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背约
    宣武剑门既然因为陈庆之死主动上门寻仇,一旦对方得知行动失败,第二次复仇必然会更加来势凶猛,以免重蹈覆辙。

    倘若陈安独身一人,任凭宣武剑门实力再雄厚他都怡然不惧,只要他往深山老林一钻,到时候他们想寻仇都找不到人。

    偏偏问题在于他带了一个拖油瓶,尤其是小女孩之父唐宣抚身负众多谜团,难保不会有人拿小女孩来做文章,尽管义友镖行承担了护送的任务,可在陈安看来,一旦小女孩有事发生,义友镖行的人绝对护不住她,所以期间陈安必然亲自坐镇才能保住小女孩的安危。

    通过之前与宣武剑门中年男子的简短交涉,他发现对方竟然对小女孩本人视若无睹,似乎完全是为了寻仇而来,这说明宣武剑门对于陈庆所行之事并不了解,否则的话中年男子肯定不会放走马车离开。

    如今宣武剑门一个江湖帮派都知道了陈庆之死,想必指示陈庆暗害小女孩母女的幕后之人同样收到了音信,因此陈安有理由怀疑,对方一定会暗中再次出手对付小女孩。

    唐宣抚啊唐宣抚!你究竟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若非因为你的关系,小女孩母女又何至于落到如此凄惨的田地!

    对于小女孩这个不负责任的爹,陈安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为了拖延宣武剑门获悉中年男子等人之死再次上门寻仇的时间,陈安只能通过毁尸灭迹的办法暂时掩盖真相,他不求能瞒十天半月,仅仅五天即可,五天一过,他便能将小女孩送到江州唐宣抚手里,到时候天高海阔,宣武剑门又能奈他如何?

    他牵了一匹对方留下的马,其他马都卸掉马鞍辔头直接放归山林。

    义友镖行护送着小女孩已经走了很远,单凭双腿追赶肯定要花上不少时间,因此陈安决定骑马赶上去,只是他第一次骑马,各方面都非常生疏,要不是他仗着极强的身体控制能力,说不定早让马儿给掀翻在地了。

    从最初的慢走,再到轻跑,陈安总共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其中还要多亏这匹马足够温顺的关系,沿着官道一路向北,大概一个时辰之后,他便远远看到了义友镖行众人的影子。

    他们似乎察觉到有人追来,然后立刻停下队伍摆出戒备的态势,待看清来者之人,李镖头当即迎了上来。

    “陈兄弟,原来是您平安回来了,请问……您和宣武剑门的各位怎么样了?”

    “我把他们都杀了。”

    陈安慢慢拉住马匹的缰绳停了下来,他看了眼满脸焦急不安的李镖头直言不讳道。

    “陈兄弟……你……”

    李镖头一听,顿感天旋地转,他捂着额头不停摇晃着脑袋唉声叹气起来。

    陈安翻身下马,顺手把马的缰绳递给了旁边一个脸容呆滞的年轻镖师,然后便径直向着马车方向走去。

    “我回来了。”

    他来到马车前轻轻说了一句。

    下一刻,只见一道小小的身影飞奔出车厢,瞬间便挂在了陈安的身上。

    “叔叔!你终于回来了,你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

    陈安轻抚着怀中小女孩的脑袋,道:“别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