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绝望
    骑兵队离开后,车队的护卫首领犹自在骂骂咧咧,一个小小的骑兵百夫长竟敢在他们江州孔家面前态度如此放肆无礼,难道他们不怕孔家事后的报复吗?

    然而倪公子的思绪却沉浸在刚才骑兵小校的解释里。

    没想到雁山关的督尉被人刺杀了,而杀人者是之前袭击他们抢夺马匹的年轻人。

    初始他甚至都以为这支骑兵队的目标会是他们,要知道永平府的唐宣抚自上任以来和他们江州四大家的关系都紧张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再加上他与江州兵马使相交莫逆,难保他会通过兵马使麾下的军队针对四大家突然下手。

    结果到头来原来是虚惊一场。

    如今江州的形势远比外界想象得复杂,往高处说是朝廷中两个派系的朋党之争,唐宣抚本人在江州的强势根本离不开背后某些大学士的支持,若非如此他又如何会明目张胆地狠狠打压有孔大学士站台的四大家。

    尽管倪公子一向不关注政治上的事情,可涉及到家族存亡方面他便有必要去仔细了解一番。

    只要唐宣抚没有动手,说明朝中党争尚未到真正到你死我活的局面。

    但由于消息不灵通的关系,他不知道唐宣抚与四大家的关系已经彻底恶化到无可挽救了。

    究其原因是四大家为首的孔大学士率先犯了官场的禁忌。

    他暗中派人截杀了唐宣抚的家眷。

    无论他出于何种理由,一旦官场开始杀人,彼此的党争将再无底线可言。

    倘若唐宣抚的家眷全部死绝,没有证据的唐宣抚自然难以发作,问题是陈安救下的小女孩却足以令孔大学士的阴谋败露,一旦唐宣抚得知这件事情的始末,可想而知背负杀妻之恨的他会如何对付孔大学士身后的四大家。

    与此同时。

    陈安从车队夺过的马匹体力十足,在连续狂奔半个时辰后都仍有余力,如今他已经非常有信心在追兵赶上前逃至永平府寻得唐宣抚的庇护。

    又是一个时辰后,他终于远远看见了永平府巍峨的城墙轮廓。

    然而愈是临近永平府,陈安却不知为何泛起了不祥的预感。

    通往永平府的官道外,他看见了众多流连在城外的商旅车队,似乎是前方永平府发生了什么事情,等他赶到城门近前才发现永平府如同雁山关一样在进行严厉的入城盘查,同时城门口前遍布鹿角,守卫在城门盘查的士兵都足有上百人之多,而城墙上方垛口处更是随处可见一个个手持弓箭俯视张望的士卒。

    当城墙的士兵注意到挺枪纵马而来的陈安后立刻纷纷警戒,城门处得到音讯的士兵则直接将盘查的商旅驱赶到一边,瞬间将周围的拒鹿角合拢挡在身前。

    “前方来者何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永平府外趋利避害的商旅车队们纷纷逃散开来,一时间直接暴露出了官道上策马奔来的陈安身影。

    “吾乃专程护送唐宣抚家眷前往永平府之人,还望速速通报给唐宣抚。”

    陈安勒马停下,然后在距离城门拒鹿角约莫三十米开外高声大喊道。

    &nb-->>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