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关隘
    陈安理解李镖头的顾虑与决定,再者,当初雇佣义友镖行的时候他可并未提及自己得罪了宣武剑门,如今宣武剑门主动找上门了,从某种程度而言的确是他连累了义友镖行,所以他才会同意解约,大家好聚好散。

    重新回到队伍再次出发,陈安在马车厢里陪伴了一会儿小女孩,待她精神疲乏恹恹睡去后,他便悄悄离开了车厢,因为他想请教李镖头骑马的技巧。

    毕竟论到赶路,骑马总要比马车轻便快捷,尤其在关键时刻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李镖头对此自是一口应承下来,身为镖行中人,骑马可是必须掌握的技能之一,可教学易,教人难,万一对方悟性不好,怎么教都不会,这就怪不得他没尽力了。

    所幸李镖头无需烦恼这些,在教导一段时间不久,看着陈安游刃有余地驾驭着马匹,他便实在忍不住想问一句,你真的是骑马初学者吗?如此恐怖的骑马天赋兴许只有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北虏蛮夷才能堪堪比拟。

    临近傍晚,众人终于抵达了下一个县城恒山县。

    恒山县地处岐州北部边陲,毗邻吕州,素有岐州北门咽喉之称,无论是南来北往都避不过的一个重要城镇,故而使得当地的经济发展都尤为兴盛。

    入城不久,沿街商铺酒肆林立,车辆往来频繁,随处可见热闹喧嚣之景,相较于此前路过的城镇简直难以相提并论。

    在寻了好几处客栈,李镖头才帮陈安找到了投宿的地方,随后他便率领着镖行众人向陈安作出了道别。

    “陈兄弟,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我只能送您到这里了,真是抱歉!”

    “不一起住吗?”

    陈安牵着小女孩的手站在客栈门前,看着朝他抱拳致意的李镖头道。

    “我们一帮皮糙肉厚的粗汉子可住不起这么好的客栈,能省则省了……”李镖头看了眼陈安身后富丽堂皇的客栈,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道。“说起来还要感谢您只要回了一半的镖金,本来这笔费用我们应该按照背约全部退还给您的……”

    “再怎么说你们都护送了我们一半的路程,这点辛苦费是你们应得的。”陈安道。

    “唉,陈兄弟,大恩不言谢,往后我们有缘再见了!”

    李镖头摇头叹了口气,然后带着镖行众人向他齐齐行了个礼便直接离开了。

    “叔叔,李伯伯他们以后不和我们一起走了吗?”一头雾水的小女孩扯了扯陈安的袖子道。

    “是啊,他们有事无法再继续护送我们前往江州了,不过放心吧,我会再找一支镖行护送我们去江州的。”

    陈安神色平静地望着李镖头等人远去的背影,伸手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漫不经心道。

    李镖头因宣武剑门之事而背约,可恒山县的镖行却不知道他与宣武剑门的恩怨,若想再找一家镖行护送并非难事,只是如此一来不免有些坑人的意味。所以他接下来挑选的镖行势必要有一些深厚的江湖背景,最好是背靠云清门这类根本不惧宣武剑门的名门大派,即便到时候对方想报复恐怕都要仔细斟酌一番。

    未曾-->>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