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愕然
    夜幕降临,整个世界仿佛都陷入了沉寂。

    陈安站在一处高楼天台,凭借着月色远眺向寂静的黑夜尽头,耳边唯有海风的声音,恍惚间感到世上只剩下了自己孤零零一个人。

    他已经不再像从前一样多愁善感,站在天台远眺并非为了观赏夜景抒发心情,而是因为他需要侦查周围是否有人打算悄悄潜入小镇。

    环视一圈都没有发现人的踪迹他便直接坐靠在女儿墙下,手里抱着狙击步枪忍受着夜晚的孤独与凉冷。

    点亮手表,时间22:31分。

    放在现实世界,人们的夜生活恐怕才刚刚开始,沿街的烧烤铺正冒着浓郁的油烟味,桌边坐着三四个人正热闹的饮酒闲聊,而酒吧ktv到处充斥着迷离的音乐与年轻男女的荷尔蒙气息,电影院刚散场,牵着手的情侣已经默契走向街道外的快捷酒店。

    人一无聊便会胡思乱想,而陈安却心静如水。

    唯有放空思想,方能排除杂念。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在临近0点的时候,陈安用了最后一次地图定位。

    结果,他猛地发现距离小镇约莫一公里外出现了五个红色亮点,可奇怪的是这五个红色亮点在定位结束时都依然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神色一凝,立刻站起身拿起狙击步枪瞄准向一公里外亮点的位置,然而陈安却没有发现对方的影子,因为有个山坡阻碍了他的视线,想来对方应该藏在了山坡的后面。

    他瞄了山坡方向许久,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时间0:27分,新的一天到来,定位次数恢复,陈安毫不犹豫地使用了定位。

    “还是没动?”

    看着地图上始终没有移动过的红色亮点,陈安不由猜测,难道对方打算在山坡处停留休整一夜吗?还是说准备在凌晨三四点钟才发动攻击?而陈安更愿意相信后者的判断。

    自从明白岛屿的处境,陈安便一直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测这些流放到岛屿的死刑犯们,凡是偷偷靠近自己位置的家伙肯定都不怀好意。

    离开天台,陈安直接用缩骨的方式脱下了手表,并把手表随意放在了一处房间的办公桌上,随后他便抱起枪向着红点方向冲去,意图不言而喻。

    他要把威胁直接扼杀在襁褓里。

    傍晚临睡前的时候他曾突发奇想做了一个实验,而实验对象正是手上的智能手表。

    假如手表失去体温感应自动关闭后还能再开启吗?

    他拿死掉的另一个黑人兄弟的手表做了实验,实验表明,手表关闭后是可以通过体温感应重新开启的。

    这个发现无疑打开了陈安的思路,早知如此,当初他在面对入侵镇子的三个歹人便直接脱掉手表,如此一来根本不用东躲西藏,身在暗处的陈安有十足把握可以悄悄杀光他们!

    但问题是他能想到,别人想不到吗?

    如果在杀死敌人后,斩掉他们的手腕夺去手表,这不等于平白多了定位的机会?甚至可以通过其他运用方式来坑杀敌人。

    而陈安却有一个别人都没有的优势,他能脱下手表消除自己的定位,这点其他死刑犯却办不到,除非有能人和他一样会缩骨,又或者直接壮士断腕。

    不料陈安在离开高楼不久,奔走在街巷前往红点位置的途中,他突然耳朵一动,立刻藏在了一间民房的后面。

    因为,他听见了一个声音。

    有人在说话。

    尽管对方说话的声音极小,可在近乎死寂的环境下,任何声音都显得如此突兀。

    “……消……我……看……”

    陈安无法听清对方在说什么,可看样子似在与什么人联络,他在疑惑,对方是什么时候潜入镇里的?为何刚才他没有在定位中发现对方?难道是……

    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

    对方手里现在和他一样都没有佩戴手表。

    片刻,对方结束了交谈,但脚步声却缓缓传来。

    陈安在房子后屏息凝神,哪怕对方的脚步声从房子正门街道走过,他都没有丝毫的轻举妄动,直至脚步声远去,他才从房子后钻了出来。

    他没有急着干掉对方,而是想看看对方究竟要去哪里!

    依靠着地利的熟悉,陈安如同幽灵阴魂不散地尾随在对方身后,不一会儿,他眼睛微眯,原来他最终的目标是刚才自己停留且丢放手表的高楼里。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怎么一回事。

    当对方小心翼翼地走出高楼,早已架好枪埋伏的陈安勾动了扳机,伴随着一声打破小镇宁静的巨大枪响,瞄准镜里的目标胸口爆出大团血花轰然倒在了地上。

    陈安收起枪,面无表情地来到高楼出口前,他看了眼地上的尸体,这是一个年龄在40岁左右的白人男子,死不瞑目的脸颊处有一条狰狞的刀疤,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他没有佩戴手表的断手,以及耳朵上塞着联络用的耳机。

    他蹲下身子扯下尸体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