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测试
    有猎人粉丝曾戏称东巴为东巴大神,并通过大量过分解读的举例来证明东巴的不同寻常之处,可实际上东巴仅仅是一个善于趋利避害的阴险小人而已,要知道来年猎人考试,奇犽一个人便打晕了所有考试者,其中便包括了东巴,所以相较于喜怒无常的真正变态西索根本不值一提。

    面对东巴的搭话,陈安干脆重新闭上眼睛置之不理,在这次猎人测试里他会尽可能保持低调的姿态,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高调无疑是取死之道,尤其这次考试里有不少能够威胁到他性命的人,扮猪吃老虎才是上上之策。

    东巴见陈安不予理睬的态度后脸色微变,然后便没有自讨无趣地搭话下去,若想欺骗陷害一个人首先要取得对方的信任,既然目标连拉近关系的机会都不给,手里加料的饮料自然是送不出去了,以他眦睚必报的性子,估计已经把陈安记在了心里。

    动漫里他便用钱收买亚摩里三兄弟极力羞辱曾冒犯自己的小胖子尼可,直接用言语将对方打击到心理崩溃。

    究其原因是小胖子太弱了,如果他有西索的实力,何至于沦落到这般不堪的田地。

    随着一个个参加者来到地底,众人的视线都早已不再聚焦在默默无闻的陈安身上,在主人公小杰一行人到来后,剧情逐渐拉开了帷幕。

    一阵铃响,地底的半圆拱形大门缓缓升起,一名西装革领,留着淡紫色短翘发与卷胡子的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简单的招呼与介绍完毕,对方便转身大步向前走去。

    陈安站起身,随着大队伍跟了上去,第一场测试无非是考验耐力与意志力的长跑,仿佛无止境的漫长地底隧道里,一个个参加者开始陆续掉队,又或者是累趴在半途,而主人公小杰与奇犽却有说有笑地跑在队伍最前端,这让跟随大部队的陈安暗暗感慨,不愧是主角待遇,作者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不知过了多久,陈安终于随大部队来到了出口,放眼可见远方迷雾缭绕的茫茫失美乐湿地,通称欺诈者的巢穴,而这便是通往第二次测验会场的必经之路。

    失美乐湿地内充满了各种危险的生物,稍不留神便会成为这些生物的食物,在卷胡子主考官简单作出说明与警告,身后出口大门开始关上,在西索用纸牌结束真假考官的戏剧性一幕,随即第二次长跑开始。

    这一次陈安没有再作保留,而是仅仅贴在考官一米内的距离紧紧跟随着,因为他非常清楚,接下来的路途跟在考官身边才是最安全的,一旦距离拉开,他们便立刻会遇上各种奇怪生物的欺诈陷阱,甚至还会碰到西索大开杀戒的事件里。

    一路有惊无险地跟考官来到高墙环绕的比斯坎森林公园,卷胡子考官倒是高看了一眼始终紧紧尾随在自己身后的陈安,其他考生基本都气喘吁吁地累趴在地上,就他一个人脸不红气不喘地盘坐在一棵树下休息。

    但见多识广的考官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凡是能考上猎人执照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角色。

    待参赛者抵达得差不多了,站在公园大门前的卷胡子再次作出简单说明便大步离开,而他身后的公园大门随之左右拉开。

    片刻,公园里便传来了第二场测试考官门淇与卜哈剌的声音,众人陆续进场,四周随处可见一个个整齐的灶台,因为第二场测试便是以猪为主的料理测试,熟悉剧情的陈安知道这场测试根本是个闹剧,所有考生料理都让嘴刁的门淇判为不合格,最后还是尼特罗会长出面解决了问题。

    陈安的厨艺一般,肯定是做不出门淇满意的料理,但表面功夫终究是要做的,随大队在公园猎杀了豪鼻狂猪做了份红烧肉后,虽然陈安尝了下觉得蛮好吃的,可送到门淇面前吃了一口便呸呸呸吐了起来,只有卜哈剌吃得津津有味。

    显而易见,陈安同样是不合格。

    当门淇宣告这次测试没有一人合格后,现场顿时一片哗然,直至闻讯赶来的尼特罗会长轻描淡写地从高空上的飞机跳了下来,重新更改制定了第二次测试规则才安抚下了群情激昂的考生们。

    作为猎人协会会长的尼特罗被誉为世界最强男人,哪怕年岁已高,实力都仅有全盛时期的一半,可即便如此都能重伤蚂蚁篇几近无敌的蚁王,若是全盛时期,他与蚁王的胜负都犹未可知。

    陈安敏锐注意到一点,尼特罗会长脚下穿的是木屐,在重重落在地面荡起巨大尘土的时候,脚下的木屐都丝毫无损,单单从这点细节便能看出他对自身力量的细微操纵能力。

    他依稀记得尼特罗会长在蚁王战斗时回想起了早年经历,他是一个用其一生追求武道极致的人,46岁的时候,他便感受到自己的身体都达到了极限,而陈安目前的情况便与对方类似,只是真要实战起来,他决然不是会长的对手。至此,尼特罗开始在高山一天一万次满怀感激的正拳突刺,最终打破了身体极限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每个人修炼成长的道路都不尽相同,会长的修炼可参考却不可复制,毕竟当初的会长在精气神方面都臻至了突破的临界点,陈安则空有力量没有境界,如同一个小孩身怀利器完全不懂得最大限度的发挥其作用。

    猎人的世界没有太过匪夷所思的神神道道,比如一眼便能看出你的实力底细,唯有在展现念能力或者交手试探后才能判定一个人的真正力量如何,所以陈安丝毫不担心尼特罗会长可以“慧眼识人”。

    接下来的测试是白煮蛋,蛋煮的好坏是其次,最主要是跳崖取蛋的过程,不出意外,陈安顺利通过,在乘坐飞船前往下一个测试点,其他考生心怀忐忑的胡思乱想之际,第一场测试考官卷胡子男人萨茨正与门淇和卜哈剌在房间内一边吃饭一边闲聊着这次考试。

    “你觉得今年会剩下几个?”门淇朝着自己搭档卜哈剌突然问道。

    “你说合格者吗?”卜哈剌抱着吃撑的肥圆肚子愣了一下。

    “是啊,这次考试难得聚集了各式各样的人才呢,要是全部淘汰掉好像也有点可惜。”门淇兴致勃勃道。“在测试的时候,有几个考生看起来很不错哦,你觉得呢萨茨?”

    “说得也是。”一副绅士做派的萨茨放下手里的刀叉道。“今年的新人真的挺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