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骤雨
    人和人是有差距的,如果差距达到高不可攀,无法触及的程度,心中种种羡慕嫉妒的复杂情绪都为化为自我安慰的叹息,随着年龄的增长,哪怕再看到天才妖孽的人物都不过会惊叹一下,朋友相聚时当成闲暇的谈资,网络社区议论的对象,等到最新的社会时事热点出现,立刻会抛之脑后一窝蜂地展开新的谈论,如此反复,终究不过是给平淡的生活带点乐趣罢了。

    陈安在全校师生眼里堪称万中无一的天才人物。

    但他再天才,只要彼此人生没有产生半点交集,谁都无法影响各自正常的生活,未来毕业天南地北各奔东西,蓦然回首,仅仅都是人生匆匆的过客。

    尤其是步入高三开始,繁重的学习压力落在了每个学生的肩膀,尽管实验中学是所谓的贵族学校,但这些出身殷实家庭的学生比普通人更加清楚读书的重要性,即便有人考不上心仪的国内大学,家长们都会想尽办法送孩子去国外的学校读书,起码将来回国的时候都可以镀上一层海归的金,至少在学历上不会受到歧视,哪怕逢人见面介绍也不会落了面子。

    望子成龙是每个家长最大的心愿,有人会想学习好就了不起啊,然而答案是,学习好真的可以了不起,尤其是真正的学神级人物,这几乎是每个家长心中完美的标准。

    小时候你想买一台游戏机,如果向家长索取,成绩优秀的孩子往往更容易索取成功,哪怕是在学校里,老师们都会有意无意偏袒成绩好的学生,等到步入社会,系统的理论知识完全在实际应用中发挥出来,更加容易会获得升职加薪的机会,如果对待工作现状不满,即便跳槽都会成为各大公司争相哄抢的对象。

    前提是你始终都保持着稳压芸芸众生一头的优秀。

    一个人的价值和社会地位,跟他的不可代替性是成正比的。你是创造者,还是跟随者?这往往决定了你未来的前进速度和能够到达的高度。

    陈安的高中生涯在不少学生看来无疑是毫无乐趣可言,充满规律性,精确时间按部就班的生活简直枯燥到了极点,旁人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除了看书与晨跑锻炼以外,似乎便见不到他有其他娱乐活动。

    有人喜欢在运动里挥洒青春的汗水,有人迷失在懵懂青涩的爱情海洋里憧憬未来,有人沉浸在网络游戏的快感里难以自拔……他们不想给青春留下遗憾,热情奔放地肆意留下无法忘怀的青春刻印,但他们却不知道,他们的青春才刚刚上路。总有一天他们会明白,原来他们最精彩的青春便在不久之后的将来,并且会永远影响着他们的一生。

    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人生选择与追求,如果青春曾留下不少遗憾,但凡重生人士都会不懈余力地去弥补,而陈安的青春是平凡的,谈不上精彩,也谈不上乏味。

    他有过青涩的初恋,球场留下过痕迹,网吧里熬过通宵,大学时期又有户外活动,兼职过志愿者工作等等,或许唯一遗憾的是他从小学三年级以后便再也没打过架,仅有的一次打架还是因为二年级时候隔壁的熊孩子同桌故意打翻了父母给自己新买的铅笔盒。

    这点他不用遗憾,因为他杀的人比一个小城市的人口都要多。

    他的身体如今寄居的是一个成熟的灵魂,所以他更加像是一个旁观者,默默观察着身边这群可爱的学生们,丝毫没有参与入内的想法,如同裁判不会下场亲自比赛,否则放下哨子他就是冠军,这对学生们是不公平的,可笑的,无聊的。

    比起这些。

    他只想回家而已。

    学习是打发时间,同样是在寻找回家的路。

    眼前平行宇宙的世界与他的世界极其相似,偶有不同的变动都抵不过历史的滔滔大势,时来天地皆同力,英雄远去不自由,事实证明,单凭个人的微末力量是很难改变历史的,即一个人的命运,既要依靠自身的奋斗,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进程。

    “陈安,请问这道题该怎么解答?出题者又抱着什么样的用意呢?”

    课余休息时间,陈安的桌边从不缺乏讨教问题的同学,相较于颜面,学生们更加会注重实际,特别是面临高考的阶段,假如身边有一个学神级人物,哪个学生会放着暴殄天物?舍近求远?

    面对同学的疑问,陈安通常是来者不拒,每次都会深入浅出的给同学解惑,身边立刻围绕着一群学生专心听讲,比起学生的身份,他更像是一名传道受业解惑的老师,光是这点他便赢得了无数学生的尊敬。

    他不爱交流,不代表他不会交流。

    三年的朝夕相处,同学们基本都掌握了他的性格习性,在他们看来,如果深入接触一番才会发现,其实陈安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问问题的人是侯雯君。

    从高三开始,她便经常主动向陈安求教,交流多了,自然会认识到她真正的一面。

    侯雯君与陈安性格相仿,高冷的气质并非装出来的,而是家教所致。

    她母亲是家境富裕的政治老师,父亲是军人干部,从小都生活在严肃压抑的环境下,性格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以她的条件入读校风不良的十三中看似难以想象,实际上不过是家庭的一种考验,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由此才能培养出高洁的品性。当然,这一切肯定在控制范围内,但凡她受到近墨者黑的影响,家里肯定会办理转学手续,等到步入高中时期,考验结束,自然会入读市内最好的实验中学。

    她同样是一个刻板无趣的人,做任何事情都束缚在条条框框里面。

    陈安知道,物极必反,她这种常年压抑天性的人要么不爆发,要么爆发出来后绝对会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当然,以上纯属他个人的主观臆测。

    听闻她毕业以后并不打算在国内入读,而是家里安排直接出国留学,如今称得上见一面少一面,可惜了那些爱慕她的男生们。

    陈安曾一直以为他的生活会无惊无喜无波澜。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