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三章 失衡
    凡心两扇门,善恶一念间。

    红尘皆如梦,几人能看穿。

    杀戮是有后遗症的,当陈安自以为能坚守住本心底线的时候,殊不知一次次杀戮早已不知不觉中侵蚀了他的思维方式,例如医学生第一次在解剖大体老师的课堂后身体都会出现强烈的不适,饭桌上看到肉类都会不禁生出呕吐感,然而解剖课程接触得愈多,甚至亲自开始动刀模拟手术之后,久而久之他们便会开始慢慢习惯麻木,以至于再见到惨不忍睹的尸体都能若无其事地展开工作。

    随着杀戮演变成常态,陈安已经很难像从前对人命秉承着敬畏的态度,或许他自己没有察觉,自己鉴别人命都已经简单划分成了可杀与不可杀之间,而判断基准大多源于对方是否怀有杀意或不可饶恕的罪恶行为。

    他是法律之外的制裁者,亦是法律之内的破坏者。

    无论古今中外都是侠以武犯禁的典型。

    人一旦有了超凡的力量,在没有强力的约束下很容易变得不可控制。

    陈安在自己生活的世界可以保持低调平凡,无非是他心有牵挂顾忌不敢随意胡作非为,深怕给身边关心的人造成困扰。可在穿梭的异时空下,无牵无挂的陈安等于解开了束缚手脚的枷锁,就像很多人在网络上可以肆无忌惮的大放厥词,但在现实里却乖巧得如鹌鹑一样。

    离开塔吉岛回到圣安娜城,陈安每天都会流连在西格里大道,尤其是一众奢侈品商店成为了他关注的重点,毕竟任何有虚荣爱美心理的正常女人都很难拒绝奢侈品的诱惑,更何况安德森提到过有人在西格里大道见过瓦妮莎,以瓦妮莎的身家条件而言,前来西格里大道除了购买奢侈品外还有其他理由吗?

    为此陈安都开始关注这个世界知名的女性奢侈品,香水,包包,首饰,衣服鞋子等等。

    当他注意到某个知名奢侈品品牌即将上市限量发售的手提包后,在发售期间,他立刻将关注重点放到了这家品牌开设在西格里大道的门店。

    很难想象女性对于奢侈品品牌的追求,在陈安的注视下,这家门店未开门前便排起了长龙,其中90%以上都是女性,偶尔排队的男性很可能都是帮女友老婆购买的。

    结果门店开门到结束营业,瓦妮莎却依然没有出现。

    从后面离店的女性沮丧发言里,限量发售的手提包都已经抢购一空了。

    难道是估计错误吗?

    一无所获的陈安不由想到,但结果不排除另一个可能。

    以瓦妮莎在菲利克斯集团的地位,说不定一个电话便能从厂商手里直接拿货,何必跟这些小有资产的普通人去排队抢购!

    他决定在观望几天。

    第二天,瓦妮莎依旧没有出现。

    第三天傍晚,陈安即将在放弃今日的蹲守后,瓦妮莎出现了。

    这是一个戴着墨镜,身穿职业装的高挑女性,单从外表很难分辨出她的实际年龄。

    从停车场走出来后,她便一路径直走向发售限量手提包的门店,看到这里,陈安立刻转身便向着停车场的监控室走去。

    解决掉监控室的安保,查出瓦妮莎驾驶的车辆后,他便关掉停车场附近所有的监控,同时换上安保的服装来到停车场内假装巡逻。

    约莫半个小时后,从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清脆声响,陈安知道瓦妮莎来了。

    在她即将走到自己的车前,陈安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一记手刀打晕了对方,随即将她抱起丢到另外一辆车的后尾箱藏好,紧接着带上面具便驾车离开停车场驶离了圣安娜城。

    在一处高速公路的荒野上,陈安停下车,从后备箱中将瓦妮莎抛了出去,重重的一摔直接让瓦妮莎从昏迷状态缓缓苏醒过来。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瓦妮莎相当警醒,在意识到自己的遭遇后立刻冷静下来朝着眼前带着面具的危险男人道。

    砰——

    陈安抬手一枪打在瓦妮莎身旁的地上,枪声与飞溅的泥土霎时间令瓦妮莎噤若寒蝉。

    “这一枪是警告,但我不保证第二枪是否会打在你的身上。”陈安神色冷漠地看向墨镜掉落露出真实相貌的瓦妮莎,不得不说,她是一个很有味道,风韵犹存的女人。

    “你想要什么?钱?还是我?这些我都可以满足你,但一切都要保证你不伤害我的前提之下。”瓦妮莎深吸口气,看似非常识相地说道。

    “你不认识我吗?”陈安缓缓摘下了面具道。

    “……不,我不认识你,你到底是谁?”

    瓦妮莎看清陈安的脸容,眼皮下意识一跳,可表情上依然装作毫不知情的模样,但是她以为自己表情一闪而逝的微妙变化可以瞒过陈安吗?

    砰——

    “啊——”

    突然,瓦妮莎捂着左耳处撕心裂肺地尖叫起来,原来是陈安一枪打烂了她的左耳。

    “这是谎言的代价。”陈安慢慢走到女人面前,伸手拽住瓦妮莎的头发提在眼前道。“下一次,枪口会移动十公分直接打爆你的脑袋。”

    “你这该下地狱的杀人魔鬼!”瓦妮莎歇斯底里道。“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怎么?现在终于知道我是谁了吗?”陈安用枪口拍在女人的脸颊上冷笑道。“既然你已经认出了我是谁,想必知道我找上你的原因吧?回答我,你们集团内部董事会的成员都有谁?”

    “呵呵,即使你杀了我我都不会告诉你的。”瓦妮莎一口血痰吐向陈安,结果陈安却偏过头躲了过去。

    看着瓦妮莎充满仇恨不屈的眼神,这点倒是出乎了陈安的意料。

    “不,你会说的。”

    话落,陈安松开抓住女人头发的手转身回到车里,他从车子后备箱取出了一个大脸盆,一桶瓶装水,然后打开瓶装水灌满了放在地上的大脸盆。

    做完这一切,他回到脸色露出惊恐神色的瓦妮莎面前,似乎她已经猜到陈安想对她干什么,尽管她已经拼命抵抗,可仍旧抵不过陈安的蛮力被强拉硬拽到脸盆处,为了防止瓦妮莎打翻脸盆,陈安直接用她身上的外套将她双手捆缚在后面。

    最后,他抓住瓦妮莎的脑袋强行摁进了脸盆的水里,任她如何挣扎都是徒劳。

    &nb-->>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