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霸凌
    啪——

    一声清亮的耳光。

    “陈平!别给脸不要脸!”

    黄钊单手扯着一个身穿校服的学生衣领恶狠狠地推在墙上,抬手便一巴掌打在了对方白净的脸颊,顷刻间便肉眼可见的淡淡红肿掌印浮现。

    “黄钊,我真的没钱了……”

    陈平捂着脸,眼神闪躲,不敢直面黄钊,声音充满着怯懦与畏惧,甚至可以听见一丝哭腔。

    啪——

    又是一声耳光。

    “陈平!我昨天怎么给你说的?借**书杂费向你老妈要啊!你这个废物!难道你连谎话都不会说吗?”

    黄钊气急而笑,甩完巴掌后似乎仍不解愤,拽着陈平的衣领便猛地握拳连番锤着对方的脑袋。

    “可我家里真的已经没钱了。”

    陈平狼狈地躲闪着黄钊的拳头抽着鼻子道。

    “没钱?!没钱读个屁书啊!”

    黄钊一把抓住陈平的书包带子,用力一扯下顿时把带子都给拉断,随即将书包从陈平的背上给拽了下来,书包里的课本文具全都给倒在了地上,并用力踩在上面。

    “陈平,老子告诉你,如果明天你还没钱,你以后就别再想进这个校门了!我们走!”

    肆意发泄完毕,黄钊指着陈平神色狰狞地威胁了一句,然后便招呼着旁边几个乐呵呵围观看戏的朋友离开了巷子。

    待他们离开不久,陈平默默蹲下身子,他拿起沾满灰层满是脚印的破旧书包,慢慢将课本文具收拾进包里,红肿委屈的脸上悄然不觉中留下了两行泪水。

    收拾完书包,他没有离开巷子,而是蹲在墙下,怀里抱着书包默默抽泣起来,直至天色渐暗,他才抹干净眼角的泪水缓缓起身离开。

    陈平出身于一个单亲家庭,自幼父母便离婚分居,起因是父亲做生意赚钱后有了外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陈母主动提出了离婚,并在协商下孩子留给了陈母抚养,而陈父则随外遇的对象远走繁华的大城市,曾经每月陈父都会按期打生活费给母子二人,直至陈平上初中后,陈父便再也没有打过钱给母子二人,连带着人都彻底没了音讯。

    陈母是当地纺织厂的一个普通女工,随着厂子经济效益愈来愈差,再加上失去了陈父的抚养费,母子二人的生活都日益窘迫。

    没有父亲的陈平从上学开始便时常会招到同学的嘲笑,因此性格都变得软弱自卑,唯有学习成绩还算良好。可在小学毕业择校的时候,由于家庭困难上不起好的中学,只能去了当地学风环境较差的市第十三中学。

    而陈平悲惨的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

    整个初中三年,他都是班里混混欺负的对象,尤其以黄钊为重。

    黄钊是十三中有名的差生,整日在校园内游手好闲拉帮结派,再加上他有一个混社会的哥哥,但凡他看不顺眼的学生都会肆无忌惮的拳打脚踢,而这些学生事后担心报复又不敢告诉老师家长,更加滋长了他嚣张的气焰。

    从初二开始,或许是有混混哥哥的教唆指点,黄钊竟然伙同校内的狐朋狗友向软弱好欺的同学轮番进行敲诈勒索,美名其曰保护费,任何不交的人都会在放学后堵在巷子内一顿群殴威胁,直至对方肯交为止。

    陈平不过是其中的受害者之一。

    陈平家境贫困,保护费经常拖欠缴纳,结果自然会成为黄钊重点教训的对象。

    刚才巷子内发生的事情仅仅是他整个初中三年的一个普通缩影。

    陈母因为工厂效益问题早出晚归是常态,所以每天陈母都会给陈平五块钱买早午餐,而这个钱通通都交给了黄钊,导致陈平两年未吃早午餐饿肚子,身体都出现了营养不良的情况,有时候他实在饿得慌了,钱都拿去吃饭,没钱交保护费下一顿挨打是免不了。

    陈平在忍,再有两个月初中毕业,只要考上一间好的高中,他便可以脱离黄钊的魔爪彻底自由,因此他的成绩始终保持在班级上游,将来考试发挥正常肯定可以上一间好的高中,他相信,如果是市内重点的一中二中,绝对不会存在黄钊这种害群之马!

    回到不足三十平方的简陋家中,趁着母亲仍未下班回来,陈平连忙用冷水洗了个脸,尽量不让母亲看出脸上的异样,随后又翻找出针线包,将书包断掉的带子重新缝好。

    “陈平!妈回来了,瞧瞧我给你带了什么?”

    晚上七点左右,陈母才姗姗回到家里,一进门她便高兴地叫唤着陈平的名字。

    等陈平从卧室出来,一声蓝色工装,脸容憔悴的陈母拎着手里满是血污的白色塑料袋在陈平面前笑盈盈地摇了摇。

    “卖肉的老周关门前剩了一些猪下水,妈妈在买菜路过的时候直接送给了我。”

    陈母通常都会在菜市场快关门的时候才去买菜,因为这个时候菜肉贩们为了卖掉剩下的菜肉都会给出相当便宜的价格,关系好的话甚至直接会半卖半送。

    “要我帮忙处理吗?”陈平连忙上前说道。

    “不用!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今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