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麻烦
    一番自报家门与了解,陈安才知道这兄弟三人其实是结义兄弟而非真正的亲兄弟。

    老大方脸男子叫侯树,老二清瘦男子叫侯彬,老三络腮胡汉子叫侯勇,三人都是来自于灵州一处偏僻山坳里的侯姓村落。

    三人年纪相近,从小便一起玩闹长大,如果不出意外,未来他们会和父辈一样成为村里的农夫与猎人,谁想三人在七八岁的时候,侯树的父亲在山中打猎时救下了一个浑身染血昏迷过去的中年人。

    经过救治,中年人总算醒来了过来,热情好客的侯家村没有问他的过去,而中年人同样对此三缄其口,为了报答侯树父亲的救命之恩,学识渊博且武艺高强的中年人便试着教村里的孩子读书习武。

    而三兄弟的命运正是由此彻底发生了改变。

    三兄弟习武天赋出众,很快便从一群孩子中脱颖而出,而中年人没有敝扫自珍,他不仅针对兄弟三人的习武特点倾囊相授,甚至还在三人少年时带着游历了一番江湖见识世面,可惜好景不长,这次游历后回村不久,中年人便告别了侯家村没有再回来过。

    从此兄弟三人勤学苦练武艺,打算长大后一起离开侯家村去寻找恩师的下落,但遗憾的是数次搜寻无果,三人都渐渐心灰意冷了下来。

    很长一段时间里,成年的兄弟三人都窝在山村中种地打猎,养家糊口,由于见识过外面世界的精彩多姿,三人怎么可能一辈子安分在村里,前不久,兄弟三人和家里经过商议,随后便出来再次闯荡起江湖。

    在途径樊州的时候,他们在酒肆中从某个江湖人士口里听说了武林大会之事,心中顿时和陈安一样泛起了去看个热闹究竟的打算,同时也想借着武林大会闯出兄弟三人的名声来,这样一来说不定恩师在听到三人名声后会闻讯赶来与他们见面。

    尽管在平常交谈中侯树侯彬都会有意藏着掖着,可侯勇这个大嘴巴却时不时会无意暴露他们的一些秘密。

    比如三人骑得马,身上的钱财都来自于打家劫舍。

    侯树在意识到不妙后连忙向陈安解释,这些身外之物虽然都是不义之财,可他们都是从当地的土豪恶霸手里掠夺来的,而且多出的财物都会散给受到他们压迫的穷苦百姓,也算是劫富济贫的一种正义行为。

    对此陈安不置可否,毕竟任何打着正义旗号干坏事的行为都需要值得审视。

    况且他一个现代人和封建社会的古代人在价值观上本就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四人结伴前往武林大会的路上,陈安打听到武林大会的举办地在楚州柴陵县郊外的翠山湖一处山庄里,而柴陵距离楚州治所太康城骑马只需半天的路程,若想去太康城牡丹河畔玩乐的话都十分便利。

    武林大会具体召开时间在八天后,三兄弟原本打算去著名的牡丹河畔见识一番,看看无数文人才子赞誉的烟花之地有何美妙可言,谁想在撞上陈安这块铁板,三兄弟想要游玩的心思都熄灭了。

    毕竟从陈安的行事作风来看他都不像是那种喜欢流连烟花柳巷之人,问题是他年纪轻轻居然没有那方面的欲.望,实在是令人觉得古怪,莫非是他还俗后都仍旧守着清规戒律的关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