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击破
    用了一夜的时间养精蓄锐,翌日清早陈安便驾车载着雪莉向北岛屿大片的密林赶去,结果快到密林的时候,负责监控的雪莉忽然说,密林的亮点在注意到两人的到来后,立刻犹如惊弓之鸟四散开来。

    “正常,站在对方的角度,如果有人连夜干掉了西北农场与小镇的目标,一早又掉转枪头前来密林,用脚趾头想他们都知道我们来者不善,再加上我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足以令对方深深忌惮,哪怕他们撤出了密林各自逃亡我都不意外。”

    抵达密林外的草地边缘,陈安看了眼手表定位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雪莉习惯性问道。

    “按照原来的计划,你留在外围故布疑阵,我深入密林寻找暗杀他们的机会。”陈安背上枪下了车。“记得仔细注意目标们的动向,我可不想白跑一趟。”

    说完,陈安便根据记忆里的印象进入了密林。

    不久,雪莉发来通讯。

    “三个目标亮点暂停移动了,他们分别在距离你6点,12点,3点钟的方向。”

    “目测距离呢?”

    “3点钟方向距离你最近,大概在2公里范围内,其次是6点钟方向,目标距离你3.5公里,最后是12点钟方向,他已经差不多临近岛屿北面的海岸线,距离你少说有6,7公里。”

    “我知道了,继续监测。”

    挂了通讯,陈安对于目标们的行动意图倒是猜出了一些。

    三个目标都不想和他们正面接触,在撤离到安全的位置后,当他们见到来人停留在密林边缘一动不动的时候,应该是准备采取静观其变的打算,一旦出现异常情况,陈安敢肯定活下来的人会毫不犹豫地撤离密林远走高飞。

    密林离农场小镇很远,尽管密林目标不知道两地发生的详致战况过程,可从地图上彼此亮点的移动接触不难发现蹊跷之处,猜测始终是猜测,在没有得到证实前,人都是抱有侥幸心理的,所以他们才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撤出密林,而是选择了观望的态度。

    陈安一向会高估自己敌人的智商,然后用狮子搏兔的态度全力以赴地对付敌人,如果阴沟里翻船,只能说敌人的智商在自己的高估之上,大致相当于另类形式的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密林地形复杂,易于隐蔽躲藏,一些不起眼的草木间甚至还布置了简易的陷阱,看得出来密林内三个目标互相之间不仅仅是打游击战这么简单,更像是猎人与猎物的区别。

    可惜,这次有一头打破常规的绝世猛虎强势闯了进来。

    陈安选定了6点钟方向的目标为猎物,在通过雪莉的监控追踪里,他花费了四十多分钟才发现了爬到一颗大树枝干上时不时左右张望的目标。

    用枪打下来吗?

    用树枝树叶披挂在身上形成丛林伪装的陈安趴伏在茂密的灌木丛里,手中m4卡宾枪上安装的瞄准镜已经锁定在了目标的身上,但他却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他非常清楚,一旦射杀了目标,偌大的枪声很可能会引起其余两个目标的警觉,万一他们逃走了,难道陈安要满世界浪费时间去追杀他们吗?

    m4卡宾枪的枪口有抑制器,也就是俗称的消音器,但陈安有过这方面的教训,抑制器的消音效果不大,射击的时候根本不像游戏电影里呈现出来的那种咻咻咻的低啸声。

    “雪莉,你在原地朝天开枪打光一梭弹夹。”

    这时候,陈安忽然联系了雪莉。

    “等会……”

    雪莉不明白陈安为何会提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但她依然遵守了照做。

    哒哒哒——

    “喂?听到了吗?”

    远方枪声传来的刹那,距离目标几百米外的陈安同时扣动了扳机。

    一颗子弹,正中脑袋。

    瞄准镜里,但见一团血花飞溅,目标的身体便直直地从树干上坠落下去。

    “好了,发给我3点钟方向目标位置与距离,我这边已经干掉了6点钟方向的目标。”

    陈安从草丛里站起身来,没有理会目标的尸体,迅速朝着3点钟方向急忙奔去。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混淆视听的方法是否能够奏效,完全是赌一把的心态。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3点钟方向目标位置没有太大变化。”

    “刚才你有听见6点钟方向传来枪声吗……算我没问。”

    没等雪莉回答,陈安便挂掉了通讯,一时间他竟然忘记了开枪状态的雪莉是不可能听见密林的枪声的,因为她的耳膜早已让自己开枪的声音掩盖了。

    现在他只能祈祷这俩目标千万别乱跑了。

    花费了不少时间,他顺利来到了3点钟目标所处的地带,根据雪莉的报告,目标正朝北面缓慢移动。

    “12点钟的目标呢?”

    追踪上去的陈安问道。

    “目标移动到了海边。”

    一个往北走,一个跑去了海边,两人想干嘛?打算放下恩怨联盟吗?可早不和解晚不和解,偏偏这时候和解?想想都觉得不可能。

    陈安追踪了六七百米左右终于发现了目标的下落。

    目标衣衫褴褛,乱糟糟一团的眉毛胡子覆盖了大半个脏兮兮的脸容,背后只背了一把散弹枪,混到这般落魄的模样陈安还是第一次见到,难道这老兄从头到尾都窝藏在密林内没有出去过吗?

    架枪,瞄准。

    一发子弹陈安便将在溪流边饮水的目标给击倒在地,流淌出来的鲜血都染红了附近的溪水。

    刚才的那一枪并没有打中目标的脑袋,而是打中的胸膛,陈安来到他跟前的时候,意外发现他居然没有死。

    “原来如此……”

    真正看清目标的脸容,陈安才发现对方是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在他看向自己渐渐失去聚焦的眼神里,只有无尽的麻木与灰暗。

    “可…可以求你一件事情吗?”

    凭借着最后一口气,吐着血泡的男人奄奄一息地向陈安开口道。

    陈安无动于衷地看着什么都没有表示。

    “我有一个年仅6岁的女儿,她现住在xxxxxx,如果你能得到特赦的话,希望你可以告诉她……爸爸爱她,只是……”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