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七章 较量
    每一个商业大亨的发迹史都是传奇,埃尔伯特同样不例外。

    他出身于布西塔尼亚帝国一个落魄贵族家庭,当时正值帝国风雨飘摇之际,身为军官的父亲在埃尔伯特七岁那年战死在了东罗非,身为独子的埃尔伯特不得不与母亲撑起了支离破碎的家庭。

    有传言说,埃尔伯特丧父之后迫于生计加入了本地黑帮控制的孩童窃贼团伙,在成长的过程里,他凭借着聪慧狡猾的头脑慢慢篡夺了黑帮的首领位置,并成功将黑帮洗白,否则难以解释当初他第一桶金的由来,可惜在埃尔伯特掌控全球四分之一的传媒企业后形成实际意义上的信息垄断后,这方面的消息全都销声匿迹。

    埃尔伯特今年77岁,看似高龄的表面下身体依旧硬朗如普通的中年人,这不单单是现代医疗科技发达的原因,同时还有他良好的作息饮食习惯与持之以恒的身体锻炼缘故,按照这个趋势活下来,如果无病无灾的话他少说能活到100岁以上。

    其中最让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莫过于埃尔伯特的好色,而埃尔伯特从未避讳过这点,曾经有人专门统计过与埃尔伯特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数目之多不禁令人瞠目结舌,而且每个女人的质量都称得上名模尤物。

    唯一让埃尔伯特遗憾的是他没有儿子,只有八个女儿,这还是没有计算私生女的前提,他离过三次婚,自从71岁离婚后他便一直保持单身,如今有很多心怀豪门梦的女人都巴不得爬上他的床给他生个儿子,因为世人都知道他想要儿子想疯了,一旦有了儿子,母凭子贵,哪怕是麻雀都能变凤凰,可惜,埃尔伯特那方面的能力现在恐怕都已经有心无力了。

    埃尔伯特是一个非常忙碌于事业的人,大部分时间他都流连于自己传媒帝国的各个版图,上午他可能在玛利亚洲,下午可能就乘机飞往了古洋洲,除非是特定的邀请,否则很少人可以准确判断他的行踪。

    这次,应帝国王室邀请,埃尔伯特的行踪才准确公布了出来。

    陈安他们正是看中这点决意以此设下行动计划。

    白天的行程安排里,埃尔伯特大部分时间都要陪同王室中人,以周围的安保力度,除非是远程狙杀,否则陈安是断然无法靠近他们,但是晚宴时分便是一个混入里面劫持埃尔伯特的最佳时机。

    提前抵达帝国首都潘德拉后,彼此立刻开始分工合作。

    陈安负责考察宴会场所与安保状况,艾德负责联络地下世界安排后勤,汤普生与多力万负责网上查出参与宴会名单所有人员的名字,而雪莉负责接触宴会的厨房侍应人员。

    宴会举办前,陈安戴上人皮面具,通过李代桃僵的方式替换了其中一个打晕的侍应生,借此成功混入宴会里面,根据之前得到的其他人员信息,陈安短时间内不会在言语中暴露自己。

    宴会开始后,陈安和普通侍应生一样端着酒盘来回流转在宴席间,目光不动声色地寻找埃尔伯特的踪影,直至宴会开始三十分钟后,埃尔伯特才姗姗来迟。

    陈安早已通过照片认出了埃尔伯特,可他却没有接近对方,只是悄悄在手里拿了一块冰块,等到有侍应生走向埃尔伯特,一直留意的陈安迅速不露痕迹的掷出手里冰块击打在那名侍应生的膝盖内侧,霎时间侍应生小腿打了个趔趄,失去重心的身体导致手中酒盘上的酒水都朝着埃尔伯特撒了过去。

    见到不远处稍微混乱的景象,陈安立刻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了宴会大厅,向着更衣室的方向径直走去。

    王室的邀请,埃尔伯特不可能轻易离席,而衣服上沾染酒水,出于礼仪尊重他势必要更换衣服,陈安的行为仅仅是为了创造一个机会。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埃尔伯特便带着两个保镖来到了更衣室内,保镖在仔细检查过更衣室确定无恙后,他们便在埃尔伯特的示意下离开了更衣室守在门外。

    这时候,藏在天花板内的陈安在埃尔伯特更换衣服时悄悄跳了下来,手里拿着沾染乙醚的手帕从对方身后捂住口鼻直接迷晕了过去。

    迷倒埃尔伯特,他拿过一张椅子来到更衣室门外,随即将手中的椅子扔向不远处打碎一面试衣镜,当门外两个保镖闻听动静后立刻开门进来,等他们看见地上迷晕的埃尔伯特尚未反应过来之际,陈安一人一记手刀劈晕了过去。

    解决完保镖,陈安取出准备好的黑色大塑胶袋把埃尔伯特装入了里面,连续套了几层保证不会破裂后他便提着塑胶袋走出了更衣室,沿着厨房后门离开,逢人问起便说是丢垃圾。

    当他离开宴会场所,顺利将埃尔伯特扔到垃圾桶里,早已在外等候多时的艾德得到联络,立刻驾驶着垃圾车顺利通过外围安保来到垃圾桶处收容垃圾,而陈安则藏入车里一齐与艾德离开。

    垃圾车在中途无人的地方停下,雪莉驾驶着汽车缓缓出来,陈安与艾德将垃圾内的埃尔伯特换入车里,最后一路开向了海边,而海边处,早有租借的游艇等候他们。

    当宴会有人察觉到更衣室的异样,知晓埃尔伯特不见的时候,陈安他们都已经驾驶着游艇远离了陆地上百海里。

    “啧啧,我还以为行动有多困难呢,没想到这么简单便搞定他了。”

    艾德手里拿着一瓶啤酒,看向船舱内丢在角落绑得严严实实的埃尔伯特笑道。

    “那是因为我们运气好,如果计划任何一个环节出错我们都会功亏一篑。”摘下人皮面具的陈安活动着筋骨道。“还有,别忘了多力万从他体内挖出的追踪器,单从这点便暴露了我们劫持他来到了海边,说不定现在海岸警卫队都已经开始四处在近海搜查我们的下落了。”

    “事不宜迟,赶紧弄醒他套出其他董事会成员的信息吧。”艾德一口喝干净啤酒朝陈安道。“接下来的刑讯审问你来还是我来?”

    “你来吧,这方面我不专业,我只会水刑审问。”陈安耸耸肩道。

    “呦,你可别小看水刑,水刑可是所有刑讯里效率最高的。”艾德歪了歪脖子道。“如果用冰水或者在水里加辣椒粉剂的话效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