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不期
    神秘青年的出现属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知陈安是否应该庆幸早一步下楼,完美错开了与对方在屋内撞见的时间,否则事情的结果势必会朝着始料未及的方向发展。

    陈安的调查行动主旨在于隐蔽,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他是不会暴露自己直面神秘青年。

    简单一句话。

    现在的陈安可能打不过对方。

    没有基因改造的极限身体素质,没有觉醒的强悍空间能力,单凭体内不久前才修炼出来的稀疏念能增幅,光是自保都成问题。除非事前他能布置下万全准备,说不定才有杀死对方的可能,但如果是遭遇战的话根本不用多做他想,趁早走为上计。

    签字笔在拇指上来回转动,看着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经过各方史籍对比印证出来的资料,陈安不禁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自人类诞生以来,不同民族国家地区都会有着自己独特的神话故事,在科学的解释里,神话是远古蒙昧时期的人类对自然及文化现象的理解与想象的故事,属于特殊意识形态的体现方式之一。

    随着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宗教开始出现,并在其发展过程中吸取大量的民间神话人物与故事形成自身体系的神话传说。

    在历史里寻找有关里世界与灵能使徒线索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与神话牵扯上关系,毕竟两者都可以划分入唯心主义的范畴内,多少都存在着不为人知的瓜葛与联系。

    所有的神话都是琐碎的,它就像是一个没有版权的作品,后人不断在基础上进行二次同人创作,随着神话故事与人物愈来愈繁杂,最终便会有人整理出一个自圆其说的系统体系,主框架彻底制定下来,往后只需修修补补完善即可。

    历史从不缺乏装神弄鬼的方士,有意思的是历朝历代,上至达官贵胄下至平民百姓都有深信不疑者,排除掉那些真正的神棍,陈安发现,相较于自身世界的历史,本世界的历史出现过不少前所未闻,类似于黄石公,南华老仙一流的“仙家人士”。

    而且陈安注意到他们通常都出没于王朝鼎革时期,尤其经常与改朝换代的开国君主与元勋扯上关系,直至近代二战结束,这些人的身影才彻底消失在了明面的历史里。

    综合多方面的历史考究,陈安将世界异变的矛头锁定向了约莫1.28万年前,一颗巨大的陨石曾在地球大气层爆炸从而引发了冰河时期大量物种灭绝,史前人类趁势崛起,同时大量神话故事的起源正是在这段时期井喷式的出现。

    从此本世界的历史正式走向了另外一条分岔路。

    得出调查结论后,陈安思考过一个问题。

    神秘青年与侯雯君的战斗原因是什么?理念之争?立场之争?又或者是单纯的仇杀?可惜如今已经无法寻找当事人取证。

    高考前的最后冲刺阶段,当其他高三考生正在刻苦备战的时候,陈安已经提前获得了保送首都知名学府的名额,但他却把这个宝贵的名额让给了更需要的人,因为凭借他的学习成绩,国内任何大学都是供他随意挑选的对象。

    高考志愿他填的依然是首都大学,专业填报的是物理系,因为首都大学的物理系在全世界都是出名的,想他前世身为文科生,今生却成为了理科生,真可谓是造化弄人。

    再者,他选择首都大学还有两个重要的原因。

    自古以来,每个朝代的首都都汇聚着大量能人异士,陈安想要借助这个机会,看看是否再有见识到里世界与灵能使徒的可能。最后一点,尽管至今他都没有完全解开那段加密的精神传音,但他却冥冥中有所预感,或许,加密传音指向的地点很可能会是首都。

    如今陈安母子的生活随着他崭露头角开始愈来愈好,不提曾经的赔偿金,光是他通杀各类奖学金下都已经足够缴纳大学四年的学费。尤其是高考结束,不出意料的成为全国理科状元后,除了校方奖励了他十万元,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更是奖励了他一套一百多平的房子,一时间网络上都闹得沸沸扬扬,有网友自嘲说,真是一个高考便把自己未来几十年的钱都赚了。

    毕业那天,曾发生过一件小趣事。

    陈安被女生告白了。

    不是一个两个女生告白,而是数十个女生组团一起轮流告白,着实造成了极大的轰动。

    当然,真正喜欢陈安的女生不多,其余多数是凑热闹瞎起哄的,从高考的压抑中解放出来,每个学生都难以自抑地痛快释放着内心的情感,难保不会干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如果陈安愿意,他分分钟可以变成木耳收割机,可惜作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期待喜闻乐见桥段的看官可能要失望了。

    古人云,食色性也,

    生为而人,陈安同样有着男女之欲,但他现在却能理智的克制自己的**,对他而言,爱情从来都不是生活中的必需品,尤其是打算一心回家的他,倘若真正爱上一个女孩对于彼此的结局都可能会是伤害,与其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陈安所在的城市没有机场,但有直达首都的火车。

    八月中旬,九月开学季尚未来临,作为大一新生的陈安便需要早早的前往学校报名,参加为期三周的军训事宜。

    “平平!路上一定注意安全,看管好身上的财物,到学校要听老师的话……”

    临别之际,陈母特意来火车站送别陈安,难免一番唠叨叮嘱,说着说着,眼眶都不禁红润起来。

    她没有随陈安一同前往首都,尽管厂里会特意给她批假,但陈母却拒绝了,山高水远,再加上孩子已经长大懂事了,迟早都有离开父母身边独立的一天,她已经不需要再像从前一样小心呵护。

    “妈,你在家好好照顾自己,不要舍得花钱,多给自己买些衣服与有营养的食品补补,如果家里有事的话第一时间就打我电话……”

    陈安抱着怀里瘦小的母亲轻声述说着,身心都感到一股莫名的沉重。

    火车来了。

    纵有千般不舍,终有离别时候。

    车站送别孩子的家长有很多,有些哭哭啼啼地模样如同生死离别的场景,等到第二年第三年,他们便开始会像个没事人一样独自往返。

    陈安订的是卧铺车厢,一截车厢里,前往外地上学的学生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