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苏醒
    第二天夜里,唐宣抚府上张灯结彩,受邀前来的江州兵马使在席间与唐之尧主客二人相谈甚欢,似乎消除了彼此之间的隔阂,重新又恢复了往日和谐融洽的关系,这无疑让原本幸灾乐祸的江州四大家都变得鸦雀无声。

    事后,唐之尧配合兵马使不动声色地查办了一批江州军官,而这些军官或多或少都与江州四大家有所牵连,由此极大削弱了江州四大家多年来在军队中经营的势力。

    如今江州官场中的明眼人都知道唐宣抚与四大家的斗争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接下来随时都可能引发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风暴,一旦站错队的下场可想而知会有什么结果。

    当四大家的族长针对近期咄咄逼人的唐宣抚展开秘密会晤的时候,唐宣抚本人却收到了来自朝堂某位大学士命人带来的口信。

    口信里只有一个意思。

    他的手里究竟有没有事关左公秘宝的那枚令牌?

    如今京畿一带都在流传他得到了开启左公秘宝的令牌,甚至意图借助此物叛国投奔北虏,到时候孔大学士为首的守旧派很可能会以此拿来作文章攻击他这员新党的得力大将,从而拉开绝地反击的序幕。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一向城府甚深,喜怒不形于色的唐之尧在书房中收到这则口信后,当时便咬牙齿切地直接摔烂了他最钟爱的一方砚台。

    如果他告诉大学士他手里根本没有什么子虚乌有的左公秘宝令牌,对方会相信吗?

    “孔令明!老夫此生都与你不共戴天!”

    连连怒骂了几句孔大学士,唐之尧终于冷静了下来。

    事实上他从女儿那听说途中遭到强盗伏击,妻子不幸丧命的消息后他的眼前当场便是一黑差点晕厥了过去,尤其是在知道妻子遇害源于无中生有的左公秘宝令牌,他瞬间便意识到自己可能落入了一个天大的阴谋里。

    他在稳定江州的局势后的确派人打算接妻女前来团聚,可他从未说过所谓的左公秘宝令牌之事,根据女儿的描述,她们在离京之前,有人悄悄找到了妻子,并以他的名义与信物交给了妻子一枚奇怪令牌,而这枚令牌便是一切阴谋的源头。

    关于他意图叛国的流言唐之尧早有耳闻,但这不过是江州四大家通过自己的影响力散布出来诋毁污蔑自己的谣言,秉着清者自清的态度,他在狠狠收拾了一顿四大家当作警告后便置之不理,谁想到这则谣言原来是孔令明一早埋下的伏笔。

    从妻子的遇害到暗中指示江湖绿林中人的追杀与流传,孔令明的谋算昭然若揭,他想混淆舆论视听,将一件莫须有的事情完全构造成既定事实,到时候无论唐之尧如何辩驳都会成为苍白无力的解释。

    然而单单如此恐怕难以置唐之尧于死地,孔令明肯定会有尚未实施的后手。

    他的后手又会是什么?

    难不成他可以拿出真正的左公秘宝令牌栽赃到自己身上坐实证据吗?

    对此唐之尧是万万不会相信,倘若孔令明手里真有开启左公秘宝的令牌,他会愚蠢到拿它对付自己?要知道左公秘宝里的海量金银足够让一个家族延续千年不衰,甚至在乱世里都可以充当逐鹿天下的资本,除非孔令明脑子神经失常了才会蠢到用它来对付自己。

    事到如今,他必须将一切都详实告知身后的大学士洗清身上的嫌疑,同时严加防备孔令明接下来构陷自己的后手。

    再者,既然孔令明手段如此毒辣害他差点家破人亡,那么就别怪他对孔令明身后的四大家痛下杀手了。

    唐之尧脸色阴沉地看着书房内墙壁上挂着的猛虎下山图,突然间,门外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急促脚步声,书房房门一下子让人推了开来。

    “父亲!父亲!叔叔醒了!叔叔醒了!”

    唐之尧扭头看去,却见心爱的女儿欢呼雀跃地冲了上来一下子抱住了他兴奋叫喊道。

    “怎么回事?”

    唐之尧摸了摸女孩的脑袋,冰冷的目光望向门外负责照顾女儿的侍女道。

    “回禀大人,刚才负责照料西厢房贵客的小喜儿发现贵客睁眼醒了过来,她准备前来禀报大人的途中却遇到了大小姐,结果……”侍女低垂着脑袋,紧张不安地说道。

    “父亲父亲,既然叔叔已经醒了,我现在可以去看叔叔了吧?”小女孩拽着唐之尧的手不断摇晃着撒娇道。

    “可以,你去吧,不过不能探望太长时间哦。”唐之尧脸容慈祥地同意了女儿的请求,随后他又望向侍女道。“记得看好小姐,别再让她冒冒失失了。”

    “是大人。”侍女连忙道。

    待女儿和侍女离开书房后,唐之尧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对于这位仗义出手从强盗手里救下女儿的救命恩人,唐之尧心中自是无限感激,尤其是对方在永平府城外为了保护女儿在千军万马中十荡十决的恐怖实力,更是令他恨不得招揽其至麾下,所以当时他才会为了保住陈安不惜与兵马使闹翻。

    兵马使要杀陈安无可厚非,毕竟他杀了太多自己的将士,倘若不能以他的性命给众多死去的将士一个交代,将来他还如何在军队里立足?军队里最讲究同袍之情,哪怕陈安再勇猛无双,他一人之性命都比不上整个江州将士的重要性。

    而唐之尧得知陈安沦为废人后,心中招揽之情瞬间熄灭,如果换作平时,他为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