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 悲叹
    陈平的家离学校需要步行四十分钟左右,虽然学校八点钟才正式上课,可七点三十分至七点五十五分却是早读时间,如果七点三十分没有进入教室,负责考勤的副班长会登记迟到,累计三次为旷课,而旷课多了处分自然是免不了。

    所以陈平通常会六点半起床,刷牙洗漱完毕再前往学校总能提前几分钟进入教室,如果是轮到自己值日的话,六点钟便要爬起床赶去学校。

    独自走在冷清的街道,偶尔会看到三三两两骑着自行车呼啸过去的学生,又或者是正在打扫街道卫生的环卫工人,途径的街头巷子随处都能见到贩卖早餐的流动摊档,而陈平却低着头彷如视而不见走过。

    作为发育身体的重要年龄阶段,青少年比成年人往往都要容易饥饿,陈平自然不例外,一顿早餐他基本能吃六个大馒头,可是他已经好久都没有真正吃过早餐。

    他手里只有五块钱。

    尽管五块钱远远不够黄钊要求的保护费数目,可至少交上去以后总归有缓和的余地,即便挨打黄钊都不会下重手,用他向狐朋狗友吹嘘炫耀的话来讲,钱的多少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态度问题。

    如果特意不交钱令黄钊丢了面子,他会发疯似的殴打对方。

    而这样的事情真实发生过两次,值得庆幸的是受害者并非陈平。

    当时事情闹得很大,学生家长都找到了学校,可结果不知怎么回事,黄钊没有开除,只背了个留校察看的处分继续逍遥自在,有人说黄钊家里给校长送了礼,也有人说是黄钊哥哥出面摆平了校长,个中真正缘由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了。

    从那以后,陈平是再也不敢抱有侥幸。

    其实挨打事小,黄钊打人大多时候都会注意分寸,唯有惹怒到他情绪上头才会不管不顾痛下毒手,如果你反抗越激烈,他打得越狠。真正令人痛苦的是如果不交保护费,他会千方百计干扰你的学校生活,上课扔纸条砸你,下课老师走后围着抽耳光,扔书,藏凳子,黏胶水,柜筒放死老鼠等等恶心的行为,

    为此陈平才一直忍受着屈辱。

    因为他需要安心学习的环境,得罪黄钊显然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每次遭受欺辱,他都会默默安慰自己,再等等,再等等,初中毕业以后彼此便再也不会有任何瓜葛来往了。

    进入学校教室,班里大多学生都没有理会陈平的到来,有的在与前后桌聊天,有的在翻看课本,有的在抄作业;而黄钊与那些不爱学习的差生们一如既往的没有来,通常他们都是八点上课前才到教室,严重的时候直接旷课和逃学。

    老师们可能早已习惯这样的事情,基本都是放任不理的态度,哪怕他们来上课了都是趴在桌上睡觉与游戏,甚者会干扰到课堂纪律,或许老师们都巴不得他们别来上课。

    陈平的同桌是一个性格内敛留着短发的矮小女生,相貌平凡,学习成绩却非常好,每次考试都排在年纪前二十,深得班主任看重,并委任了学习委员的职位。

    “孙韵,作业给你。”

    每天来到教室的第一件事情陈平都会把作业交给同桌,毕竟身为学习委员的她担负着收作业的责任。

    “嗯。”

    孙韵随手拿过陈平的作业放在桌上累积得厚厚一沓的作业本上,头也不抬地应了声,低头继续看着今天需要学习的课本内容。

    陈平见怪不怪,孙韵不爱说话在班级都成为了同学间的常识。

    七点半早读铃声打响。

    班长侯雯君拿着课本走到讲台准备领读,台下的同学都开始悉悉索索地翻找课本。

    “飞禽离不开高天阔穹,它们需要在那里展翅飞翔,那里才有它们的生路……”

    伴随着侯雯君清澈动听的声音响起,班级中响起了阵阵朗读的声音,陈平双手拿着课本放在桌上,嘴里一边朗读,目光总会有意无意地瞄上侯雯君一眼。

    侯雯君不单单是班里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同样是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但凡班里的男生或多或少都对她心存爱慕,可惜她性格高冷严肃,不易亲近,再加上初二有男生大胆示爱结果被她通报给老师家长后,从此再也没有男生胆敢作出表白的行为。

    哪怕是黄钊都不例外。

    据说她家庭背景不一般,即使是犹如小混世魔王的黄钊都不敢招惹她。

    有时候侯雯君维持课堂纪律,黄钊甚至会发话让同学们肃静听讲,若非两人平日没有半点交集,恐怕是免不了一遭流言蜚语,纵然如此,班级私下间都仍旧传闻黄钊暗恋侯雯君,否则为何他要维护侯雯君?

    陈平知道侯雯君家庭非富即贵,因为他曾经便看过侯雯君坐上过一辆豪华的私家车。

    他不否认自己心中爱慕侯雯君,但他更清楚自己与侯雯君不会有结果,所以他决定把这份情愫永远都埋藏在心底,只要每天能看她一眼便心满意足了。

    早读结束,黄钊依然没有来,反倒是他在班里的狐朋狗友在早读期间来了七七八八,直至第一堂课结束,黄钊才姗姗来迟。

    在悄悄瞥视了黄钊一眼,陈平便再也不敢偷看对方,他看似在桌上认真看着课本,实际心里一直在祈祷黄钊不要来找自己。

    然而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第二堂课铃声响起前的一分钟,以为要逃过一劫舒口气的陈平突然被人拍了下肩膀,吓得他浑身都打了个激灵,紧接着,耳边传来了他最不愿意听见的声音。

    “陈平,不用我多说什么了吧。”

    黄钊似笑非笑地将脸凑到陈平跟前轻声道。

    “我知道。”陈平战战兢兢地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五块钱道。“可是我身上只有这点……”

    “五块?”黄钊见到陈平递过来的钱,声音瞬间变冷。“陈平,忘了我昨天是怎么和你说的吗?”

    “我知道!可是我真的没钱了……”陈平慌张解释。“要不你再宽限我几天吧,过了周末我肯定能凑齐钱给你。”

    “又是下周?呵呵!”黄钊冷笑数声,一只手慢慢放在陈平的后颈处逐渐用力掐紧。“陈平,你真的把老子的话当屁放了?”

    “黄钊!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脖颈掐紧导致脸上充血变得通红的陈平急忙道。

    叮铃铃——

    黄钊正准备说些什么,谁想课堂铃声忽然响起,他顿时松开手,目光先是左右看了眼,然后自顾自点着头轻声说了句。

    “陈平!放学后我们再好好聊聊吧!”

    说完,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连陈平手里的钱都没有拿。

    黄钊这番光明正大的敲诈勒索,周围的同学都彷如视而不见般埋着脑袋,好像桌上的课本充满了莫大的魔力吸引了他们的注意。

    没有人仗义执言,没有人多管闲事,没有人想惹祸上身。

    一切如此平静,一切如此和谐。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