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激变 一
    一个谎言却收获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当陈安“表明”自己政府身份的时候,谁能想到张德胜的态度立刻急转直下,甚至竟然发出了逐客令,明确表示不欢迎的态度,同时他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在他和张德胜说话的时候,周围人都闭口不言,目光飘忽,明显是有意闪躲。

    单从这点可以看出,张德胜在这个幸存者群体具有压倒性的地位与威信,若非如此,正常人在听闻新政府准备救援招揽他们的时候,恐怕早已欢呼雀跃,毕竟有条件的情况下,谁愿意每天朝不保夕的生活在丧尸遍布的环境下?哪怕有人敌视政府不肯离开,可不至于所有人都抱着敌视的态度吧?

    偏偏张德胜发话后,一个站出来说话的都没有。

    有蹊跷啊!

    此情此景自然是引发了陈安的怀疑,可惜他政府身份是假的,且没心情探明究竟,既然张德胜想当他的天台土皇帝就让他当去吧。

    秩序崩坏的时代最容易诱发人性的黑暗面,发生什么样的骇人事情都见怪不怪。

    交流不欢而散,张德胜依然给陈安提供了一个帐篷休息,只是他的帐篷独立在天台边缘,完全与其他帐篷隔离开来,而刚才拉他一把的两个年轻人便守在帐篷区外围,时不时警惕地瞄上陈安一眼,透露出来的意思不言而喻。

    虽然陈安不打算干涉他们内部的事情,但如果有人主动上门求助,他未必会真的袖手旁观,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人可以自救,可一个连自救都不敢,只会妄求他人出手救助的人,这样的人陈安是根本不予理会。

    再者,希望张德胜千万别抱着作死的想法谋害自己。

    一夜无事。

    陈安睁开眼睛,似乎有些遗憾地轻叹了口气。

    出了帐篷,张德胜正在不远处与几个年轻人交谈,察觉到陈安醒来,他立刻暂停谈话,转身来到陈安跟前面无表情道。“我们等会准备去搜罗必要的生活物资,到时候你和我们一同下去。”

    “好的。”

    陈安点点头,没有多余表示。

    片刻,在张德胜的目光示意下,一个个年轻人肩背大包的从绳梯处爬了下去,而陈安是倒数第二个,等张德胜最后一个爬到地面,上面自然有人把绳梯慢慢收了回去。

    “接下来你准备去哪里?”

    分道扬镳前,张德胜有意询问了陈安一句。

    “请问这座城市还有类似你们这样的幸存者群体吗?”陈安望着静谧无人的街道。“如果有的话,我打算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

    “有的,但我不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张德胜不动声色道。“以前我们在城市里四处搜罗生活物资的时候便遇见过其他幸存者。”

    “人多力量大,难道你没有拉拢团结过他们吗?”陈安道。

    “有的,很可惜失败了。”张德胜看着陈安耐人寻味地说了一句。“总有人有着自己的理由不愿与其他队伍融合。”

    “像你一样吗?”陈安呵呵笑道。

    “或许你是误会了我什么。”张德胜耸耸肩道。

    “你应该知道我们政府在收复领土的时候遇到过很多类似你们这样的幸存者群体。”陈安想起了曾经野狼团听说的事情故意说道。

    “后来呢?”张德胜淡淡道。

    “该死的都死的。”

    陈安笑了笑,大步迈向远方,头也不回地摆摆手。

    “所以,祝你未来好自为之了。”

    “好自为之……我会一直很好的。”

    看着陈安渐行渐远的背影,张德胜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后向着跟随下来的年轻人大声喊了句。

    “今天每人最少都要收罗两百斤的生活物资,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

    告别张德胜以后,陈安逐步向着市中心走去,在各个交通要道基本都让车辆堵死的情况下,最好的代步工具莫过于自行车与摩托车,许多机动车无法通行的地方,自行车与摩托车却能穿梭自如。

    骑上一辆废弃在路边的山地自行车,陈安便不停穿梭在大街小巷里,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