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心声
    陈安怔在原地,沉默良久。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小女孩这个问题。

    当初他在救下唯一幸存下来的小女孩的时候,心中是无尽的自责。

    但事实上他根本无需自责,站在路人的角度,他同样无可责摘,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可以伟大到不畏生死的从一群强盗刀下救助一对素未谋面的陌生母女,放在现代社会里,他就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所以,他为什么要自责?

    他真的已经尽力了,小女孩母亲之死错不怪他,造成这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完全是那位强盗首领,而他又何苦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如今他把自己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切的源头都是出于他心里的自责吗?恐怕不尽然吧,否则的话,正如小女孩所说,他为何对小女孩死活之外的事情毫不关心?

    由此可以看出,他对于小女孩本人并无多少关怀之情,单纯像是为了救人而救人。

    或许是小女孩看出了这点,所以才会对他发出了质问。

    经历丧母之痛,又闻父亲可能是卖国求荣之辈,可想而知小女孩心中承受的痛苦与悲伤,现在她唯一依靠的只有陈安,偏偏陈安的态度却再次狠狠刺痛了小女孩的心,因此无怪乎她会突然情绪失控。

    “那你想要我怎么办?”

    陈安声音嘶哑地开了口,他给不出答案,只能说出这种似是而非的话来。

    “叔叔……请你对瑶瑶关心一点,好吗?”

    小女孩咬着嘴唇,泪水犹如断线的珍珠一颗颗滑落在她稚嫩的脸颊,抽抽搭搭地仰头望着陈安的背影。

    “……好。”

    陈安转过身,默默走向小女孩,然后轻轻把她抱入了怀里。

    而小女孩再也无法抑制情绪地放声嚎啕大哭起来。

    ……

    马车开始向着忻州方向缓缓驶去,徒留下身后静静流淌的小河内一副尸骸遍地,满目疮痍的惨烈景象。

    翌日,庞绍元率领着一支骑兵小队来到了河岸,他看着眼前苍蝇横飞,尸臭弥漫的河内惨象久久不语,不一会儿,负责勘察现场的士兵捂着鼻子回来向他作出了禀报。

    包括陈庆在内的盐帮一众二十三人全部都死在了这条无名小河里。

    听到这个结果,庞绍元在大热的三伏天里只感到一阵透彻心扉的刺骨寒意,他遥望向远方的河对岸,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他和陈庆都看走眼了,谁能想到看似貌不惊人的陈安竟然会是这么一个绝世凶人。

    同样的事情放在庞绍元身上,他跑都跑不及,哪有可能会愚蠢到正面迎击陈庆等人,可偏偏陈安不但迎击了,而且还把追上来的所有人都给杀光了,这份胆气,这份凶悍,这份实力,如何不让人胆颤心惊。

    只可惜,他接下来势必要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

    比如陈庆一向极为护短的师门。

    宣武剑门。

    因为他们正前往的忻州便有一处宣武剑门的分部驻地。

    他现在最好祈祷陈庆之死未能及时流向忻州的宣武剑门分部,毕竟忻州乃是宣武剑门在北方的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