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争论
    风景秀丽的清溪水坝在邵南谈不上什么旅游景点,可当地人如果呼朋唤友出门放松游玩的话,很多人都会选择水坝附近搞些野炊烧烤钓鱼之类的活动。

    清溪水坝离市区约莫二三十公里,开车一般半个小时便能抵达,清晨时分,小包便打电话给陈安,说是赶紧洗漱出门,他一会儿便开车去接他。

    陈安根本不用催,因为小包打电话前他都已经出门晨跑锻炼身体了,等他吃完早餐,顺便打包了两份带回家给休息的父母,刚收拾不久,小包的电话便来了。

    “妈,今天我中午我不回来吃饭了。”

    出门前,陈安不忘向老妈打了声招呼。

    “我记得是小包那孩子邀你去水坝那游玩吧?路上注意安全,还有,在水坝那不要随便下水啊……”陈安之前提到过这件事情,只是没有将小包的真实意图说出来,免得老妈为此叨扰,所以出门的时候,老妈便再三嘱咐起安全问题。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

    陈安摆摆手示意知晓后便背着包离开了家。

    由于周末的关系,街道上相较于平日都略微冷清一些,站在路口等候小包到来的陈安不由感到一阵精神恍惚,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出现这种症状,每每陷入独处的安静氛围里,他都开始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哪一个是真正的我,尽管异世界的记忆会慢慢瓦解消失得所剩无几,暴虐冷血的性格阴暗面都会潜伏起来,仿佛一切都只是真实的梦境,但他骗不了自己,即便他掩饰得再好都改变不了“梦境”发生的事实。

    善良与邪恶,天使与恶魔都是代表着同一本质的两面性。

    他始终是他,既是甘于低调平凡的他,亦是沉沦血海杀戮的他,虽然不否认有脑海神秘物质作祟的关系,可它的行为更多是一种引导,经常有意无意放大他性格的阴暗面,倘若他本身便是一个光明磊落,意志坚定的人,恐怕它只有强行接管陈安的身躯意识才能达到操纵的目的。

    说起来他一直忘了件事情。

    它如何称呼?

    “喂喂喂!发生什么呆啊!我在对面朝你招手半天了,结果你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突然,陈安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在他下意识抓住拍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准备反手擒拿的时候,结果一个熟悉的声音令他瞬间惊醒过来。

    “小包?你什么时候来了?”陈安松开小包的手看着他诧异道。

    “嘶……”小包咧着嘴揉弄着让陈安抓痛的手腕道。“还真是看不出来啊,手劲这么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把我当小偷了,反应这么剧烈……”

    “抱歉抱歉,最近有练习散打格斗,一时间养成习惯了。”陈安连忙编了个谎先忽悠过去再说。

    “散打格斗?”小包带着怀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陈安,紧接着摇了摇头,指着马路对面停靠的车子道。“算了,不说了,我车停在那,去水坝顺路,所以懒得绕路了。”

    “实在不好意思,刚想事情走神了。”陈安有些讪讪道。

    “哦?想我说的大美女吗?嘿嘿,不过别瞎想了,她不和我们坐一辆车,她自个有车,等会到前面加油站会合了一起去。”小包一副我懂得的样子调笑道。“走吧,赶时间呢,别忘了今儿周末,去水坝的肯定不止我们,别到时候找不到好位置了。”

    说着,两人便来到街道对面,由于副驾驶位上坐着小包老婆周玲玲,陈安直接拉开了汽车空无一人的后座车门坐了进去,而且不忘跟对方打了个招呼。

    “嫂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了?”

    “陈安,真是好久不见了,自从你去鹏城后我们便再没见过面了,什么时候回的邵南?听王姐说你辞职了?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不是老包说起,我都不知道你还考上公务员了。”周玲玲偏过头,饶有兴致地一个个问题抛了出来。

    “诶诶诶,我说你得了吧,问个话跟机关枪似的,周玲玲同志,你可别忘了你今天的艰巨重任是什么啊?!”刚一系好安全带,小包便插口道。

    “嘁,老包同志,我这是问你呢还是问陈安呢?哪轮到你说话了?”

    周玲玲伸手便拧了一下小包胳膊,痛得他抽了口冷气。

    “开车呢开车呢,别乱动手动脚的,出了事你负责啊!”

    “我说两位别当我这一个单身汪不存在啊,尽给我撒狗粮了。”陈安摇头笑道。

    “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