知变化的关系吧,虽然我可以看见封绝空间,甚至能在空间里自由活动,但不代表我拥有你口中所谓的灵力。”陈安语气平静道。“之前侯雯君便检查过我的身体情况,确认我的确没有灵力,倘若不信的话,你也可以亲自检查验证一番。”

    话一出口,周白熊都有些愣住了。

    &n-->>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