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无双
    他撩起衣袍,扯去衣袖,然后将马背上昏睡过去的小女孩紧紧抱护在怀。

    马蹄声渐近,永平府的骑兵在前方影影绰绰,大地颤动似土龙翻身,胯下骏马不安地摇头甩尾,蹬地嘶鸣。

    风,凉爽的轻拂过他死灰的脸颊,心脏在胸腔内疯狂地跳动,燃烧,流遍周身的血液蒸腾着炽烈的气息,透过皮肤的毛孔刺痛向每一根脆弱的神经。

    理智在瓦解,狂热在躁动。

    思维像是陷入彷徨的迷宫开始再一次迷失了自我。

    这是一个平静的午后,却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午后。

    无论是多少年后的今天,依然不会有人忘却那道屹立于血海之上的孤独身影。

    追杀陈安的永平府骑军永远都不会想到,在他们眼里狼狈逃窜的贼人会反过头来向自己发动飞蛾扑火般的壮烈冲锋。

    当永平府骑军距离陈安仅有百步之遥的刹那,他突然挺枪骤马,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对方宛如滚滚洪流倾泻来的浩荡军势。

    彼此短兵相接碰撞的瞬间,陈安手里突进的长枪眨眼便挑翻了一个离他最近的骑兵,随着战马不断的加速下,时间仿佛都陷入了静止,眼帘中尽是一个个飞快消逝的人影。

    他看见了无数战刀与利剑斩向了自己的身体。

    他又看见无数的长枪与链锤纷纷由不同方向朝自己袭来。

    他或是躲闪,或是格开,每一次他能凭借异于常人的敏锐直觉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同时手里锋利的枪尖或是划开敌人的脖颈,或是刺穿敌人的胸膛,或是直接横扫砸落马下。

    飙飞四溅的鲜血渐渐浸染了他的衣袍,他的脸容,他的眼睛。

    甚至吸血的樱穗都阻止不了血液流向手中的枪杆。

    他不知道敌人有多少,他同样不知道挥舞了多少次长枪。

    当他单枪匹马地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的时候,他没有回头,而是一路向着永平府策马驰骋。

    不知不觉中,他重现出现在了永平府的城外。

    城外的商旅早已散作一团,待看到浴血归来的陈安更是惊惶万状,毛骨悚然。

    “唐之尧!你给我滚出来!”

    陈安勒马急停在永平府城墙上弓箭手的射程范围之外,然后声嘶力竭地狂吼出声,一时间竟响彻了整个永平府的云霄。

    而他口中的唐之尧正是小女孩的父亲唐宣抚的姓名。

    “大胆贼人!竟敢直呼唐宣抚的名讳,该死!骑军那帮废物连人都拦不住!来人,命周督尉给我带人去杀了他!”

    城楼上曾污蔑呵斥陈安的将官见到陈安去而复返后可想而知他心中的震怒。

    不一会儿,城门大开,一支步骑混合的兵马鱼贯而出。

    “贼人受死!”

    为首披甲戴盔的周督尉不等兵马集合便率先挺枪杀向了陈安,似乎有贪功献殷的想法。

    陈安见到周督尉杀来却一动不动地冷冷看着他,直至对方手里的长枪即将刺向他胸口的时候,他才仰后一躲,然后直接顺势用长枪将周督尉给捅了个对穿后甩飞出去。

    顿时间,永平府城外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夏副尉,还给我愣什么,快给我杀了他!”

    这时候,城楼上的将官最先反应过来大肆咆哮道。

    刚在城门外整顿完兵马的夏副尉听后,连忙拔出剑命令身后的士兵蜂拥向陈安。

    陈安见状,立刻调转马头退去,待对方数十个骑兵追赶上来后,他又掉头挺枪杀了回去,未等这些骑兵反应过来,陈安已经冲到了他们的近前左突右刺,短时间内他便凿穿了这支骑兵小队,同时策马迎向了前方赶来的步军。

    这些步军明显不及骑军精锐,待看到陈安杀穿前方的骑兵向他们袭来时,一些士兵甚至都丢下了手里的兵器向后仓皇尖叫地逃去。

    没等步军列阵,陈安依靠马匹强劲的冲击力直接撞飞了一排意图拦阻的刀盾兵,面对一个个企图用长矛将他刺向马下的士兵,陈安根本不会给他们刺中自己的机会,有时候往往他们的长矛刚一刺来,陈安便在电光火石之间用枪尖先一步夺去了对方的性命。

    这群步兵尽管有数百人之多,可过于散乱的阵型根本难以抵挡住陈安的冲击,结果一下子让陈安杀到了坐镇在后方指挥的夏副尉眼前。

    此刻夏副尉早已让陈安表现出来的恐怖威势吓得急忙逃往城里,可惜他没有来得及逃太远,正处于战马最高速度的陈安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长枪向前一探,夏副尉便惨叫一声摔落马下。

    夏副尉死后,陈安转过身看向眼前凌乱成一团的兵马,然后再次朝他们冲杀过去!

    “逃啊!”

    战场上不知道是谁突然惊叫了一声,所有士兵纷纷丢盔弃甲朝四面八方逃去。

    陈安微微一怔,不言不语地缓缓回到了永平府城外。

    “关城门!关城门!弓箭手注意,一旦他靠近城门便给我射死他!”-->>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